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麗的婚後冒險(曙光女神)

梅麗的婚後冒險 第五章(一)

玩線上遊戲有個好處,就是可以徹底忘記現實的殘酷,而且最近梅麗簡直忙翻了,天天忙著跟微南鬥法,沒時間去想生命救援會或抗癌劑。

甚至她很樂觀地想,或許問題已經解決了,比方說抗癌劑有問題,或者乾脆的破解了,而之所以非過和龍兒還滯留在此,不過是他們和那個可愛的「客戶」結成莫逆,又愛上瑪娜的廚藝而已……

一個半月後,她和微南過招如火如荼,每天都好期待他趕緊回家,搶贏他的時候總有種莫名的暢快感,他在身旁氣急敗壞的樣子,真是好可愛好可愛……

她愛死了這種日子了。

梅麗的婚後冒險 第四章(二)

提心弔膽好幾天,居然風平浪靜,像是什麼事情也沒發生。

非過和龍兒順利「轉學」到交大了,這兩個姿容絕麗的兄妹,很快融入了大學生的圈子,而且每日對梅麗彙報工作進度,簡直要把梅麗氣昏。

她鐵青著臉拍桌子,「我已經不是生命救援會的人了!跟我彙報做啥?我退休了!退休了!」

「這是會長的命令呀。」龍兒眼神很無辜,小嘴一扁,「而且……人家好期待可以跟梅麗姊姊吃飯的時候呢。」

「我一點點都不期待!」梅麗心裡有種超級不祥的感覺,那個該死的會長!死狐狸精!就知道她沒那麼簡單放自己退休……「我可沒領生命救援會的薪水,或是收了你們的伙食費!」

梅麗的婚後冒險 第四章(一)

因為微南在她房裡踩腳踏車踩到十二點,遠遠超過她該睡覺的時間,已經覺得很無奈了,但是她躺下來才朦朧要睡去……

她手腕上的卡西歐又瘋狂地震動起來。

整晚的火氣一起爆炸,她按下通話鍵,非常憤怒地低吼:「搞屁啊!我退休了,退休了啦!」

大林有點膽寒地縮了縮脖子,若不是情況危急,他也不想半夜吵她……趕緊陪笑,「呃……哈哈,梅麗,妳這麼早就睡囉?」

「早個鬼!你看看時間,現在是凌晨一點半!」她氣急敗壞地罵起來。

梅麗的婚後冒險 第三章(三)

回到客廳,發現微南已經若無其事地看他的卡通了。外表上看起來,似乎沒有受到什麼驚嚇。

但也只是「外表上」,誰知道他心裡怎麼想的……梅麗一向自豪的洞悉力和觀察力突然踢到鐵板,變得一點也不靈了。

她苦惱地在茶几上佈好飯菜,食不知味地撥著飯粒。雖然明天的流言讓她心煩,不過也沒啥重要的,她一定可以編出合適的藉口敷衍那群太太……

重要的是,微南到底怎麼想?

梅麗的婚後冒險 第三章(二)

一大隊人馬在她家門口密密麻麻的,七八個魁梧威猛的大漢笑咪咪地扛著或背著一大堆器材,笑著對梅麗揮手,斥責著非過和龍兒,「你們跑哪去了?老大很不高興欸!叫你們乖乖在這兒等就不肯……梅麗,這兩個討厭鬼沒給妳惹麻煩吧?」
你們到這裡就是天大的麻煩!

「老大來了?人呢?」她非好好抱怨一下不可。

「老大……」大林拚命忍住笑,「老大五分鐘前是在的。」

「啊?」五分鐘前?那現在呢?

梅麗的婚後冒險 第三章(一)

第三章

就總平均來說,微南真的完全可以脫離「甘蔗渣」、「藥渣」的行列。

她默默聽鄰居太太們非常露骨地形容閨房之樂(?),一面在心裡這樣想著。
若是鄰居太太們說得是真的……恐怕園區工程師都需要藍色小藥丸助威了。難怪威而剛在台灣銷售量如此驚人之高,原來台灣男人普遍有這種困擾啊。

說歸說,抱怨歸抱怨,這些女人還是用著寵溺的口吻談著自己家那個「沒用的男人」,她不禁有些感動。

梅麗的婚後冒險 第二章(三)

「為什麼要有怨言啊?」她突然想揉揉微南的頭髮,手抬起來又警覺地停住了。這不太像是個好妻子該有的行為。「我很喜歡你,也覺得跟你一起生活很好啊。」

微南定定地看著她,想知道她是真心的,還只是完美的「假裝」。

被他看得有點不自在,她轉頭掩飾臉紅,「……怎麼了?我對婚姻可是……可是抱著嚴肅的態度的。」她的聲音越來越小。

拜託,別這樣看她,心律會不整欸!

梅麗的婚後冒險 第二章(二)

晚餐很完美……最少微南多添了一碗飯,雖然他眼睛沒離開過《海賊王》。

只要他在家,梅麗是不會跟他搶電視的。她非常明白,自己的職位叫作「家庭主婦」,若是她蓬頭垢面地操勞家務帶小孩,有貢獻當然就有權利,說不定她會理直氣壯地搶。

但是她卻養尊處優地待在家裡,唯一要經營的只是打點好鄰居的關係。在勞務和收入不成正比的情形下,梅麗是個非常明理、理智的女人。

梅麗的婚後冒險 第二章(一)

梅麗每一天的生活就像是一場戰鬥。

不過對於這樣一個鬥志昂揚的「前任」生命獵人來說,她還滿喜歡這樣的生活的。

當初她在台灣被生命救援會看上,就是對於她那「假到最高點」的狠勁給吸引了。一個很偶然的機會,來台灣出任務的某個生命獵人,對她印象太深刻,搞清楚了她「賺嫁妝」、「當貴婦」的遠大志向後,就利誘她加入生命救援會,果然證明這位前輩的眼光正確到不能再正確,果然是生命救援會會長之後,另一個出色的美豔猛將。

梅麗的婚後冒險 第一章(二)

碰的一聲巨響,馬上讓沉眠中的梅麗跳了起來,身手敏捷地從床墊下掏出手槍,全面戒備地指著房門,雖然她還沒完全清醒。

然後又是一聲巨響,還夾帶著無助的喊叫。

等她聽清楚了,反而抹了抹臉,無奈地把槍放回床墊底下。

沒事,隔壁的太太又在考驗她家賓士320的板金和保險桿。當了一年多的鄰居,這位太太的駕駛技術沒有進步過,真懷疑她的駕照是怎麼考上的……她家的瑪娜沒長進,相同的驚嚇都嚇過一年了,還是天天尖叫得這麼淒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