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I

瀲灩遊 第七章(完)

以撒臉色微變,顧不得冒不冒犯,上前要擒拿這兩個純血少年少女。

他們已經耐心等待五年,但梵諦岡派出來的修士卻無法說服這對孩子。在邪教紛行的歿世,唯有得到純血彌賽亞,才能重振教廷的神威。既然禁咒師拒絕成為救世主,這兩個純血孩子經過教育,還是可以的。

絕對不能讓這對彌賽亞繼續被邪魔污染!

瀲灩遊 第七章(五)

抵達都城五年後的某天早晨。

瀲灩和鄭劾終於將屋頂的大洞補好了。上邪是個念舊的人(呃…聖魔),他堅持屋頂必須用古老的建材修補,在歿世之後,幾乎沒人在賣防水布和普通水泥了,若不是還有開著營造廠的熟客特別為他們製作,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所謂熟能生巧,他們補屋頂的技巧越來越高超,這都要拜瀲灩在圖書館翻到一本差點散頁的古老手冊所賜。

瀲灩遊 第七章(四)

渾沌派看守都城足足五年,鄭劾和瀲灩沒踏出都城一步過。

清泠子氣得暴跳如雷,打死他也不相信,兩個人類小孩這麼耐得住,能夠困居在一個城市連大橋都沒跨過。

只是他千想萬想也沒想到,這對偽少年少女,早在幾千年前就不再限於形式上的旅行。對他們來說,每個日出就是新的旅程開始,再怎麼熟悉的風景也有著細微的不同。

瀲灩遊 第七章(三)

鄭劾這次入定,足足坐滿一個月,對外界無所知也無所聞。

瀲灩幾乎都陪在他身邊看書,只有吃飯時間才出去,每隔幾天還要撢撢他身上的灰塵。

上邪有點擔心,但瀲灩卻打包票沒問題。鄭劾的境界早就超過太多,現在只是回憶複習,慢慢的將修為練回來而已。而且他是因為頓悟而入定,瀲灩自己也知道那種美好明澈的感受,所以她並不煩惱。

瀲灩遊 第七章(二)

他們在都城安頓下來,瀲灩依舊勤苦用功。她記心好,又很喜歡學習新事物。她一直認為,萬法同源,就算是這個時候不懂,記起來往往在別的知識中就有類似的領悟衝擊,原本不懂的就會懂了。

以前在半妖那兒使用電腦,就有知識零碎的苦惱。搜尋引擎和網路雖然方便,但缺乏系統性。她想要系統性的學習,發現還是紙本書最好。

瀲灩遊 第七章(一)

第七章

瀲灩之前曾經救過一個白魔,將他隱匿在後山,費了百餘年的光陰才讓他痊癒。她關於白魔的知識大半由那位名為「燄熾」的白魔所授。

燄熾是與黑魔爭鬥時,重傷之餘,順著一條偶開的通道逃到人界。被一群不分青紅皂白的修道者追殺,是瀲灩出手相救才得以活命。

白魔向來心高氣傲,真正的白魔高手,並不次於神靈,難怪他們會自稱聖魔。燄熾原本拒絕瀲灩的救助,瀲灩提議交換知識,他才勉強接受。但相處了百餘年,燄熾也和瀲灩成了好友。

瀲灩遊 第六章(五)

上邪帶著他們穿越最近的十字路口,進入幻影咖啡廳的領域。

這其實是個龐大的迷陣,和城市的氣息相呼應。當初狐影來這兒當守門人,魔性天女喜歡這位狐仙,特許他在這兒佈下迷陣,開了眾生流連的幻影咖啡廳。但因為人類混雜了眾生血統,偶爾也會有人類迷途進來。

瀲灩第一次看到物靈和妖力結合的迷陣,頗感驚嘆。但更讓她驚嘆的是,這位狐王口中可以托付的「大妖」上邪。

瀲灩遊 第六章(四)

原本瀲灩還有些擔心,是不是搶了黑鐵的事情東窗事發。但傅伍一個字也沒提,連迎上來自稱站長的中年人也沒提,只是一臉高興得快哭出來的將他們迎進去,還馬上派人送上大堆果品甜食,親切的讓人有些難受。

瀲灩覺得,她再不開口,這位站長先生快要跪在地上親吻她的鞋子或地板了。

「請問…」她小心翼翼的開口,「站長先生找我們要問什麼話呢?」

瀲灩遊 第六章(三)

他們倆看著清泠子被迫著跳橋逃生,臉孔都發青。

既沒有陣法,也不是什麼禁制。不過是物靈的意志,就可以讓個魔頭幾乎精神崩潰。要知道那魔頭修為實在不壞,他們倆全盛期當然可以輕鬆掠倒,但清泠子想逃,他們也未必真的拿得下。

在他們那邊,也算中上水準。而物靈尚未蛻變,不到靈族的地步,卻威厲兇猛到這步田地。

瀲灩遊 第六章(二)

原本瀲灩打算能逃多遠逃多遠,留下一些氣息讓宋臣風去追蹤就好,沒想到鄭劾幾乎成精的腳踏車這麼行,她也就這麼帶著大批高手逛大街。

這麼多御劍飛行的高手不可能不引人注意,她在這一年學了頗多,知道修煉者沒鬧出大亂子是因為紅十字會。她對紅十字會的人印象很深刻,聖先生之前就是紅十字會的人,那個黑鐵法寶也是紅十字會的東西。

若紅十字會真的在維持秩序,絕對不會放任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