地獄之歌

地獄之歌 極短篇番外

難得發一次善心,結果這個不識相的女人居然罵他撿尾刀。拾夜摩挲著下巴想。

膽子真肥。

真要撿尾刀就連她一起轟了才撈得多…他又不缺錢。

傻大膽,居然敢在氣血兩虧的情形下一敵七。是那七個白癡沒意識到自己也緩慢回魔中,又不是沒有法師弓箭手,真硬碰硬,對方可能會折損幾個,這個不自量力的女人也必死無疑。

地獄之歌 (完)

緩緩睜開眼睛,妖界三十一國,就在她眼前。

晴朗、明淨,美麗得如詩如畫。難怪冥道主念念不忘,屢次發動戰爭想要拿到妖界。

難以言喻的感動。

地獄之歌 之二十五

良箴和拾夜吵了一場非常人類的架。

終於結束專案,開車北上的拾夜帶著刮著暴風雪的黑暗氣場,一見到良箴就說,「離婚。然後妳轉去曼珠沙華。」

然後震怒的饅頭M和更震怒的黑殭尸帝王,在人間永和的頂樓加蓋開戰了。

地獄之歌 之二十四

自從「頓悟」後,良箴頗恢復了過去的高手風範。連被地支戰隊圍著問八卦,都能老神在在,隔著他們喊,「拾夜!阿丑他們想知道你吃黑糖饅頭的心得…」

「每個人交五千萬來,我就開講。」拾夜冷笑兩聲,「不二價,蓋不賒欠。」

連這都能賣錢啊…太佩服了。良箴默默的想。幸好已經脫離被他黑的範圍。

地獄之歌 之二十三

在這種另類的冰火九重天之下,到暑假的時候,缺乏鈣質的饅頭M成了黑殭尸帝王的女朋友…以結婚為前提。

黑殭尸帝王也終於滿足了「飽餐黑糖饅頭」的願望。

幸好他現實的吃相很斯文(和地獄之歌比較起來),所以除了被啃了許多牙印,腰有點痛,良箴倒沒有性命之憂。

地獄之歌 之二十二

黑殭尸先生是個言必信行必果的人物。

等他們回去以後,良箴很慘痛的體會到這點。

他們回去後上線,本來在跟阿丑他們在小酒館閒聊,正準備要去打副本…隨後上線的拾夜,照慣例問了「良家子,在哪?」,就到小酒館,在眾目睽睽之下,把金鑰匙遞給她。

地獄之歌 之二十一

平心而論,拾夜是個很有氣勢的男人。

雖然個子不高,長了一雙眼白太多的三白眼,天生黑眼圈,線條太柔和,皮膚也過分蒼白…但他往哪兒一站,就充滿了強大的存在感,一整個高大起來。

簡單說,就是長得像L的黑帝王。他拿什麼槍?就該拿根大鐮刀坐在骨頭架構的寶座上,管個群魔眾鬼,跑來人間做什麼…?

地獄之歌 之二十

臨到那天傍晚,良箴發現她根本沒什麼衣服好選…她快兩年沒買新衣服了。只好穿著洗得發白的細肩帶運動上衣,和同樣洗得發白的牛仔褲,從學校步行到漁人碼頭。

他們約在漁人碼頭一家頗有名氣的海鮮餐廳,她忍痛領了五千塊出來,不知道夠不夠讓她付帳。

良箴走到門口,她早到了。握著手機,正在煩惱要不要撥給拾夜的時候,一群穿著軍裝的青年對她拼命揮手,「良箴!良~箴!這裡這裡~」

地獄之歌 之十九

上了大三,存在感一直很薄弱的良箴,突然被教楚辭的教授發現了,還意外得到一個打工機會。

良箴其實是個頗偏才的孩子。她會去念中文系,就是對這些故紙堆的東西有很深的興趣。當然,她也想過,將來若不想過得太辛苦,還是念個經濟金融比較好…只是她很早就領悟到,能真心研究自己喜愛的學問,也只有這四年而已。

地獄之歌 之十八

在地獄之歌滿一年,把免費月卡的額度用盡前,拾夜和良箴雙雙封頂,地支戰隊也都快了。

其實應該到此為止,但拾夜取得了良箴的帳密,非常自然的幫她再續了一年的月費。

事實上,是阿丑哭著來問的。他說,若問不出來,拾夜會把他大卸八塊,順便搞砸他正在做的專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