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瀲灩遊 IV 補遺

補遺 泰逢

她又做夢了。

只是她沒想到這次的夢這麼重要,重要到驚動世界,展開「營救麒麟行動」,不只有禁咒師宋明峰,甚至連紅十字會和慈,無數高人都投入這個驚人的計畫。

就在無的白蟻后幾乎被文字填滿時,她做了一個無比清晰的夢,甚至破除了堅固的迷障,成了第一個除了遨遊虛無之洋,甚至可以優游幽界的弋游。

十三夜眨了眨眼,不怎麼清楚自己為什麼會在這兒。

瀲灩遊 IV 第六章(七)

這是與無開戰以來,天界第一場的「有效戰役」。

這場戰役沒讓無得到任何屍體,甚至有效的重創無,而不是靠天人強加的神威。瀲灩和鄭劾的手法讓天人大軍有了很深的體悟,從此奠定了和無爭鬥的常規手段。

這場戰役讓天人士氣大振,雖然就地焚燒屍體引起許多爭議。東方天帝君心試圖徹底貫徹,但還是有人私下違反。然而一具屍體就可以衍生無數更棘手的無蟲人,所以讓原本可以快速結束的戰爭徒勞的延續了許多年,犧牲了更多人命。

瀲灩遊 IV 第六章(六)

狐影解釋後,瀲灩才恍然大悟。周朔這鬼才靠了時通時不通的衛星,和人間取得了聯繫,也克服萬難的和天界取得聯繫了。

他們前腳才走,思緒縝密的周朔已經跟人間天界都設法通信,告知了這兩個落難者的身分,希望盡量給予協助。

雖說將他們倆整得生不如死,但這個前任彌賽亞私心還是非常疼愛他們的。

瀲灩遊 IV 第六章(五)

被狐影抓進月宮裡,這是和無對峙的臨時指揮所,但曾被無蟲人入侵過,一片殘破不堪。

但這個天帝御駕親征的臨時宮殿,卻連修整都未曾修整,只是把瓦礫掃乾淨,擺上臨時趕製的桌椅,樸素得讓人難以相信,別說趕不上魔界至尊的派頭,連織菫的居處都比這兒氣派三分…說不定魔界尋常人家都華貴些。

圍著一張大圓桌,天帝和大臣吵成一團,居然有仙官敢跳起來質疑天帝的決策,連連拍桌子。若在魔界那兒,不知道腦袋掉幾回了。

瀲灩遊 IV 第六章(四)

穿著金甲的年輕人點頭,「就是說啊,天帝也不怎麼樣啊。煩死了,天天辦不完的事情…真的誰愛當誰去當好啦!」他轉頭看到那些尷尬的天兵還躬著身,「好啦好啦,知道了,還彎腰做啥?呃…平身平身…」

斥候隊長緊張的靠向年輕人,小小聲的報告,他很專注的聽,兩道劍眉越揚越高。

瀲灩很想扯著鄭劾就逃之夭夭,可惜跟天帝出來的幾員大將成包圍之勢,幾乎都是管寧的等級,甚至有高過她的。鄭劾又跟鬥雞一樣,還把她的手甩開。

瀲灩遊 IV 第六章(三)

鄭劾對於法術上的領悟遠遠強過瀲灩,幾乎等於他的本能。才這麼一點時間,他已經掌握了這對怪物飛劍的要訣。

這胡鬧出來的飛劍,攻防皆可,並且可霧化幻變。極細小而模擬狂風更是小菜一碟。以狂風重創無蟲人,還是他從沐恩那兒領會到的。他們路西華一族原本是從大氣聖神艾爾所化,天生就是掌管風的王者。

所以沐恩對付無蟲人的時候,是強橫的用霸道如刃的狂風割碎構成無蟲人的無蟲,從根本徹底破壞。

瀲灩遊 IV 第六章(二)

這禁制輕描淡寫,無形無體,卻逼得鄭劾緊急煞車,還撞在上面惹動陣力,他們倆還打了好幾個滾才穩住,心底不斷的發冷。

禁制衍生成陣型已經別開生面,更糟糕的是快速與雲霧結合,霜冷迷霧,竟然內蘊著殺陣與幻陣。即使度劫已有仙眼,他們倆還是被巧奪天工的幻陣困住了,瞬間像是身在魔界的鏡月湖,應該消逝的無名弋游重凝,翡翠葉片似的神器在她手上漂浮,並且運轉起來。

「這是幻境,幻境。」鄭劾喃喃著,「這只是幻覺,嚇不倒我的…」

瀲灩遊 IV 第六章(一)

第六章 三界共命

強烈的震盪,驚醒了靜修的管寧。她睜開嬌媚的雙眼,遙望新皇城裊裊的煙霧。

雖說新帝都改名為新皇城後,星君軟求硬磨的要她佈下防禦大陣,但末日後,四方天界半燬,各界通道更坍塌得亂七八糟,人人自顧不暇,新皇城佈這防禦大陣該防誰?

雖然她覺得沒必要,但星君開口,她又不好推辭,只好隨便佈個防禦大陣,將就過去算了。雖然她偷工減料,但能撼動這陣的還真只有個位數。

瀲灩遊 IV 第五章(六)

默然片刻,鄭劾不敢相信的輕問,「煉器?現在?」

「不然兩手空空,你想怎麼打出去?」瀲灩的聲音非常無奈。

「妳還老罵我呆呢!」鄭劾嚷起來,「一但煉器曠日費時不說,一開禁制爐不免要大張旗鼓,是掩不住的…才開爐就被圍捕,還煉個屁喔!」

「所以不開禁制爐嘛。」瀲灩默想了一下,把所有的材料找出來,又催著鄭劾開封陣,東湊西湊,勉勉強強湊出兩把飛劍的材料。

瀲灩遊 IV 第五章(五)

沒想到他們居然遭逢了天羅地網。

明明他們倆是小角色,為什麼這麼大費手腳,瀲灩真是納悶不已。

他們不曉得,因為前線吃緊,而四方天界只能各自作戰,無法聯合,恐怕會被各個擊破,天界的氣氛原本就低盪而緊張了,沒想到宿敵還渾水摸魚,直抵新皇城。若不把他們倆抓來審問,真讓魔族摸來,腹背受敵,東方天界非淪陷不可。

卻沒想到只是誤會一場,所以大動干戈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