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探花

傅探花 (完)

雖然非常安靜,但是在場同榜的八卦之心,卻非常囂鬧的熾熱起來了。

別傻了,說是牽馬,誰會認為是真的牽馬啊!這麼有才、簡在帝心的少女,皇上沒拖進後宮就是為臣子造福了。封官是不可能,找個好人家是妥妥的。林知事郎就是那個幸運兒,不然皇帝近臣幹嘛給個探花娘子牽馬啊!

沒想到,瓊林苑還沒出呢,就有人來虎口奪食了。

傅探花 之三十九

殿試後張榜,一石激起千疊浪。

狀元陳世珍出自江南陳家,是江南文名遠颺的才子,底蘊深厚,個性沈穩,已然三十有餘,但是作為狀元,還是相當年輕。

榜眼楊深出自西北寒門,已經四十好幾了,但是性情跳脫,思路新奇紛陳,別出心裁,這個榜眼也不虧。

傅探花 之三十八

這場殿試異常轟動,並且影響深遠。可以說,這年的殿試不但淘出幾位震古鑠今的名臣,甚至在思想上也有突破性的發展,間接影響到之後的幾任中興之主,可說是在哲思上的一大邁進。

此時卻無人知曉,唯一比較異常的就是「傅小才子」更加神祕,別殿專考。

傅探花 之三十七

容太君一病倒,當然全府震動,不管願不願意,自然得床前侍疾,作孝子賢孫貌。

當中最誠懇的當然是孔夫人,容太君真的倒下,二房就垮定了…家是分定了,那還不灰溜溜的滾出侯府?她的算計還沒施展呢。雖說世子有了嫡子…可誰知道能不能養大?說什麼也不能讓王家那個女人再生下崽子了,老爺謀不到爵位,說什麼也該落到她孫子身上…昭哥兒只是傻了又不是不能生。

所謀長遠,容太君現在可不能有事。

傅探花 之三十六

容嶽峙被世子爺拉去喝喜酒滅火氣了,紀晏等人還是回到嘉風樓。

佳嵐一碰到床就睡死過去了,腦力耗費太甚,到底這次她真的全力以赴。精神面已經太疲憊。

橘兒去廚房拿飯,雖然沒拿到什麼好的,倒是證實了的確是紀昭娶妻。可娶誰、為何沒有朝外發帖宴客,一概探問不出來,只得一頓好罵。

傅探花 之三十五

臨到科考那天,京城的氣氛分外肅殺。

天陰沈沈的,隱隱有春雷發威。國公府上下幾乎都籠罩在難以言喻的緊張中。

四小水果更是坐立不安,臉色發白,一副快昏過去的樣子。連阿福都焦躁的在院子裡亂跑。

傅探花 之三十四

在國公府,紀晏和佳嵐的生活,難得的進入一個完全安定無憂的階段。

國公爺就是大燕朝傳統而且經典的大家族族長。公正嚴厲,重視血脈兒孫。紀晏是他親妹子的孫兒,在他看來,關係非常親近,能夠步上青雲路,不指望他能替容家添磚加瓦,但能有個出息的甥孫做表率,讓子孫知道上進,他也與有榮焉。

傅探花 之三十三

紀晏一行人甫抵京,下午國公爺就派了服侍過老太君(國公爺和容太君的娘)的老嬤嬤,嚴厲的表達了國公爺的憤怒和斥責,擱下話說晏哥兒就在國公府備考,不用容太君費心。

容太君一大把年紀,連曾孫都有了的人,只能低著頭讓老嬤嬤罵,忍氣吞聲。畢竟她再橫,也只能在紀侯府橫。娘家長兄代表的是她的依靠,她怎麼也不敢得罪這個脾氣暴躁的長兄。

傅探花 之三十二

一路行來,大表哥容嶽峙與紀晏同行同止,這個精明的華亭侯終於看出些不對頭。

簡直不像他們勳貴人家子弟,倒像是他遊歷時認識的累世書香子孫,譬如江南陳家儒生,沈穩端方,根本沒苦讀這回事,而是樂在所學,完完全全的潛移默化。

跟他談天,煞是有趣。這個年紀尚輕的少年舉子,想得深,看得遠,酷好比喻,慣能深入淺出,不得不承認,有時還讓他這個精明的華亭侯感到若有所悟,如醍醐灌頂。

傅探花 之三十一

得了回信,紀晏的心情沈甸甸的。

世子堂哥回答的爽快,事實上需要的佈置不知道幾凡。他就想不出怎麼名正言順的回京,更遑論科舉。

紀昭年年落榜,連個秀才的邊都沒擦著。只聽說紀昭要娶親了…到底是娶表姊還是表妹,每個月聽說的消息都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