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臺令

三臺令 之四十

天王補心丹材料其實不太出奇,普通生藥舖都能配齊,治心絞、潤氣清心,滋養上腑,許多大夫都開得出,與蘇合酒並列心疾第一方。

只是當中幾味藥若年份上百,加上用靈火煉製,有溫緩的提升修士修為的功效,又因為更加潤養心腑、安神寧氣,對於某些修煉特殊功法,例如清心訣這種斷情絕欲的偏門,更有功效。

雖然因為經費問題,沒辦法弄到上百年的藥材,也沒有門派的支持,弄到幾萬斤來精練…但花嫣還是想出辦法,煉出比修仙藥方略差的「天王補心丹.改」。

但有大半的緣故,要歸功於敲敲打打得讓好性子的花嫣想掐死他的紫陌。

紫陌是個天才。雖然小白又禍水…但他還是個天才。

三臺令 之三十九

簡肖陪他們在三江城落腳,尋了個半荒廢、據說鬧鬼的三進大宅住下。至於鬧的鬼,頭天就梨花帶淚的摀著腦袋,是個怯生生又可憐兮兮的美豔女鬼。

簡肖默默的招回烏龜殼,「…太不挑了吧?雖然是老色龜的殼兒,也別連女鬼都好…」

女鬼顯然很害怕簡肖,躲得遠遠的,可看到紫陌卻眼睛一亮,「這位公子…如此英武,為何要易容改扮?」說著吃吃的笑,咬著袖子,滿眼春意。

簡肖沒好氣,「去去,連幻容都躲不過花痴,什麼世界…不想魂飛魄散就滾遠點!真要我收拾妳?」

他拿出烏龜殼,女鬼驚叫一聲,立刻衝進後院的井裡不見了。

…那口井,不能喝。花嫣默默的記下了。

三臺令 之三十八

這章比較乾…也枯燥。
跳過應該不怎麼影響劇情,特別獨立出來。


花嫣和紫陌痊癒到行動自如,已經是破陣後四個月的事情。

簡肖抓著他們到伏伏山東方百里的三江城。青門所在的地方,按凡人的劃分,是屬於周郡,而三江城是三江匯流之處,一個繁華的小城,地處周、黔、邵三郡交會,都是燕國領土。

而燕國,正是紫陌的大師兄,那個獨據一方、悍然稱帝的西燕帝杜隱威的天下。

「想去找你師兄嗎?」花嫣問。

三臺令 之三十七

紫陌很不好受。

跳崖定律的達成率這麼低,讓他非常哀傷。他絕對不會承認簡肖就是那本「祕笈」,也絕對不會認為易經洗髓是什麼造化…

最少簡肖幹的易經洗髓絕對、絕對不是造化…而是災難。

基本上,簡肖的耐性不是在替人易經洗髓上頭。一般來說,肯耗費修為這麼幹的人,不是師父,就是長輩,總是會遵照一個循序漸進的緩和過程,分個幾年進行,而不是一傢伙猛進十幾二十年的流程…

想想看,二十年才能讓肌肉筋骨經脈氣脈調整鍛鍊到的程度,只用一刻鐘完成…姑且不談經脈氣脈的問題,光論肌肉筋骨二十年該有的酸痛集中在一起…

三臺令 之三十六

花嫣雖然自認不是青門人,卻頗有青門前代掌門的風采,可說是修仙界的孟老夫子。連只愛打鐵的執拗紫陌都教得轉,何況只是少幾條筋的簡肖?

