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日

[閒聊] 寫在望日之後

其實我一直想用「白血病」這個梗,哪怕這個梗已經老到不行了。

只是我還小的時候,對這個我覺得很好發揮的梗的小說或連續劇,總有種說不出來的微妙失望感。這種微妙失望感一直延伸到成年,越看越不耐,實在很想大吼「閃開!讓專業的來!」。

但終究我還是只在言情小說中寫過一次,還是應編輯的要求寫的,自己也沒有很滿意。

可當時我還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失望什麼、不滿些什麼。

望日 (完)

望日睜開眼睛,有幾秒還有點迷糊。

是了。她把夢境系統調整到最速時間,所以會有點不適應。而且又不是自己的感應艙。

聽說上個世紀流行過一種「太空艙旅館」,事實上就是非常狹窄的上下鋪小床位,不是真的太空艙。但現在因為全息遊戲的流行,也開始有了「感應艙旅館」。

望日 之三十四

在沒有換人的狀況下,雪山飛狐從六成勝率的隊伍,突然高歌猛進到七成九,實力猛竄一大階,儕身於年度總決賽八強之內,和全勝的新秀風雲並列第八。

在數十支職業隊伍中脫穎而出,雪山飛狐是唯一純粹的台灣隊伍,在涅盤狂殺中是非常特別的存在。

望日 之三十三

雪峰之上。

黝黑邪美的難近母睥睨著心平氣和的雨弓,露出殘忍而感興趣的微笑,「魔劍,這次你不會有那麼好的運氣。即使如此,你還是想挑戰嗎?」

「我真該跟官方抗議了。」雨弓淡淡的,「別人想取得職業任務專屬頭冠就隨便打個小癟三就行了,還可以邀拳圍毆。為什麼我的職業任務卻是單挑雪山神女三階段?這不公平。」

望日 之三十二

有的人說「天份最重要」、「再怎麼努力也沒有用」,其實只是藉口而已。雨弓默默的想。

很多人都以為skywalk是天才中的天才,他是有天分沒錯…卻沒人注意到他有多努力。只要能提高獲勝的機率,他怎樣艱苦的訓練都熬了下來,誰也沒能比他自主訓練更多更久。

望日 之三十一

經過慎重考慮並且徵求雨弓同意後,望日盡量簡約只提重點的說了雨弓就是 TLOTR 的 skywalk,本來以已經轉當教練的 Nimbus,已經來到涅盤狂殺,準備組戰隊加入聯賽中。

原本望日還煩惱自己講得太簡約,隊友會聽不懂,誰知道會一石激起千疊浪。

望日 之三十

戰隊排行競技其實和比賽規則沒有兩樣,大約dota或類dota的遊戲內容都差不多。只是相較起來,涅盤狂殺的團體競技規則簡單多了,少了爭取據點或尾兵等等內容,在雙方主城只有一條路,完全無所遁形的明亮,其他都是罩滿戰爭迷霧、毫無視野的叢林。

而叢林裡的野怪沒有固定位置,而是遊走型。但有固定的遊走路線,擊殺後在短時間內會有很強的增益效果,等於多了件裝備,或防禦或攻擊不一而足。

望日 之二十九

但是「賄賂」這個大絕,卻時靈時不靈的,完全看大叔心情如何。

不高興的時候當然免不了,太高興只會虐得更慘。在陰晴夾縫中力求生存好不辛苦。

所以雨弓淡淡的說,她在健身房無須白費時光了,眾多武術中挑一門來學--拜全息網路遊戲雜誌所賜,腦袋空空的少年郎早就知道天生自然的腦袋瓜子無計可施,但是揮灑汗水卻有成為高手的可能…

望日 之二十八

雪山飛狐正在團練。

涅盤狂殺非常鼓勵電競,連半業餘的雪山飛狐都受到特別的優遇--超高AI的npc模擬對戰室。

千萬不要小看這些超高AI的npc。以前剛開放這功能時,自負的職業戰隊挑了地獄等級的練習賽,結果…一個小時後,投降。每個人都不知道死了幾百遍。

望日 之二十七

一定被荼毒的很厲害。和那個新手錯身時,望日有些同情的想。

修羅殿的荷湖很美,但來修羅殿的人絕對不是來看風景的。幾乎只有雨弓才會沒事在這兒自飲自酌,湖心亭簡直就是他專屬的。

她也很習慣拐來這兒找雨弓,這傢伙長年拒密,有的時候不小心忘了開,連她都密不到,乾脆來找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