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未必寂寞

孤獨未必寂寞 第三話(五)

第三話 香染上海 之五

回去傳真了辭呈,她開始將這裡的工作做個了結。已經建立起來的制度應當不會輕易被毀滅,小惠能把這裡撐下去。

這個舞臺,她留下一個漂亮的句點。我將回去,回去我曾經憎惡,現在卻無比渴望的故鄉。

「我聽說妳今天會回來交接。」在臺北總公司,遇見了世平。

他依舊溫文儒雅,只多了苦惱而懊悔,「為什麼辭職?難道是為了鄭國興?若是他對妳有任何不軌,妳可以…」

「這不重要。」染香打斷他,「本來要辭職了,這些也不當我說,本來要把這些文件寄給你,既然遇見了,這就給你吧。」她遞出一個牛皮紙袋,「這種土皇帝在上海一天,公司會蒙受無比的重大損失。我想,你應該瞭解一下那兒的情形。」

孤獨未必寂寞 第三話(四)

第三話 香染上海 之四

撫摸著祥介柔軟的頭髮,這孩子睡著以後,像是一個天使。

多少思念和疑問,在他無邪的睡顏中,什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這裡。「為什麼又哭了?」疲勞的他半睡半醒,「我雖然喜歡妳的眼淚,卻不喜歡妳這樣傷心。」

「不是傷心才有淚。」她回答,將他的手輕輕的覆在自己的臉頰上,「你…」千言萬語,卻不知道從哪裡說起問起。

「妳的飛機起飛,我也被拎到美國去了。」輕輕的將她攬在懷裡,嘆口氣,「叔父說,我若不聽話去美國,他就要將妳開除。違逆他不是聰明的事情。他沒收了我的手機。警告我要記住不能和妳連絡。」

孤獨未必寂寞 第三話(三)

第三話 香染上海 之三

「沈小姐,我們不是花錢請妳來上海監工的,」他穿著合體得宜的西裝,皺著眉頭,連秘書都投過來愛慕的神情,「妳這樣擾亂工廠士氣,怎麼好呢?」

「是呀,Boss,你來告訴我怎樣好好了。」她精緻的臉只有冷漠,「可是班長來投訴我?」

「不是。」他注視著這個跋扈冷漠的該死女人,「但是妳這樣,我很難作。」

「要怎樣才會好作呢?對不起,Boss,我是笨人,不會歪歪曲曲的心腸,麻煩你直說好嗎?」染香的臉上都是嘲笑。

孤獨未必寂寞 第三話(二)

第三話 香染上海 之二

到了工廠,發現工廠還在興建中,已完工的廠房就開始運作了。攤開以前做的成本會計,她皺了皺眉毛又舒了開來。

冤枉人家沒做事可不對,這是半中間把人家卡斷的,算不得人家的錯。

新官上任三把火?沒搞清楚狀況,這火莫名其妙。

士氣低迷倒是被火燒完了的。認識了幾個大陸的員工,她還沒打算給什麼壓力,先想辦法看懂這些資料再說。

簡體字看起來有點吃力,但是她還是打開電腦一面聽著助理的講解。

孤獨未必寂寞 第三話(一)

第三話 香染上之一

睜開眼,頰上的淚已乾,她已經降落在上海虹橋機場。

看著霓虹閃爍,突然有種未曾離開臺北的錯覺。直到充滿吳儂軟語的普通話問著她,望著爽利笑容的女司機,她才感覺到自己在上海。

「我是公司的司機小姐,您叫我小陸就行了。」

錯愕了一下,還是把行李交給了嬌小的司機小姐。

上了車,嬌小甜美的小陸還是讓她嚇得魂飛魄散,一路超車按喇叭,狠得額頭都皺出猙獰。

孤獨未必寂寞 第二話(四)

第二話 遍染香群的阿普沙拉斯

之四

和她握了一下手。那是堅定有力,卻纖長的手。發現自己並沒有滲出冷汗,她短短的笑了。

鍾先生藉著公務攀談了幾句,「想去大陸發展嗎?我聽說前陣子妳跟經理討論過。」那已經是一年前的事了。她抬頭,呵,刺配邊疆麼?

「那邊已經有人了。」她淡淡的。

他微微一笑,這微笑,讓她發現祥介和他叔父驚人的相似。只是那種純淨的氣質褪盡,取代的是成熟和滄桑。那一點難言的憂鬱,讓他成了幾個子公司女同事欣羨愛慕的對象。

但對她來說,這個男人只是祥介的叔父。

非常關心他的叔父。

孤獨未必寂寞 第二話(三)

第二話 遍染香群的阿普沙拉斯之三

三十歲生日來了。沒有任何人知道。她站在窗前抽著煙。

向著街道,這個大樓的抽煙區,總是蒙著煙霧,就像是污穢的台北天空。她將煙按熄在雪白的細沙礫,生日快樂,她對著自己說。

回首前塵,宛如夢一場。她有些懷疑這一切都是假的,說不定她翻個身發現年輕的自己還躺在乾淨的床鋪上,母親其實還在,一面開著窗,一面輕喊著,「小豬妹,妳還要睡到什麼時候?」她會發出唔唔的賴床聲,「媽媽媽媽,我做了個好長的夢…」

好長的惡夢,都醒不過來。她將臉埋在掌心,居然沒有淚。

我失去了哭泣的力量,不知道為什麼。

孤獨未必寂寞 第二話(二)

第二話 遍染香群的阿普沙拉斯

之二

或許,這只是一夜的幻夢,必須趁著天明之際離去,之際離去,才能完美的定格。看著他柔軟稚氣的睡臉,噙著笑,翻了翻他的皮夾,看見他的身分證。

沒想到我染香墮落到誘惑男童,居然十八歲未滿。

她笑。輕手輕腳的穿好衣服離開,蒼白的街燈還沒熄,而天已經濛濛亮了。

孤獨未必寂寞 第二話(一)

第二話 遍染香群的阿普沙拉斯

之一

妖媚著滿臉的胭脂水粉,下眼瞼貼著水鑽,驟眼看似晶瑩的淚珠。她在舞台上擺動,沸騰著嘶吼的音樂和荒靡,甩動長髮的她,看起來像是天界的阿普沙拉斯。

雖然極黑的瞳孔沒有焦點,連笑容都是模糊的。

開始喜歡混PUB,大約是離開新傑之後的事情。

分手之後,才發現自己從婚姻的惡夢跳進不倫的惡夢,這麼蹉跎時光,眼見三十就在眼前了。

孤獨未必寂寞 第一話(四)

第一話 三宅一生的真實謊言

之四

一直以為,新傑是天上的鷹,除了他架構的家,什麼地方都只是他暫時棲息的地方。不管是哪個女人的懷裡,他到底還是愛自己多一點。

染香總是這樣安慰自己。不管在什麼地方,不管新傑抱了多少女人,他總是會在厭倦後,回到染香的小窩。

「為什麼這麼素淨?」有時他會皺眉,「我幫妳辦的附卡,為什麼從來沒有用過?」

不管搬到什麼地方,她還是維繫著一桌一椅一床這樣單調的傢具,沒有任何裝飾。皮箱仍然擺著過季的衣服,像是隨時都準備離去。即使是新傑為她買下來的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