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族

神族 第六章(四)

「你……」索爾卡的眼睛幾乎突出眼眶,旋即冷笑的抓住恩利斯的頭顱,「愚蠢!你以為我跟凡鬼相同,區區一個娘娘腔的精靈能拿我怎麼樣?!我先殺了你,然後殺掉整個艾景森王國的阿貓阿狗,再將你母親凌辱後捆綁在熔漿中,直到世界末日為止!」

「的確,」恩利斯微微笑著,「但若這樣呢?」

他順手一挑,刺穿了索爾卡的斗篷上的第一個骷髏鈕扣。死神的臉孔呆滯了一下,突然發出絕望而瘋狂的尖叫聲,這可怕的絕叫讓方圓五里內的所有植物都枯死,甚至讓流泉徹底乾涸。

當鈕扣碎裂之後,被拘束的亡靈清醒過來,尖叫著掙脫死神的掌握,像是流星般四散於黑暗中,宛如慘碧的煙火。

神族 第六章(三)

死神飄近了一些,前面依舊擋著無數面無表情、煙霧般半透明的鬼魅。

說不定擁有不滅的魂火是個咀咒?人類擁有可以轉生永不毀滅的靈魂,會不會是另一種形態的永恆地獄?摀著睜不開的眼睛,極翠看著那群鬼魅,心臟有種微微的刺痛。

他們的靈魂被死神拘束了,連自己的意志都不會有。

「欸,精靈。」索爾卡開口了,他張開枯瘦的手,抓住眼前最近的一個鬼魅,指頭毫不在乎的掐進鬼魂的腦袋裡。那亡靈依舊木然,眼神卻出現極度痛楚的無聲尖叫。

直接傷害到靈魂本質的無助吶喊。

神族 第六章(二)

老爹依舊笑著,只是他的笑容有些虛無。

「生命本身並無意義,唯有死亡彰顯生命的價值。」老爹又敲了敲旱煙管,「直到死亡降臨,克服了對死亡的恐懼,你才會了解生命真正的存在。」

狐鬼淡淡一笑,狹長的狐眼燦出晶碧的光。「老爹,我記得你說過,廢話和旱煙一樣,總是嫌太多。死了你就改個性嗎?」

「因為不是他說想這些廢話的。」重華掏了掏耳朵,朝著遠處獰笑,「你說是嗎?死神索爾卡?」

冰冷而森然的笑聲在陰暗處低響。一團黑暗中,死神皙白的臉孔和豔紅的唇特別惹眼。他臉上蒙著極大的額當,低垂得幾乎遮住鼻子。只有纖細優美的下巴,和染血似的唇吸引人的目光。

神族 第六章(一)

傳說中的妖魔樹海,漸漸的為他們揭開神祕而詭異的面紗。

這個綿亙在數個國家邊境的廣大古老樹海,面積佔據了慕大陸的五分之一強,成為艾景森王國為主的聯邦和北精靈屬地與南方和西南方幾個王國的自然屏障。或是妖魔(古代戰敗神族),或是妖獸,抑或是亡魂鬼王的棲息所。

這個龐大的妖魔樹海並不像是外面謠傳的那樣,完全是黑暗和墮落的集散地。相反的,妖魔樹海並不在善與惡之間,而超然於善與惡之外。

真正在此主宰的,乃是自然匯聚的元素精靈。有別於外貌與人類接近的北精靈種族,元素精靈通常沒有固定的形態,也沒有固定的善惡,乃是由接觸者的心靈來反映出他們的模樣與善惡。

神族 第五章

第五章

重華突然張開所有的眼睛。

他明明知道,不告而別的極翠已經將他的翡翠眼封印起來,不再動用他的法力,但是極翠的情緒波動到一個程度,他還是能藉著翡翠眼感受到。

那是恐懼。

許久不再做這種無謂掙扎的他,突然吼叫著拉扯黃金桎梏,不管他使了多少翻江倒海的神力,黃金桎梏仍然冰冷的束縛著他的頸子。他的爪子不斷的抓耙自己的脖子,傷口的血如泉湧,送食物下來的花精嚇壞了,衝過來想阻止他。

重華暴吼了一聲:「走開!」那驚人的殺氣居然讓八百年道行的花精暈了過去。

「這樣管什麼事情?」貍鬼冷冷的說,扶起暈厥的花精,「往日高高在上的夜神,現在只是隻困獸。」

「你說什麼?」失去理智的重華抓狂,「等我解開了這個桎梏,第一個就殺你!」

神族 第四章

第四章

母親的死讓她不能接受。極翠抱著冷冰冰的歌姬,茫然的坐著,完全無法思考。

「花精。」她望著跪在地上哭泣的花精,「妳……妳為什麼……」她的怒氣漸漸高昇、高昇,極度的悲痛需要轉移,她握緊了劍,覺得怒火快要將她的理智掩滅了。

為什麼妳在我母親身邊,還讓她這樣死去?妳……妳……

花精不住的搖頭,滿臉都是芳香的淚,「我不知道!我只是……只是來不及攔住那個亡靈!但是那個亡靈只出現了一下下呀!我明明驅趕了他、把他趕跑了呀!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夫人,不要嚇我,快醒醒啊!妳為什麼拋下小花……妳不是說妳喜歡我的陪伴嗎?」花精聲嘶力竭的哭號著,不斷搖著冰冷的歌姬夫人。

