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臺令

三臺令 之十一

但不管怎麼樣,這些義憤填膺的小粉絲也不能把花嫣怎麼樣--起碼在丹室裡不行。花嫣又不輕易離開,在丹室又有多種防護禁制,總不能大鑼大鼓的來攻打自己家的下等丹室。

而且被不要臉的妖女蠱惑的葉先生…就在丹室隔壁。萬一他插手…這些小粉絲完全拒絕去想任何可能。

但這些女孩子們,都是嬌生慣養長大的,哪曾受過一絲半點委屈。

在修仙界,男女嚴重失衡。畢竟一般門派只收築基後的弟子,要怎麼讓自己家的孩子突破築基期,那可是筆驚人的天文數字。但家族裡若有個修仙者拜入門派中,家族就等於有個大官等級的倚靠,連官府都客氣起來,綠林好漢也退避三舍。

三臺令 之十

花嫣不知道要不要跟他講,有些剛凝嬰的修仙者太興奮,強行收攝飛劍,結果都很淒慘。雖然致死率不算高,但顏面重大傷害是避免不了的。

邯鄲子就有個弟子把舌頭炸沒了。

確定他舌頭完好,牙齒一顆也沒掉,她想用神識內觀紫陌有沒有出什麼問題…還被一道銀光趕了出來--那把很醜的飛劍非常護主。

她決定還是不講了,「真沒什麼不舒服?」

「喉嚨有點乾。」他很坦白,咕嚕嚕的喝了一大碗水。

…變態。

三臺令-之九

花嫣是個克己復禮的人,所以沒有打他。

有的人就是喜歡拋擲浪費上天給予的資質,一定會有報應,不是不報,時機未到,用不著她替天行道。

「反正你師父還沒來…」她幽幽的說,卻立刻被打斷。

「我師父已經抬去種了。」紫陌強調語氣,「而且是我親手種的。」

「…黨道長五年後才會回來,你大師兄再高興也不能馬上收你當弟子,易師父也不敢跟你師父…我是說黨道長搶人。」

三臺令 之八

飛劍理論上不應該出現在元嬰前的鑄劍師手上。

畢竟要到元嬰,修仙者才有自己的三昧真火,有了這個才有辦法實現制器…理論上。

可咱們葉紫陌同學是個非常大膽又有創意的天才鑄劍師,非常理直氣壯的吃透了「飛劍鑄造基礎概論」,將所有了解的手段,通通砸了出來,一樣不行就換另一樣,大不了就炸了劍室…反正隔壁丹室的花嫣會奔過來救火,還有源源不斷的靈丹妙藥供應,還會幫著補牆壁…

有這種兄弟,人生夫復何言。

(花嫣:「我是女的…」)

三臺令 之七

花嫣說,和公子同為師兄弟的邢天宮掌門,是個非常愚蠢的傢伙。

或許說愚蠢還不足以形容。應該說,只要凡人有的負面缺陷,他通通有,特別是忌妒和貪婪。

一方面必須仰賴常蕪散人的威名,好成就邢天宮的威望,另一方面又忌妒,非常忌妒這個天資穎悟,遠遠將他拋在後面的師弟。

常蕪散人渡劫失敗,他又驚又怒,卻有一絲快意。驚怒的是,慧南最強的強者殞落了,邢天宮瞬間斷失最有力的倚仗,但那絲快意卻是那麼強烈,強烈得讓他對這樣嚴重的損失也不太在乎了。

什麼天才,什麼強者。一朝殞落,還不是什麼都不是?

三臺令 之六

青門後山,原有個奇怪的名字,叫做伏伏山。據推測是當地土人的舊稱,但土人早就融入文明程度比較高的凡人族群,土話也沒人懂意思了。

這名字就這樣孤零零的留下來,只是青門在此開山門後,數百里的伏伏山被佔據,改稱為青門後山。

山勢蜿蜒平緩,並沒有陡峰爭奇,顯現出來的是一種開闊大度的氣勢,但最高峰觸天峰,卻是慧極之南最高的山峰。青門歷代歷劫的師長都選擇在那兒與天爭,但爭得過的實在寥寥,大半都灰飛湮滅的與不融的冰雪共同沈默。

花嫣看了一眼觸天峰。她知道,就算站在觸天峰頂,也看不盡慧極大陸的全貌…哪怕是想看清楚慧南,都有困難。

如果要看清楚全貌,得站得比月還高很多的地方。

三臺令 之五

兩個月後,瘦得臉雙頰微凹的紫陌打開沈重的石門,雙眼晶亮得像是飢餓的狼。即使這樣憔悴又凌厲,他還是服裝整齊乾淨,雙手多了很多傷痕,洗得發蒼白,翻捲的皮肉鮮紅。

他的頭髮,沒辦法綁起來,割得極短,只及垂肩。

「…只是隨常兵器,」花嫣聲音乾澀,「需要獻髮與爪嗎?」

她驚悚了。鑄器時的獻髮與獻爪(指甲),並不只是把頭髮和指甲丟進熊熊熔爐。這是一種非常古老,非道所及的古老巫術,「身代」。有些心智或魂力較弱的鑄劍師,身代後往往就發瘋或死亡。

三臺令 之四

地火廳的下等丹室和劍室佔地都非常廣大,因為材料不但數量很多,種類也很雜。正中間的地火,也經過多重禁制和法陣集中,佈置得非常嚴謹,但丹室和劍室建築體的禁制,只有門口的還可以,牆壁就粗率簡陋多了。

畢竟只是些初階常見材料,沒什麼需要嚴厲看守的地方。

而丹室和劍室,也不過一牆之隔。

雖然覺得這樣很卑鄙,但成大事者不拘小節。被世外客扭曲了童年和心靈的紫陌,很理直氣壯的仔細尋找牆壁禁制的漏洞,並且用他的神兵利器小心翼翼的鑿出一個窺視孔。

反正君子貴慎獨,小婢子又不可能在丹室洗澡,若她不謹慎做出什麼不當舉止,錯得是她也不會是我…

三臺令 之三

他的願望,一直都很簡單。

他要劍。他要鑄劍。他要鑄天下第一的劍!

只有這件事情讓他能湧起強烈的喜悅和熱情,只有握著鐵鎚的時候才能讓他覺得自己實實在在的活著。他早就把師父那點鑄劍的老底挖光了,遠遠的把他師父甩得遠遠的,絕對看不到車尾燈…就鑄劍這一塊來說。

而被擄來青門的意外,卻讓他窺探到另一個神奇的領域…

飛劍!

三臺令 之二

不過他們的緣份也很妙,都是五年前來到青門,同在地火廳,丹室和劍室比鄰。

但如果這樣,他們也不會認識。畢竟花嫣謹小慎微,紫陌城府深沈,又不是同個階層的人,說不定當上十年的同事,還是老死不相往來。

最重要的是,和花嫣不同,葉紫陌並不是生來就是奴僕。

他原本是個不世出的天才鑄劍師,剛收埋了年老逝去的師父,正準備江湖闖蕩,卻被青門主掌劍修的黨伐異道長給坑了。半招落敗,年方十七的他因此到青門當十年劍奴抵債。

黨道長並非有意折辱他,而是驚見這小夥子僅憑凡間武林的手段,就略悟天道,心性和資質都絕佳,起了愛才之心。可這倔小子面對長生不老的誘惑半點不動心,說什麼也不肯背棄死去的凡俗師父改宗另拜,黨道長才故意將他那死掉的師父說得非常不堪,激得他同意賭鬥,也毫無懸念的打贏這倔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