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喚

莎芭.蕾莉(完)

「我就要升為正式魔法師了…說不定會留在馬雅當老師,若是幸運的話,過些年還可以競爭『校長』這崇高的職位。這是很榮耀尊貴的事情,我不方便再和魔物混在一起。這會阻礙我的仕途。」

他嘆了口氣,「回去吧,蕾莉。很抱歉,雖然和妳一起冒險的時光很愉快,但是,我也只是再利用妳的法力而已。再見了。」艾思的臉上浮出光潔的笑容。

「未來的校長,必須鍊住雙腳,弄瞎眼睛嗎?」蕾莉落下眼淚,「你看不見我了?」她握住艾思的雙手。

莎芭.蕾莉(六)

「妳走吧。」蕾莉將一把樸素的長劍遞給十四,「看在艾思的份上,這就走吧。」

「走?」她茫然的將長劍接過來,看起來輕巧的劍,重得令人吃驚,她根本無法舉起來,「蕾莉大人,您的身體還…」她激動著,「不行呀…」

自從那天倒下後,十四掙扎著將蕾莉背到兩里開外的看羊小屋。自從沙漠吞沒許多森林平原以後,魔物猖獗得草原再也用不著養羊--全進了魔物的肚子。

她不知道魔物聞到蕾莉的味道會簌簌發抖,退卻到幾十里外,還日日看守著火堆,恐懼火一但熄滅,蕾莉和她不免要葬身魔物的口裡。

莎芭.蕾莉(五)

「妳的旅行,也只是徒勞而已。」蕾莉望著高聳的城門,「我和妳,都不能進入這個城門。高貴的,馬雅學院。」她諷刺著,恨恨的看著魔法防護完備的馬雅。

所有的企盼,都變成了一場空,十四安靜的站在原地,茫然的。

「我能劈破天空,讓這個城的四周盡成修羅地獄,」蕾莉忿忿的臨空一揮,除了立足的地方以外,左右燃燒起青紫色的火焰,甚至火精焰龍受了她的驅使,也在火牆中騰挪怒吼,守門侍衛騷動起來,燒遍了城邊的草木,卻連侍衛們的一個衣角都燒不到,更不要提頑固的城門,「卻連這幾個卑賤的人類都能夠拒絕我,侮辱我!」

莎芭.蕾莉(四)

「是的,」她喘了一口氣,「是的,就是我…」這世界上,唯一記得她的,居然是個召喚獸。

「十四,對不對?我記得妳的名字。」莎芭蕾莉爬蟲類似的金色瞳孔倒豎著,她的記憶力清晰宛如炬火,「為什麼來找艾思?妳應該在…」

尼得之谷。再也回不去的,貧瘠的家鄉。

「我又被獻祭了。」許久許久不哭泣的她,溫暖的淚水流過乾枯的眼睛。

「獻祭?」莎芭蕾莉的眼神迷惑,「我已經殺了尼得之谷的魔獸了。牠不可能重生。」在我莎芭蕾莉的爪下,沒有重生的機會。

莎芭‧蕾莉(三)

蕾莉不提自己的事情,李密倒幾乎把自己的事情交代完了。她只是默默的同行。

「蕾莉,妳要去哪?」她站在叉路上,「我得往這邊。」

望著遙遠的霧藹,曾經傷心痛絕的所在。「妳是馬雅學院的學生?」

李密點了點頭。

上次和人同行是什麼時候?她默默的往著馬雅學院的路上走著。

莎芭.蕾莉(二)

(二)

凝重的氣氛被李密打破,其他的人望著這個風塵僕僕的小女孩發呆。

「咦?只有蕾莉割的耳朵才能夠賣錢嗎?」李密有些憤慨,好歹她也打死了幾隻,「這太不公平了!」

以手加額,連自己都訝異的,蕾莉笑了。這一笑,原本嚴肅的氛圍融蝕,李密覺得她的笑容還滿好看的。

其他的人也笑了出來。同樣是佩劍的旅行者,酒吧主人溫柔的對著這個講話有著濃重口音的小女孩子,「魔狼那麼兇,何必惹著牠們呢?小姐,要不要喝點什麼?這一路來沒有水源,妳一定渴壞了。」他眼睛偷偷瞟著蕾莉,卻遲疑著不敢問她。

莎芭.蕾莉(一)

(一)

恢復的程度比不上受傷的速度。她咬緊牙關,想辦法邊奔跑邊養傷。

現在不禁感謝自己受過戰士的訓練。若不是嚴苛的訓練過一陣子,即使恢復的魔法學得再厲害,也只能等死。

該死,不該貪圖美麗月色趕路的。距離馬雅學院只剩下不到十里的路程,因此鬆懈下來。沒想到馬雅學院附近有這樣兇猛的魔物。有狼的外型,卻有著恐怖的利齒和爪子,即使用法術打死了幾隻,魔狼群還是洶湧而至。

能擋它們一下就好了。若是可以擋它們一下,我就能夠轉過身來…現在居然連轉身的機會都沒有。

召喚的國度 之一 紛擾(終)

之後城主出來袒護掮客。這讓雷莉失望。但是,她還是沈默著。

「打個賭,妳的沈默沒有用處。」真夜貓搖搖尾巴,「一個月的貓餅乾。」

「你的貓餅乾是我買的。」雷莉有點不開心,「我什麼也沒說。」

「沒人相信的。妳和塔羅走得太近,若不是妳當他的背後勢力,誰相信他有膽子在有翼城這樣公然抵抗管理階級?」

「我沒有!」

雷莉覺得氣悶,越發不願意出門。她寧可在家裡整理織品,或是紡織些永遠賺不到金幣的夢境。

召喚的國度 之一 紛擾(二)

這是很久以前,就知道的事情。召喚國度裡的紡織品,掌握在極少數的大紡織局手裡,穿梭在織者和紡織局中間,往往要討好掮客。

但是,雷莉不喜歡這一套。

不關我的事情,不是嗎?她輕輕的聳聳肩。自從愛上了艾思之後,她放棄了原本腥風血雨的恣意。為了讓生存容易,開始學習著像個普通的,合群的術者。

雖然她的織品,還是只能放在走道,任何人都能拿走碎錦,沈浸在雷莉的夢境裡,這樣,她就滿足了。尤其得到了這個小小的紡織局,能夠安靜的工作,就夠了。

召喚的國度 之一 紛擾(一)

因為長達兩天的日蝕,艾思隨著雷莉在召喚之國暫住。

鮮少有笑容的雷莉,也因為艾思的陪伴,展現希有的微笑。

「這裡畢竟不適合人居,」雷莉有點不放心的說,「日蝕一過去,還是快快回到人間吧。」

「嗯。但是,我想陪在雷莉的身邊呀。」幫雷莉將不同元素的材質放在不同的水晶瓶子裡,「我想看看,不在雷莉的身邊時,雷莉是怎樣度過每一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