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棲梧桐

誤棲梧桐 (完)

終於有個合理合法的理由,讓慕容后龜在後宮不搗蛋了。瞧,懷胎十月,做個兩個月的月子,咻的一年就過去了,不只是明日黃花蝶也愁,根本是黃花菜也早涼了。

太好了,這時候正是推倒皇后黨的好時機。剪除羽翼,懂不?趕緊的,趁皇后懷孕沒空,快快拔除勢力啊。

誰讓皇后用人不拘一格呢?誰讓妳不講資歷不講家世,惟才是用?太不講規矩了!這些唯皇后是從的,絕對是佞臣、奸臣,必須打倒之後踏上一萬腳,永世不得超生才對。

誤棲梧桐 之二十六

大皇子雖然頗有壯士體質的高頭大馬,但年紀不過十三。所以演技很不好的氣得發抖,用「自以為非常隱密事實上很明顯」的目視兩個副相和戶部尚書。

慕容鵷只抬了抬眼皮,暗暗的在死亡記事本上記下那幾個臉色發白、閃躲慕容官目光的聰明鵪鶉。

誤棲梧桐 之二十五

任用盧長史,不說在後世引起廣大而深遠的討論,只要論文題目跟女權有關都會被拉出來曬一曬,甚至非常陰謀論的認為,這是鳳帝為后時,計謀深遠的遠見伏棋,動搖頑固的父系社會的第一步等等…

連此時的大燕朝廷,有基於禮法大加反對,也有人很陰暗的認為皇后正在培植自己的勢力…哼,小人。

慕容鵷不解的看著朝臣,「不然翰林院調一個知事郎給本宮?」

誤棲梧桐 之二十四

轉眼又是一年。

落地就有大名的小小慕容擎,佔了年底生的大便宜,出生兩個月,跨個年就虛歲兩歲了,平白賺了一歲,超棒的,連壓歲錢都漲了。

至於一直很喜歡他的皇帝皇后,倒是被迫沒辦法去探望這個虛胖兩歲的小朋友。

因為,大年初一朝拜時,豐帝昏倒在龍椅上了。

誤棲梧桐 之二十三

其實也不能全怪慕容鵷會想將她老爹弄上朝堂…實在是太缺人了。

有時候真的得換個角度想,為什麼歷朝太后垂簾聽政就喜歡重用外戚…馬的太后除了娘家人認識誰啊?!她當皇后的時候能認識外朝賢臣嗎?你樂意皇帝能樂意嗎?

好吧,皇帝短命死了,兒子只是個豆丁,「後宮不干政」的皇后轉職成太后,兩眼一抹黑,誰也不認識,可是她得當家。

誤棲梧桐 之二十二

慕容駿會這麼大開大闔的武訓皇后女兒,實在是因為他智商高得寂寞如雪了。

所謂聰明的沒有朋友,指得就是他這種人。

瞧瞧朝堂吧,最具有代表性的盧宰相,是健康開始出現故障的老翁了。六部尚書年紀只有比他大的,沒有比他小的。

誤棲梧桐 之二十一

能從蠟燭多頭燒的狀況下擠時間去探望鸝妃是很不容易的事情,連三皇子都好久攔不到娘娘請安了。

只是慕容鵷知道鸝妃真正的預產期,這個可憐的寡婦自覺安全之後,有些喪失求生意志。提心弔膽的慕容鵷特別排除萬難來給她寬心,求生產順利。

費了老鼻子勁兒才終於打探清楚前首酋的身世,雖然久不用,還真的是姓慕容的。拓跋是音譯,意思是「元」。所以是三百年前的遠親,慕容元。

誤棲梧桐 之二十

慕容鵷深深陷入「一心想當個嚴守禮法的好皇后,奈何夫君抽風扯後腿」的憂傷中。

這個事情,真不能這樣辦,國法禮教都不容。她曾經咬牙狠狠心,想悄悄的熬個藥把孩子下了,抹掉這個綠帽子的鐵證。

省得東窗事發,鸝妃的性命絕對不保,引起北蠻藉機生事,豐帝也順帶的蒙羞,名譽受損。

誤棲梧桐 之十九

豐帝也感覺到一切都很峰迴路轉,風格非常魔幻。

這天他板著臉去了北蠻妃的宮殿,只打算坐個一夜不讓史官囉唆就算了,把所有的宮女太監全趕出去,隨侍的只有四個沈默的暗衛。

結果,據說「語言不通」的北蠻妃,突然撲到他面前伏地大哭,讓暗衛刀劍出鞘,她卻視若無睹的操著不太標準的燕語說,「大可汗!我有冤情上報!」

誤棲梧桐 之十八

其實北蠻使節團也是一波三折的。

前線打得正熱鬧,突然北蠻收兵了。但是在這個時空沒有007,情報系統一整個悲情,努力打探只知道北蠻不曉得為何內鬨,新上任的首酋求和。

這首酋使來的使者很驕傲的操著不太標準的燕語說,「使大燕公主依漢時規和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