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上好姐姐

賴上好姐姐(後記)

「媽!我不要參加畢業典禮了!」氣呼呼的大女兒將學士帽摔在桌子上,「叫爸爸不要參選那個蠢總統,我連預演都被吵死了!記者照照照照個屁!照什麼照?我都快被鎂光燈閃瞎了啦!嗚嗚嗚……」

玉寒頭痛的安慰大女兒,這孩子相貌像她爸爸,就是這個愛哭,像足了年輕時的自己。

不過,她實在想不起來生下孩子以後,她什麼時候又哭過了。

「爸爸沒有要參選啊。」玉寒遞面紙給她,「乖,最近沒新聞可以寫,只好想辦法找新聞嘛,體諒一下……」

賴上好姊姊番外-虛擬男朋友(下)

我霍地跳起來,丟了張千元大鈔給老闖娘,衝出咖啡廳,用不要命的速度把機車騎得像是飛機低飛。

一路騎,我這才放聲哭出來,實在搞不懂自己。

哭什麼呢?我不早就知道會有這一天?他根本就不打算和我有未來。之所以跟我在一起,不過是因為他的身邊沒有別人。

結果,我還是回家抱著枕頭哭得像豬頭一樣。

等哭到睡著又醒來,才發現自已的電腦被拋棄在咖啡廳裡。這下可完蛋了,裡頭還有幾乎完稿的書呢!更讓我吃驚的是,我幾乎睡掉了二十個鐘頭,已經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賴上好姊姊番外-虛擬男朋友(上)

前言:這跟本文沒關係,只是表達另外一種愛情觀。而且,我嘗試用第一人稱寫作,算是私房小說,與各位共享吧。


我有一個虛擬男朋友。

不不,我不是在開玩笑,也不是發瘋了。第一次看到他的時候,雖然我自己也這麼懷疑著。

在東海大學附近的大堆咖啡廳裡,我找到一家奇怪的咖啡廳,像是漫畫王一樣隔了好多小隔間,一過了午餐時間,空蕩蕩幾乎沒有人,直到晚上一點。

餐點不特別好吃,咖啡不特別好喝,但是因為可以窩一整天,所以,我總是抱著電腦往那兒跑。

賴上好姐姐之八(二)

玉寒仔細的把發生經過告訴睿明,他忖度了下,「警察來過了嗎?」

「之前來過了。」她接過手帕,「那時我正擔心小孩可能不保,醫生要他們等我情緒穩定再來。」

「照實說吧。」他憐惜的抱抱玉寒,決定把大老求情的事情撇一邊,「她是該受到懲罰的。」

睿明將玉寒推回病房讓她躺下。雪白床單中,她驚惶的小臉十分脆弱,不像姊姊,倒像是他的小妹妹。

說不出有多心痛和憤怒。或許,他該考慮搬到台北市。他在政壇越久,越覺得不安全。太多血淋淋的例子了。

賴上好姐姐之八(一)

當玉寒發現自己居然還活著的時候,她感到很不可思議,醫生也認為他們倆的痊癒簡直是奇跡。

一起走出醫院時,陽光這樣眩目,兩個虛弱的人相視微笑,眼角都有淚。

疫情終也漸漸消退,死神的羽翼,終於達離。

這件事情影響睿明很深,他開始專注於公共衛生的議題,不過上這是後話。

經過這次大劫,他們回到自己家中,恍如隔世。睿明向立法院請了一個月的病假,忙碌了這麼久,終於有時間在家裡好好休養了。

玉寒也笑著跟他說:「終於有度蜜月的時間了。」

賴上好姐姐 之七(二)

這天,是睿明回家的日子。

玉寒一大早就把一塵不染的家打掃得乾乾淨淨,明明知道他下午才回來,還是坐立不安的等了又等。

眼見天慢慢的黑了,她的不安情緒也漸漸升高。

接到真琴姊的電話,她才鬆了囗氣,「真琴姊,睿明呢?他今天回來嗎?還是行程延後?」

沉默了半晌,她緩緩的開囗,想要安撫玉寒,「小寒……你先不要急,鍾立委有點不舒服,入院觀察了。」

「不舒服?」她愣了一下,「睿明生病了?在哪裡?我馬上去!」

賴上好姐姐 之七(一)

一年後,政壇爆發了一件前所未有的性緋聞——

一名現任女立委與已婚男友上床的醜態被偷拍下來,壓製成光碟附在八卦雜誌裡廣為散佈。

這個爆炸性的政壇醜聞,不但造成該八卦雜誌洛陽紙貴,也讓那位當紅的女立委聲名一落千丈,原本不可一世的女王,頓時成了被媒體盯梢騷擾的獵物。

她的名字叫做:楊雨卿。

賴上好姊姊 之六(二)

雖然她覺得死了也好,起碼不用面對紛亂嘈雜的現實。但是,她無法忍受睿明遭受到一絲絲的痛楚,她捨不得。

吵了一路,她又累又餓又渴,淚眼朦朧的坐在車子裡不動。

睿明把臉埋在方向盤,久久不說話。一路狂飆到高雄,手機不知道在台中還是哪裡的交流道,就讓他砸到車窗外了。

世界上再也沒有比玉寒更重要的了。

她要離開我。沒有一句交代,沒有隻字片語,她要悄悄的離開我。

賴上好姐姐 之六(一)

當選立法委員之後,睿明忙得不可開交,每天都有開不完的會,應酬和餐會更是多到令人疲於奔命。

玉寒看他這麼忙,所有婚禮的事情都自己動手籌備了,父母親的移民監還沒滿,所以只把賓客名單留給她就匆匆返回加拿大,害她望著那堆聯絡電話發愁。

睿明的爸媽開明,只來電祝賀:「只要小倆囗高興就好」,還要玉寒不要太省,該花就花。

而她每天還是買菜煮菜,到辦公室照料所有人,同時又得應付官夫人間的應酬,也變得非常忙碌。

賴上好姊姊 之五(二)

不過,等父母趕著去拜會親友、籌劃女兒婚事,睿明也回自己的居所睡覺以後,她終於鼓起勇氣攤開晚報……

等她看完所有的晚報之後,連鞋都來不及穿,便怒火沖天的跑去踹睿明家的大門,一面狂按電鈴。

「鍾睿明!你你你……你騙我!」睿明一開門,滿臉忍笑,更讓她氣得要發火,「記者根本就幫你澄清了!連出版社的大老闆都公開道歉,開除了甄瀾仁!現在輿論一面倒的幫你,你還騙我可能會落選!」

現在才發現?她真單純得可愛。「我可什麼也沒講。本來嘛,還沒開票之前,誰也不敢說自己一定當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