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遊詩人龍史

吟遊詩人龍史(下)

塔貝薩發現,龍史有種奇特的才能。

她能從冥想的虛空中,閱讀他人的故事,哪怕是從未謀面。然後宛如呼吸般,唱著他們的故事,在她學會月琴之後更得心應手。

這對塔貝薩的歸檔工作當然很有幫助。但她的故事往往人名地名都不對,或許是因為這種奇特的閱讀過程會有若干扭曲和失誤的緣故。

所以,當龍史說,她想外出聽更多故事的時候,塔貝薩沒有阻止她,反而給了她秘藥。讓她經過十天一沐浴的過程,可以維持人形。

「但秘藥不是用不完的。」塔貝薩叮嚀她,「每隔三年,妳要設法回來拿秘藥,可以的話,請告訴我妳旅途所見的所有故事。」

吟遊詩人龍史(上)

她來了。

塔貝薩放下書本,聽著風中若有似無的月琴聲。

算算日子,她也早該來了。她也真是的…千叮嚀萬交代,還是心不在焉,往往誤了歸期。

輕輕搖了搖頭,塔貝薩打開櫥櫃,開始調製秘藥。這是龍史要用的藥劑,也是她能夠留存人世的聯繫。

等她細心調製完成時,一個戴著蒙首的女郎走入了塔貝薩的屋裡,手裡抱著月琴。蒙首上編織著奇異花紋,呈現一個倒V型,墜著無數美麗的淚滴型小珠,遮住臉的大部分,只露出熟櫻桃光澤的唇和小巧的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