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院月

深院月番外篇 如意

李大真的沒想到,會被如意姑娘皺著眉攔下來。

「李總管,你怎麼自己在洗衣服?咱們家沒漿洗婆子麼?」她沒好氣的問。

他啞然,這可是姑娘身邊最有體面的大丫頭、管家姊姊,怎麼關心到他這微不足道的小管事?

深院月 番外極短篇 子繫

「你白癡啊!怎麼都說不聽的?」皇帝非常火大,「好好好,你要見就見吧!看清楚了!你只是還停在那個時候,看著你想看到的完美幻影…那不是我!甚至我連好人的邊都鉤不上!」

「我知道的。」子繫仔細的看著皇帝的臉,發現和他印象中居然差不多…就是稍微成熟了點。

深院月 番外極短篇 吉祥

吉祥走入花廳,穆大人泰然自若的坐著喝茶,還是好茶,周老太爺送的。

…今天當值茶水的是小李兒吧?死小子,等著瞧。她早交代穆大人上門只能給他喝茶梗子,沒下巴豆已經是她太善良。

一聲不響的跑去打仗,連句話都沒留給她。

深院月 (完)

御駕親征的政德帝即將班師回朝。

他來得乾脆,去得更乾脆。探完莫望後,還紅著眼睛的皇帝立刻宣佈三天後回京,什麼宴都不要,只和燕雲諸將領立飲了一杯酒,就趕他們各自回駐地。

深院月 之六十七

三郎知情後,大怒的和皇帝冷戰好幾天。

皇帝沒什麼反應,只是非常沮喪。可以的話,他也不想這麼突然的觸動三郎最後的底線…他和三郎情份不一般,是他第一個朋友和孤臣,真正為他做事的能臣。

深院月 之六十六

政德帝大步的迎上來,依舊著金甲,卻未綰髻,落拓不羈的長髮散亂,風塵僕僕。神態暴躁緊張,卻強自壓抑出平靜。

芷荇心念如電轉,模模糊糊猜到一點苗頭。但她還是行國禮如儀,一絲不苟。對,傅氏後人男降女不降。她會屈膝行國禮,只因為她是「大燕馮總知事夫人許氏」,並不是傅氏嫡傳對慕容皇家屈服。

理與禮,就算是世仇之前也必須站穩咬死了。

深院月 之六十五

北蠻諸部還在奴隸主制度的程度,貴人和賤民、乃至於奴隸的差異很大。或許可以不在乎奴隸和賤民的性命,但是非贖不可的各部貴人俘虜起碼也有千餘人。

就滿打滿算一千名,就是五千匹馬,或兩萬頭羊。這已經是筆不小的數字了。如果還要考慮到當中精銳和青壯…最少也得贖一半回來,那對遊牧民族來說是筆龐大的巨款,若要全贖,真的得窮究諸部所有財富,連這個冬都別過了。

深院月 之六十四

因為馮夫人的「神蹟」,所以陳州知州府大開中門,恭恭敬敬的將馮夫人許氏迎到知州府,又因為小皇儲常常在此過夜,除了靠得住的奴僕,知州大人全家都挪到官府後衙,讓地方給傳說是燕子觀音化身的馮夫人居住。

馮夫人卻意外的和藹可親溫柔體貼,很少差遣知府家的人,身邊事只有幾個自家帶來的婆子和隨從打理。

深院月 之六十三

坦白說,收復華州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熱血一戰不難,夠煽動夠流氓就可以耍得非常威風…就算沒有「燕子觀音」的加持,其實也能獲得這一勝,只是死傷更慘烈罷了。

但援一城,易,收復一州,難,極難。

深院月 之六十二

打仗不是陣前潑灑熱血就算完了,後續安置才是真正繁難的部份。所以男人們好幾天不見蹤影,芷荇很能體諒…三郎每天都差人來送信,雖然往往只有潦草幾行,就芷荇來說,已然太夠…甚至忍住沒跟三郎抱怨這種莫名其妙的待遇。

可以的話,她都想乾脆窩在知州府不出門了…但是終於趕來的糧隊隨軍諸官,亂了幾天也不見安頓,傷兵營也是一團糟…皇帝和一干文武大官無暇管到這種小事,主事的又一派馬虎隨便,最後都告狀到她這裡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