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官相護

官官相護 (完)

顏謹容對待這場婚事非常慎重。三書六禮絕對不能草率行事…雖然他好想娶唐家表妹過門。

但親事一生只有一次,怎能馬虎?再說吧,他辭官將自己擼成白身,現在只是個舉子,這樣哪裡可以?

所以呢,他親力親為,三書六禮行完,正好在年前,成婚日也看好日子了,正好是二月二十三,春闈放榜殿試後。一口氣達成金榜題名時、洞房花燭夜兩大成就。

官官相護 之三十八

寶文司的第一份文件是皇榜,昭告天下准許墨法等諸家,公開傳述論道。

就文昭帝而言,並沒有如後世所推論有那麼偉大的深意。如同追封凰王,肯定傅淨的開國之功,並且追封傅嬪為惠貞皇太后…其實只是要為女帝的正當性加磚添瓦,無意間卻合了天意,只能說誤打誤撞,運氣也為實力的一環。

官官相護 之三十七

四公子再度聚首,京城盛會。

唯一尚未婚配的芙蓉公子暌違多年閃亮登場。讓已經喜當爹、蓄起鬍子,曾經的三公子,和當初同窗同榜同髮小的諸位嘉賓,充滿了無比的羨慕忌妒恨。

都是二十初的青年,跟被歲月摧殘過的其他三公子不同,他依舊保持著光風霽月的風姿,大概是還沒有成家的關係,保留了一絲青澀,巧妙的揉合了少年的清亮與青年的沈穩。

官官相護 之三十五

其實開工第一天,唐勤書差點就拂袖而去。

她還真不希罕京城的繁華,在外面養野了,只覺得京城窒息而煩悶。既然人浮於事,自請外放算了。其實呂宋不錯,見見海外風光挺好,再不然,聽說突厥使團在招人,西域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官官相護 之三十四

然後,因為一天登了兩次唐家門,顏謹容被他哥提著耳朵罵了一大輪,再也不能去了,把顏謹容給鬱悶的。

顏謹獨也是好意。別看這世道對女子的約束似乎鬆弛了,其實也只是表面罷了。兩家有默契,只差行六禮,事實上跟定親沒兩樣,風聲早放出去了。

顏謹容拼命往未婚妻家跑,別人不會說顏謹容什麼,卻會說唐家小妹不知羞。

官官相護 之三十三

隔天正在用早飯的時候,顏謹容投帖來訪。

錯愕了一下,唐勤書扔了筷子就往外走,「迎到前院花廳。」

一大清早的,是出了什麼事情?她隨手拿了件大氅披上,踏過滿地的初雪匆匆往外。都快到了才想到,這可是京城,不是窮鄉僻壤的桃源縣,顏家表哥就這麼上門…好嗎?

官官相護 之三十二

但事關婚嫁,身為哥哥的還是有點不好意思,暗暗決定委託給愛妻,想必鴻溝不會那麼深。

於是轉變話題,談談小妹這幾年的官途。小名這樣嬌貴的妹子,每每稍錢給她總是又稍回來。原本以為她是負氣,沒想到驚人的成長起來。六曹事嫻熟,人情豁達不爭。很能切中要害,居然是個為官的好苗子。

官官相護 之三十一

唐勤書她哥名為唐勤文,顏謹容他哥名為顏謹獨。

顏謹獨這名字還是有點典故的,取意於君子慎其獨也。代表了顏娘的殷殷期盼。

這兩哥們感情很鐵,卻不是因為他們倆的父親是死黨。

官官相護 之三十

這車夫名為李大郎,原本是專為鏢局趕馬的,年紀大了不再吃刀頭飯,但京城來往是熟慣的。

見多識廣,看過的小官小吏也不算少,但是見到這兩個官人還是稍微有點悚,低了頭不敢多看。

精氣神人跟人就是不一樣。你說這兩官人只是貧門薄戶他都敢一口啐上去,那什麼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