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渠-大明朝

芙渠 (完)

時光匆匆,白盟主和王二小姐成親了一年,一直住在江南王府,深居簡出。

這件婚事,江湖皆知,也引起廣大的議論。有人鄙夷白盟主居然靠著裙帶關係投靠了官府,但也有人說,王大學士居然為了王家的產業,犧牲女兒拉攏武林盟主,傳得沸沸揚揚,卻沒什麼好聽話兒。

芙渠 續二十七

琳琅挑了挑眉,「辦不到嗎?」

大明朝對各種階級能夠擁有多少奴僕,其實有嚴格的規定。但是豪門大戶通常都陽奉陰違,家裡充滿黑戶,真的去官方登錄的不多,只有一紙賣身契當作合同。

芙渠 續二十六

雖然說,早就有了相當的心理準備,但面對琳兒的娘,白公子心底的警戒程度卻更勝王家爺兒們。

王大學士和王三夫人都不是姿色過人之輩,但王大學士氣質出眾,號稱謫仙墨餘君,昨日一見,果然如此,甚至可以說,更勝於傳言。溫潤謙謙,如玉如月,即使是那麼憤怒,這個年過三十的狀元郎,依舊保有一種少年的水樣清澈,瀟灑如風。

芙渠 續二十五

琳兒下了馬車,原本兇惡狠毒的目光,立刻如春雪乍融,一整個和藹可親、關懷備至起來,原本矜持著大人架子的王琅,更是完全失態,管什麼七歲同不同席的鳥規矩,一把抱住王琳,男兒淚都飆了出來,引得琳兒哭個不停,緊緊抱住哥哥。

仙心抱住這兩個孩子,眼眶也紅了。大伯二伯在一旁說著,「回來就好、回來就好…」聲音也有些哽咽。

芙渠 續二十四

仙心的臉孔也華麗麗的黑了。

「…你沒問?」

「問了。」王琅的臉孔從黑轉紅…憤怒的紅,「琳兒說,是學醫認識的,我以為是哪個年輕大夫,就沒多想,她也就提過那一次。」

芙渠 續二十三

王琳在武夷山失蹤,在王家引起軒然大波。

雖然一發現她被劫就快馬傳訊回去,但武夷山到江南實在不近,當初二夫人帶著琳兒走了大半個月,就算動用了驛馬也花了五天的時間回報。

芙渠 續二十二

月黑風高殺人夜。

不知道殺手們是不是都上同個殺手研習班,總之,他們總是夜觀天象,喜歡在滿月而烏雲掩罩的夜裡,殺人放火。

其實這是很不保險的。畢竟烏雲厚薄不一,時不時都會破個洞。而無光害的滿月,總是特別明亮。

芙渠 續二十一

朝自己的胸口戳一劍幾乎對穿,不是開玩笑的。

而且戳了這劍後,仲謀妄動真氣,殺了長生宮主,又跳入江中救起琳兒,強行封住心肺大脈…雖得了七傷丹有所緩和,但他實在失血過度,又威嚇了那些鹽販子…有幾天,竟是非常危險。

芙渠 續二十

第二天,一隊行商經過。

約五六人,趕馬推車,看到琳兒,停了下來。觸及他們的眼神,原本遇到人的喜悅立刻消失無蹤。

她想轉身就走,緊緊拉緊衣襟,但那些人追了上來。

芙渠 續十九

冰冷的江水讓她清醒了一下,呼吸不到空氣。仲謀將嘴湊過來,度了她一小口氣。他的嘴唇,很軟,但度過來的氣,卻帶著鐵鏽似的血腥味。

但他還活著。

多日的疲勞折磨,讓她又昏過去。等她再醒過來時,她身無寸縷,讓溼漉漉的仲謀抱在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