極翠的怒氣慢慢冷卻下來,呆呆的注視著花精流著碧青的精氣的十指。母親的嘴邊都是花精將自己精氣灌入的慘綠。

神族 第三章

第三章

興致勃勃的花精做了許多華服,有歌后的指導,花精的手藝可以說天下獨步了。但是面對這麼多美麗而華貴的衣服,極翠卻皺緊了眉。

在艱困的戰鬥裡頭打滾過來,這些華服真的是累贅中的累贅。有的充滿飄帶,有的裙裾委地兩尺之長。上馬不便也就罷了,恐怕對戰時都可能被自己的薄紗披風扼死。

坦白講,沒有半點實用性。

選了半天,她還是決定穿那件最樸實的白洋裝。

看她選來選去,居然選了一點花樣裝飾都沒有的衣服,花精的臉垮了下來,「我的小姐,我做了這麼多衣服,你就挑那件家居服?」她沮喪的幾乎凋謝,「?我求求妳好不好?那套繡小藍花的也很不錯啊!同樣也是白底的…」

神族 第二章

第二章

極翠花了幾天把洞窟打掃好,重華發現自己越來越期待極翠的到來,期待的不是她的食物或歌聲,而是她那小臉上盈盈的笑。

她像隻忙碌的松鼠,不斷的把東西搬進黑暗的洞窟。怕他太暗心情不好,花了很大的力氣弄了好幾個油缸,點著芳香的酥合油。還設法弄了個小小的灶,可以燒熱水幫他洗澡。

「不用這樣。」雖然翡翠眼讓她不用太費力,但是操控魔法對於她這樣的小女孩,還是非常耗神的,「我給妳翡翠眼不是為了…」

「是我喜歡的!」她孩子氣的叫,「我知道你很愛乾淨。只是沒辦法洗澡呀…」她試過要弄斷黃金鐐銬,結果被震昏過去,額頭還包著紗布。「我不累的,一點都不!」

小心的等水涼了些,她細心的幫他擦拭身體。「我自己來。」他嘆了口氣,「把水桶挪過來點。」

看她盯著自己笑咪咪的,拿她無可奈何,「小姑娘,我要淨身。妳盯著我幹什麼?妳不知道不能盯著男人的身體看嗎?」

神族 第一章

神族.第一章

她坐在地上,玩著母親的梭子。

母親仍然熟練的操作著織布機,軋軋的織著令人迷醉的景象。素手穿梭編織了多少歲月。沒有笑容的艷容卻這樣的溫柔慈悲。

「極翠,」母親常常這樣撫摸著她的臉龐,「如果可以,真想帶妳回去家鄉看一看。沁涼的冷冽中,月亮光潔的素顏。我們在天湖獻歌──那是巫女的職責…真想帶妳去看看…」

母親卻只能待在安靜華麗的宮殿內,將家鄉的景物,編織進一疋疋的絲緞裡。

今天母親沒有抱著她,只是心事重重的趕工。曾經是巫女的母親,早上起來就意外的心神不寧,只是不斷的編織,像是趕著什麼一樣。

極翠仍然是耐心的坐在地上,正在繡一隻小馬。早餐還沒有吃,她也很餓。但是她十二歲了,已經是少女。她知道國王憎恨母親和她,將她們囚禁在華美的歌殿,缺衣少食,現在如果為了肚子餓哭鬧的話,母親會難受。

神族 楔子

神族序章–給母神的奏章

「踏縹緲之宇海兮,足跡蹣跚。
回首前塵兮,淚落闌干。
棄彼世兮,哀欲斷腸。
星兮星兮,感我之極傷。
嘆時光潺潺,莫之能忘。
唯故憶兮,與生俱長。」

吟遊詩人吟唱著歌,歌聲這樣皎潔明亮,像是初昇的朝陽一般。破舊嘈雜的小酒店突然安靜下來,連醉得最厲害的人都停下吵鬧,通通豎起耳朵,靜靜的聽。

「小夥子,唱得不錯呀。」酒店老闆娘重重的頓下滿滿的麥酒,「我開酒店這麼多年,還沒聽過這麼好聽的歌呢。這是什麼歌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