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坑)

小三 之十二

沈於聲勉強撐起些,臉孔更蒼白,「…沒事。只是…我若很集中精神,可以短時間內不受失明的妨礙。」苦笑著倚著手杖搖搖晃晃的站起來,「就是有點副作用。」

岳霏還在消化他的意思,看他站不穩,忙著扶住他,費力的拖到沙發上。只是幾步路而已,沈於聲的額頭已經冒出細細的汗珠。

那種奇怪冰冷的氣氛…可以讓他暫時的「看」到是嗎?真武俠小說啊。「你…你好好的…」岳霏結結巴巴的說,看他這樣虛弱難受,她心底更難受,「幹嘛、幹嘛用這種『武功』…」

小三 之十一

岳行宸的心情很不好。

自從他老媽把那個狐狸精的女兒帶回來以後,他的心情就非常非常的差,不知道他老媽到底是哪根筋不對勁了。

他的童年,一直都在一種莫名的低氣壓中渡過。直到八歲才知道真相。那個該死的狐狸精居然有種把女兒帶上門,他那發神經的老爸居然敢哀求他老媽收養。

小三 之十

原本有沈於聲管著,岳太太和岳霏不會這麼快熟起來。沈於聲很了解這些富家太太,不免想偏了。就算不存壞心,也是當個小玩意兒寵一陣子,沒興趣就丟開,將來岳霏徒然傷心。

是覺得岳霏的交際圈實在太窄,難得有人能相偕喝茶吃飯,還費心派人去調查一遍岳太太的心性來歷,才勉強點頭,但只准岳霏一個月出門兩次,多都不給她去。也不准她收太貴的禮物。

小三 之九

成為男女朋友,但他們的相處模式沒有太大的改變。沈於聲最大的福利就是…可以摟岳霏的腰,只是向上或向下發展都是想都不要想。

他暗暗歎口氣。連要吃女朋友豆腐都得趁練太極拳的時候,情何以堪。

但教了一個月,他悚然以驚,拿不穩要不要教更深的課程。

小三 之八

寫在前面;

有些部份很科幻,事實上也沒這回事。小說麼,大家不要跟我太計較當中的不合理。純屬虛構,如有雷同,概不退換…我是說概不負責。


星期天,他們外出吃早飯,有家中式早餐店乾淨清爽,她和沈於聲都喜歡那家的牛肉捲餅。都不怎麼喜歡吃肉的兩個人獨獨對之情有獨鍾。只是一個人吃太多,兩個人分剛剛好。

散步時,沈於聲牽著她的手,一手拿著盲人杖。

小三 之七

沈於聲還在睡覺。

他這個「廣寒宮」(每次這樣講沈於聲都能準確的拍她一下)沒有阻斷的隔間,他的床就在毛玻璃屏風後面,遠遠的就可以看到他的睡顏。

她不敢多看,雖然挺賞心悅目的。但她是來作早餐的,不是來偷窺的。

小三 之六

該說她單純呢?還是聰慧?沈於聲有些好笑的想。

本來是不相信她失憶那種老掉牙的鬼話…不過她有名有姓有身分證字號…這傻孩子隨便套就報出自己身分證字號,年過三十還這樣沒有戒心。

要調查個病歷根本是小事,只是詫異她居然坦蕩的說了實話。

小三 之五

壓力,充滿壓力!

每天被沈於聲叫起床雖然痛苦,但不是壓力的來源。沈於聲雖然眼睛看不見,廚藝倒是令人驚訝…瞧那完美的荷包蛋和微焦裡嫩的火腿就知道了,也不是壓力的來源。

就算偶爾換她煮中式早飯,對灰姑娘來說只是牛刀小試,完全不是問題。

小三 之四

「聽起來,妳摔了。」他目光有些渙散的看著這方向,「要我扶妳嗎?」

「不、不用!」岳霏漲紅了臉爬起來,「為、為什麼啊?」

「因為我在妳面前,可以當個自在的瞎子。」沈於聲表情柔和下來,「我喜歡妳的沒良心。」

小三 之三

很快的,她就覺得自己實在太神經過敏。

從那天以後,沈於聲既沒有打電話給她,也沒出現在公園。她暗暗的鬆口氣,雖然有點微妙的愴然若失。不過她如此銅牆鐵壁的內在少女,當然會用更堅決兇猛的態度杜絕自己的「胡思亂想」,三四天就完全拋去,舒服的享用她每天的咖啡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