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亞馬遜女王》 第八章-2

失去峻峰,未遲才知道從前對他的倚重有多深。星冕因為有他嚴厲專業的要求,和峻峰圓滑的處事風格,才能成為出版界的佼佼者。

好不容易挪出時間見面,美麗和宓君自顧自的聊天,未遲則對峻峰抱怨著,「少了你,我像是少了條胳臂。最近許多連鎖書店都傳出不好的消息,連總經銷都搖搖欲墜,你又不在,我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喂,振作點!」峻峰朝他的肩窩打了一拳,「我哪有這麼重要?你這樣說,對得起星冕其他孜孜不倦的同事嗎?」他下巴一指,「你又把美麗擺在哪個位置?她才應該是你一生的夥伴,不管是在事業上還是未來。」

這個粗魯又自大的男人居然紅了臉,峻峰暗暗好笑著。

《亞馬遜女王》 第八章-1

美麗把胡小蝶架回家,狠狠地數落了她大半夜,心裡則很怨嘆自己這麼雞婆幹什麼?

「那種爛男人,滾了就滾了,有什麼好留戀的?妳現在也算是當紅作家,還怕沒男人嗎?」美麗氣得渾身發抖。

「可是……嗚……他是我第一個男人……」胡小蝶哭得打嗝。

真是幫幫忙呀……我當處女時也沒笨成這樣。等她倦極地在客房睡去,美麗望著泛白的天色,哀怨地想著。

寶貴的睡眠時間,全浪費在這個除了寫作、什麼都不會的笨女人身上。

萬般憔悴的出門,美麗拍拍宓君的肩膀,「妳說得對,這種莫名其妙的義氣真的會害死我。」

《亞馬遜女王》 第七章-2

「你們這樣也叫作談戀愛啊?」宓君一臉懷疑的看著大啖美食的好友。

「不要走漏風聲。」美麗警告著,「當然,我們是正常的情侶。」

這種「正常」讓人無福消受。

「是是是。」宓君嚼了口沙拉,「好好享受這種戀愛生活吧,希望你們的腦血管夠堅固,不至於腦溢血。」

美麗笑了起來,宓君卻看呆了。她一直以為美麗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好,卻沒想到戀愛能讓她這樣容光煥發。

《亞馬遜女王》 第七章-1

楊瑾揚起手,發出一陣閃光,騷動的鬧區瞬間寧靜下來。

人們像是忘了幾分鐘之前的恐怖,怪物的屍體還躺在地上,卻沒有人往這些異狀看上一眼,視而不見的從他們身邊川流而過,只有警察跑過來探問,「喂,沒事吧?胡亂傷人的瘋子已經自殺了,救護車馬上就到。」

我們剛剛不是被瘋子……美麗想說話,卻發現自己開不了口。

「真糟糕,妳的潛質未免也太好了一點,還是我跟妳廝混太久,讓妳有免疫力?」楊瑾嘀咕著,「接受我幫妳植入的新記憶,美麗,知道這些,對妳沒什麼好處。」

《亞馬遜女王》 第六章-2

回去後,美麗告訴宓君所有的事,畢竟住在一起這些年,要繼續瞞著閨中密友,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妳幹嘛哭?」對這個淚腺發達的室友實在沒辦法,美麗抽了面紙給她,「拜託妳別哭行不行?弄得陰風慘慘的。」

「可是……嗚……我從來不知道妳過去這麼坎坷……」她擤了下鼻子,握著她的手,一副心疼的模樣,「妳為什麼不告訴我?」

「我幾乎忘了他,也不常想起這些鳥事。」美麗聳聳肩,「其實這次會和他重逢,也算是巧合。只是,沒想到這王八蛋居然會愛上我,真是報應。」

《亞馬遜女王》 第六章-1

早上睡眼惺忪的推門出來,宓君雙眼瞬間瞪得老大,被光著上身在客廳走動的未遲嚇了一跳。未遲只是慢條斯理的把衣服穿上,像是宓君根本不存在一樣。等他走了,美麗才憔悴的走出房間。

怎麼會呢?宓君耿直的腦子實在轉不過來。社長和美麗?難道吵架也能吵出愛意嗎?

「別問我任何問題。」美麗啞著嗓子找牛奶,「沒錯,就像妳看到的。但是除了妳看到的之外,什麼也沒有,謝謝。」

破天荒的,今天美麗遲到了一個半鐘頭,坐在辦公室裡,她眼皮重得只想合上。勉強振作精神處理信件,一封署名陌生的信讓她想了半天,才想起來是昨夜一起吃飯的胡小蝶。

《亞馬遜女王》 第五章-2

「終於回來了?」未遲足足比她高十五公分的身材,很有壓迫感的矗立在眼前。「妳到哪裡去了?都三個小時過去了!」

美麗輕輕閃過他,「吃飯。」自顧自的開門。

「跟誰?」他壓住門,讓剛開的門又關上。

「跟你沒關係吧?」她目帶寒光的掃過來。

「誰說沒關係?」他一把抓住她的手,她想甩開,卻發現他力氣意外的大。

「從哪個角度來看會有關係?」掙脫不開,她索性放棄努力。「先生,你在騷擾我。我雖然領你的薪水,不代表賣時間以外還賣身!」

《亞馬遜女王》 第五章-1

不管男人女人,一旦談了戀愛,都成了見色忘友的代言人。

一下班,宓君和峻峰兩個人就跑得無影無蹤,哪一個被留下來開會,就可以看到十八相送的戲碼堂而皇之的在星冕上演。

以前有宓君陪著,現在她天天忙著約會,美麗只得自己回家。自己一個人回家也沒什麼,可卻多了個明明不同路、卻硬要撐到她家門口的男人,讓美麗渾身不自在。

她不願意自作多情。所謂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過去所受到的傷害總是時時提醒她,男人這種生物,看看就好,他們雖然帥氣瀟灑,卻有著利爪鋒牙,表面的溫馴,只代表了更深的傷害。

《亞馬遜女王》 第四章-2

回到家,才洗完澡,就看到剛回來的宓君坐在客廳裡發呆。才碰到她的肩膀,這個小女人竟滿臉通紅的驚跳起來。

「妳幹嘛?」美麗偏著頭看她,「怎麼這麼晚?妳很少加班加到這麼晚的。」

「這個……也不是加班……」她支支吾吾的,「倒是妳,為什麼這麼晚回來?」

「妳比我晚回來,又知道我晚回來了?」美麗啼笑皆非,看她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心念一轉,「妳啊,該不會跟心上人約會吧?恭喜啊,終於跨出第一步了。」

《亞馬遜女王》 第四章-1

美麗依照慣例在一大早走進公司的健身房,沒多久,臭著一張臉的未遲也走了進來。

真是睽違很久了呢。不過她沒說什麼,只是對他笑了笑。

未遲面無表情的點點頭,像是要發洩怒氣似的打著沙包。

美麗不知道他在氣什麼,事實上,未遲自己也不知道。他昨晚和哈那的約會只能用糟透了來形容。

哈那仍然維持著優雅的儀態,笑不露齒,穿著飄逸而柔軟的白洋裝,仍然只吃沙拉,胃口像麻雀般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