可教之前,她那老師個性爬起來,還是很仔細的說明,「簡前輩,算學之廣,浩如煙海。就算填進幾百年也沒個盡頭。您已經讓陣法耽誤了,再學算學…恐怕於您修行有礙。」

簡肖挺慈祥的看了她一眼。但這樣桃花面飛鳳眼的俊俏青年這麼看人,能看出一身雞皮疙瘩。「你們常家僕,個個傲得沒邊。讓妳矮我這麼多輩,想來妳是不肯的。也罷,縱一縱常君的婢子也無妨,不然妳家常五地下有知,要罵我欺他常家人…」
|

三臺令 之三十五

花嫣的待遇好多了…簡肖只願意幫她治傷,卻連幫她澆盆水都不願意。所以她不是痛醒的…是被自己薰醒的。

雖然一動身上乾裂的泥巴就簌簌而下,但發現自己居然還活著,就夠感激的了。她連忙把公子和常家的列祖列宗都感謝了一遍。

她也很想感謝兄弟紫陌,可兄弟卻躺在地上抽搐和打滾,根本聽不見她說啥;識破她身分的救命恩人簡肖,卻連正眼也不瞧她…義正嚴詞的說,「丫頭,我知道你們常家僕了不起,但妳還是女的。不是遇到生死大關,妳別跟我講話…」

戒慎恐懼的離她好幾步,「我害怕。」

花嫣啞口無言,只好默默感謝完了公子和常家列祖列宗,扶著牆設法洗個澡…她覺得自己不會死於內傷,而是被氣味活活毒死。

三臺令 之三十四

花嫣和紫陌傷得非常淒慘。

紫陌傷得還輕些,折了條胳臂,另一條也差不多廢了,一個腳踝幾乎碎到沒救。脊椎脫了兩節,肋骨全斷,還差點戳透了心臟,除了膽沒事,叫得出名字的內臟都帶傷。若是尋常人,死個一百次還有找。

好在他那樣瘋狂的運轉經脈和氣脈居然沒有自爆,氣海也很給面子的跟著天地潮汐運轉。甚至很怪異的,居然一口氣從築基二中期直衝進後期,還隱隱有突破的跡象。

簡肖饒有興趣的替他接骨續筋,一面很有實驗精神的探索這種異常現象。他好歹是活了六百二十一歲的修仙人,少了很多根筋,但沒少到心眼和腦筋,見識也不凡。

三臺令 之三十三

陣眼被破的時候,簡肖倏然的睜開眼睛。

一層薄薄的水光閃過他的瞳孔,他沒放開神識,反而緊縮起來。

所有的陣,從最基礎到最複雜的,都與天地感應有關。至微簡謂之一沙一世界,至廣到細數天河沙,可說本身就是個小宇宙。

就算是仿得很差勁的宇宙,崩裂時的能量也非同小可。子陣碰撞,五行陰陽之力雜亂碰撞,神識探進去只是被扯成碎片而已。

這兩個小傢伙竟然成了。

三臺令 之三十二

命中。

神識也會被撕碎,肉眼看看不穿的強烈罡風依舊,她卻知道,陣眼被擊中了,像是知道自己體內的心臟在跳動。

雖然是擦邊兒打碎,不過不能怪紫陌算得不準。而是佈置這陣的人功力太差,陣眼不夠精準之故。也是這佈陣手法太差,削弱了許多陣的威力。不然能不能殺到罡風之前,還是兩說。

她笑著摔倒在地。左臂也發出輕輕的碎裂聲。經脈和氣脈相互碰撞,氣海湧起一波波驚怒的海嘯…禁錮住重傷元嬰的禁制發出聲聲呻吟,幾乎要斷裂了。

五臟六腑都受到重傷,嗓眼腥甜,離死不遠了吧…

但是,很痛快。

三臺令 之三十一

他深深吐出一口濁氣,戾色漸漸浮上他的桃花面。他並不知道人臺令的祕密,只是從師叔組隱諱的談話中,知道這個不怎麼樣的仙器非同小可,一定得完璧歸趙。

但物主到底是誰,師叔組逼他用師叔組和師父發下毒誓,絕對不能洩漏。

為什麼?

他神情古怪的抬頭,人臺令的物主,地處偏僻黔北,比青門還偏僻荒瘠。但大方向來說,都處西南,就修仙者來說,不算太遠。

大威勢宮想抹去的,到底是誰?將青門整個封山,大約是不讓人臺令有外流的機會。為何如此勢在必得?就為了一個不怎麼樣的仙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