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III

瀲灩遊III 第四章(一)

第四章 眾生的烏托邦

那位口氣兇狠,缺乏禮貌的拉米亞上尉,卻繃緊臉分配隊伍,安撫災民和追蹤無蟲群的行動。等確定無蟲群遠遁,紅十字會的救災部隊及將來接手,這才「押解」瀲灩和鄭劾上路。

龍少年依皮立亞少尉自願載他們,所謂的「押解」就是讓他載著走。

瀲灩遊III 第三章(二)

「垃圾蟲怎能困住你?」她轉頭問鄭劾。

「妳仔細看小姐,」鄭劾沒好氣,「妳看仔細點。」

她看著防護結界外炸爛的無蟲人,立刻分解成單位極小的蟲子,然後迅速匯集重組成一個完好無缺的無蟲人,繼續勇猛的進攻。

瀲灩傻眼了。

瀲灩遊III 第三章(一)

第三章 起奏

在病床上撲了個空,鄭劾真的嚇了一大跳。他在居處衝來衝去,抬頭一看,發現瀲灩居然爬到一樓高左右的岩壁上,搖搖晃晃的試圖站穩。

「妳在幹什麼啊?!」他抱頭叫了起來。

瀲灩遊III 第二章(三)

唯有砂礫。

深淵沈眠之處,唯有無盡砂礫所堆積的沙漠。籠罩在永恆長夜的寒冷沙漠,連風都沒有。

沒想到,真沒想到。沒想到距離這麼遙遠的荒涼中,還會聽到白魔的語言,還有人知道她是鮫人…

曾經是鮫人。

瀲灩遊III 第二章(二)

瀲灩遊III 第二章(二)

龐大法陣運轉,靈氣轟然狂暴,挾帶著閃爍雷光。

他們倆牽著手,站在冰冷泉水中,漸漸失去所有知覺。霹靂巨響後,完全的黑暗降臨。

事實上,並沒有「絕對黑暗」這種事情。在怎麼深沈的深淵也會有微弱到幾乎沒有的光,就像再怎麼強烈的光源也無法泯滅所有的黑暗。

但「祂」就是降臨了。

瀲灩遊III 第二章(一)

第二章 凝望

懷著一種冰冷的淒慘,好幾天,他們倆都處於一種低氣壓之下。

這天瀲灩煮好了雜燴湯,卻沒看到鄭劾。她走出洞府,凝神遠望,看到在最高的那棵樹上,鄭劾一動也不動的看著,方向應該是鄰近的鄉鎮。

瀲灩遊III 第一章(三)

的確,和泰逢比起來,此界創世者有太多干預的痕跡…甚至是暴虐的對待此界生靈。

在這種殘虐的影響下,此界文明的發展顯得特別乖戾,充滿毀滅的氣味。「神明」的面貌一直都很殘酷,甚至有噬神分食神體這樣報復性的初民傳統。

瀲灩遊III 第一章(二)

列姑射島臨別前的巨變,在他們心底留下深刻的傷口。他們逃難到此隱居,卻絕對不想再帶來任何災難。

所以他們裝聾作啞,不想跟任何人有瓜葛。之前修煉,閉關百年是尋常的事情,不與人來往,似乎不怎麼難。

但他們很快就發現了錯誤。

瀲灩遊III 第一章(一)

第一章 隱居

「查理」和「蘇絲」,事實上就是鄭劾和瀲灩。他們倆惶恐的逃離列姑射之後,不知道何去何從,當初梅麗珊諾給他們的「眼睛」,意外的讓他們有個家。

梅麗珊諾的遺物除了存藏著她的記憶,事實上,也是個開啟舊居的鑰匙。追尋著梅麗珊諾的記憶,他們來到盧瓦爾河谷區,在層層古老封印中找到後來被稱為「維維爾」的、古聖神侍女的隱居地,渴泉。

瀲灩遊III 楔子

楔子 在幽深的森林之中

盧瓦爾的假日市集,一直很熱鬧。

這個位於舊法國中部,坐擁河谷大川和茂盛森林的內陸城市,意外的在疫變中受災極微。盧瓦爾人自言,該地原是許多妖精和童話的發源地,受到精靈的垂愛並不足為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