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麗的婚後冒險(曙光女神)

梅麗的婚後冒險 尾聲

尾聲

懶洋洋的椰子樹搖曳著樹影,海浪輕柔拍著海岸,頑皮的風搖著吊床,床上兩個人疊在一塊兒,正在享受靜謐的午睡。

只是梅麗手腕上的卡西歐很煞風景的響了起來,她不情不願的張開眼睛,巴不得把那只該死的卡西歐扔進海裡。
「幹什麼?!」她心情很壞的對著卡西歐嚷,「你不知道我們在放假?」

生氣歸生氣,抱怨歸抱怨,她還是打開隨身的筆記型電腦,仔細看了看傳過來的任務。輕輕嘆了口氣,「老公……老公啊,別睡了,我們有任務了。」

梅麗的婚後冒險 第九章(二)

終於完成了。

微南差點癱軟,怔怔的望著這個攸關生死的疫苗程式。
他只花了七分鐘。本來以為做不到的……他以為自己會分心,會不斷的替梅麗擔憂,以至於寫不出來,甚至他以為自己會追上去,要跟梅麗生死與共……

結果他卻坐下來,馬上忘記一切,只是專心完成這個程式的最後。當他身處其中時,只看到完美如建築般嚴整的程式語言,華美的搭建起虛擬的城池……像是自己不存在於世,而是沉浸於這莊嚴肅穆的邏輯與迴圈中。

梅麗的婚後冒險 第九章(一)

第九章

梅麗的血液都凝固了。

她吃驚地望著衣服上微微冒煙的焦痕……只是這焦痕居然在手臂上。
在她身後的微南面白如紙,手裡握著的手槍微微冒煙。

埋伏的殺手連哼都來不及哼一聲,已經軟攤在駕駛座上,一動也不動,胸口的血漬緩緩的暈開來,發出甜腥的血腥味。

等微南真正意識到自己開了槍,這個非常愛面子的男人,忍不住乾嘔了起來。慘了,梅麗會看不起他……

梅麗的婚後冒險 第八章(二)

「就是這樣。」梅麗聳聳肩,「真的很普通。跟別的女生念軍校啦、警校啦,差不多啦。只是她們訓練完了,大概一輩子都不會摸到槍,我摸到的機會多一點而已。生命救援會對我不錯啊,薪水高不說,還提供學費和獎學金讓我上大學哩,我說退休就退休,會長也沒為難我……」

所有的血淚和刀光劍影、烽火連天,就這樣輕描淡寫過去。

微南默默聽完,卻什麼話也沒說。他的心滿滿的,滿滿的都是說不出的滋味,眼眶有些泛紅。

緊緊握住她的手……這個愛美的女人哪裡都顧到了,就是手上有些薄繭顧不到,但是他深愛每一點勞動的痕跡。

梅麗的婚後冒險 第八章(一)

車水馬龍的台北市,行人匆忙來去,無聲的雨一下就是一整天,像是替每個人染上一層悲戚的陰鬱,沉默的行人快速在雨幕中行走,宛如一條條沉默的魚。

撐了把碎花小傘的少女,穿著套頭毛衣牛仔褲,將她美好的身段都表露無遺。她抬頭,寒冷的絲雨不斷下著,她粉嫩的唇呼出雪白的氣,在污穢骯髒的台北街頭,像是一抹清麗而憂傷的倩影。
提著沉重的袋子,像是剛剛去採購回來,看得出袋子很沉重,但是她只是提著。

微蹙的眉間,籠著淡淡的愁。

「小姐,很重吧?」觀察她好一會兒的年輕人殷勤上前,「我幫妳提好嗎?」

梅麗的婚後冒險 第七章(二)

微南已經換上輕便運動風服裝,梅麗甚至親自幫微南理髮……看她拿推剪走過來,其實微南有些抗拒。

「老公,你害怕呀?」梅麗帶著溫柔的笑問,激發了微南的男性尊嚴。

開玩笑,槍林彈雨他眉毛都不動一下,就是剪個頭髮,有什麼好怕的?硬著頭皮讓梅麗剪完頭髮,只見她拿起彩妝,在他臉上飛快的刷刷弄弄,等他看到鏡子時,幾乎不認識自己。他像是年輕了十歲,容光煥發的讓他想起年少的歲月……

梅麗打扮好,更讓他驚嚇。她把精緻的妝都卸了,光潔的臉蛋粉嫩得讓人嘆息。只是將眉毛修細些,露出額頭,綁了條樸素的馬尾……她看起來就判若兩人。

梅麗的婚後冒險 第七章(一)

第七章

直到北埔山區,梅麗沒再說任何話,微南有太多的訊息要消化了,也一直很沉默。

拐過幾個彎道,微南才發現這近郊的山居然越來越幽深,很遙遠才一盞路燈,蜿蜒的產業道路,不知道要通往哪裡。

最後離開了產業道路,這輛看起來很普通的小房車,居然吃苦耐勞地爬上石子路,顛簸地往更隱密的山區行去。長草遮徑,這種山路……就算開著吉普車也難走吧?但是梅麗忠實的小房車居然輕輕鬆鬆的開進山裡,直到一個荒涼的三合院。

梅麗的婚後冒險 第六章(二)

梅麗不耐煩地看了看這幾個悄悄潛進她家的廢柴,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是哪家不長眼的特務摸到她梅麗的家裡來了?弄出來的聲音大到可以吵死人,若不是她急著追問微南,這些廢柴真的會被她拿去當柴燒。

「別理他們。」梅麗粗魯地揮揮手,「倪微南!你給我說清楚,平白無故的你憑啥休了我?!我這樣溫柔體貼美豔大方天上少有世上無雙的好老婆是要去哪找?你說啊你!」

「妳安靜一點啦!」微南氣急敗壞的對她吼,這女人的神經怎麼長的?她沒看到幾把黑黝黝的手槍正對著她?

梅麗的婚後冒險 第六章(一)

第六章

經過了這次有驚無險的「誤會」,梅麗和微南的感情倒是更親密了些,這種親密不像是熱戀,反而有種「確定」與「安心」。

是一種比戀情更進階,更為接近親人,淡淡的愛,卻是深深的喜歡。
梅麗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微南了……他們的生活不再是平行線,而是有交集(雖然表現在搶腳踏車和電腦上),有互動(互相挖苦鬥嘴也算互動……吧?),不再是假出來的表面功夫。

她喜歡這樣的婚姻生活。

但是另一方面……表面看起來平靜的新竹市,事實上卻暗潮洶湧。

梅麗的婚後冒險 第五章(二)

「……有心事?」這天,微南回來,馬上敏感地察覺梅麗的古怪。她居然什麼也不搶,損她也不生氣。
太詭異了。

「沒有啊。」她掩飾著,「喂,你快趴了,趕緊喝水啊。」她埋首繼續打怪。

當然,梅麗掩飾得滿好的,第二天就一切如常了,但是有些細微的鬼祟,讓微南起了疑心。

好不容易和梅麗有了新的進展(如果說鬥嘴也算是進展的話),對於梅麗私藏祕密這件事情……實在讓他不是滋味。

她常常心神不寧,聽瑪娜說,太太常常一大早就出門,到他快回家的時候才回來,同事不經意跟他提起:「欸?梅麗最近忙什麼?我老婆找她都找不到欸。」

她沒跟鄰居太太一起……是到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