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變灰姑娘 第九章

第九章

某國的國安總部。

一對穿了長大衣的俊男美女走了進來,雖然是東方人,但是這棟大樓出入的特務奇奇怪怪,警衛揮手要求他們通過偵測器。

警鈴響了起來,警衛有點不耐煩。這些特務真的很沒常識,老是身上要帶些奇怪的道具弄得警鈴大響才甘願。

【Google★廣告贊助】

「你們的上司沒有說過嗎?任何金屬製品包括鈕扣都不能夠…」警衛戳了戳俊男的胸口,這東方人真讓人不順眼,居然比他還高,還長得這麼俊俏,臉上還掛著人畜無害的無辜笑容。

他乖乖的一掠大衣,警衛目瞪口呆的望著他大衣底下披披掛掛的槍枝。

「晚安。」他友善的打招呼,一槍將警衛轟得老遠。

其他人還來不及反應,已經讓那個嬌小的女性開槍轟得走避不及。

「防彈衣要厚一點。」東方女孩露出慧黠的笑容,「我可以介紹你們比較好的廠商。」

他們躍過被轟得亂七八糟的櫃台,一路殺上去。兩個人搭配得宛如呼吸一般,槍林彈雨中,互相掩護和誘敵。

當支援的兵力徒勞無功的掃射堅固的柱子時,他們甚至還有時間接電話。「興辰?我在出公差呀。媽怎麼了?車禍?」日朗緊張起來,想要往下問時,楚楚一把搶去電話。

「媽怎麼樣了?要不要緊?擦傷?喂,別鬧了,車禍是很嚴重的!」她射出銀針,將摸過來的特種部隊射個正著,掩著手機,很好心的提醒,「大哥,你別把銀針拔出來,拔出來會死的。大家都是領薪水的,別這樣拼命好嗎?謝謝…」

那個隊員驚恐的扶著插在脖子上的銀針,動也不敢動。楚楚囑咐了半天才收線。看他呆呆的杵著,有點於心不忍,「這個可以報重大勞工傷害啦。你趕緊昏過去啊。」

「我…我緊張到昏不過去。」隊員老實的回答,這隻銀針是怎樣?貫穿了他的頸子欸!

日朗看不過去,賞了他一肘,翻白眼前,那個隊員口齒不清的說,「謝謝…」然後很安心的昏過去。

「媽怎樣了?」日朗很關心,一面等對方把子彈射完。

「興辰說,媽讓腳踏車撞了,我叫他帶媽媽去檢查一下,真是的…搞不好是腦震盪…」

「那不能慢慢來了。」日朗皺眉。

「是啊,動作得快一點了。」楚楚重新上了彈匣。

他們一出現,開始火力威嚇,那股氣勢嚇得眾人抱頭鼠竄。有個滿臉是血的隊員呆呆的望著拿槍指著他的楚楚,趴在地上,不知道該不該扣板機。

楚楚對他使眼色,「快昏倒啊。」她小小聲的說,「領薪水的還這麼不識時務。」

他趕緊眼睛一閉,反正滿廳人都讓他們掃了,他還可以報因公受傷,保得一條小命在要緊。

日朗和楚楚很安然的上了電梯。

「視網膜辨識。」楚楚聳了聳肩。

日朗把眼睛湊過去,「所以說,太相信電腦實在不好。」他指了指特殊的隱形眼鏡,「要騙笨笨的電腦是很容易的。」

「這次大概全體生還。」楚楚很欣慰樓下那群笨蛋都活著。

「防彈衣是幹嘛用的?大家都是領薪水的,不用那麼拼命嘛。」日朗還是一臉無辜的笑。

殺到「客戶」面前,那個被拘禁的男人差點口吐白沫。

為什麼他這麼倒楣?偏偏讓最暴力最誇張的「王子和公主」護駕?他哀叫起來,「你們工作室沒人了嗎?!」

「安得森先生,不好意思,剛好我們夫妻有空。」楚楚和日朗一人架一邊將他扶起來,很愉快的說,「走了!」

「不!不要這樣!我不要跳傘!」他聽說過「王子和公主」的恐怖事蹟,硬架著客戶高樓跳傘逃生,「我們不能用安全一點的方法嗎?譬如說直升機之類的~」

「我們工作室有改進了,這次保證是直升機。」日朗笑得很燦爛。

楚楚也笑得很嫵媚,「對呀,的確是直升機唷。」她快速的在玻璃上貼了幾個塑膠炸彈,把整個落地窗炸個粉碎。

窗外的確有直升機在盤旋…但是老天,這是三十樓!

「相信我們,我們工作室真的有改進了。」日朗拍胸口保證,「跳過去就可以了。」

「跳、跳過去!?」安得森先生面色如土,「不不不,你們不能這樣對待我~啊啊啊啊~」

王子和公主不由分說,一人抓一邊,架著他硬跳出窗外,安得森先生發出淒慘的叫聲,猛然往上一提,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對玩命夫妻已經上了安全繩,直升機盤旋著飛上天際。

他們有安全繩,安得森可沒有啊!他發出瀕臨死亡的慘叫,「放我下來~我寧願被抓去判刑也不要逃了!救命啊~」

直升機飛向夕陽,帶著陣陣慘絕人寰的呼喊。

安頓好了安得森先生,楚楚抓抓頭,「他沒事吧?」

「我想沒事吧。」日朗摸摸下巴,「不過醫生說他受驚過度,需要一段時間的心理治療。」

「真是太脆弱了。」楚楚語重心長的說。

「我也這麼覺得。」日朗同意的點點頭。

說到這個楚楚就感慨萬千,自從讓日朗「親自指導」以後,她早就鍛鍊成泰山崩於前面不改色的能力了。

所以說,這些客戶應該來讓日朗教導一下…

「收工了,回家吧。」日朗提起行李。

「又要搭戰鬥機嗎?耳朵會不舒服欸。」楚楚抱怨了。

「沒辦法,趕時間啊。」日朗也發牢騷,「當飛行員對生殖能力有影響欸。」

楚楚紅著臉給了他一拳。

他們結婚已經五年了。本來只是來美國受訓,不知道怎麼搞的,一個案子接過一個,接到最後兩個人的心都玩野了,乾脆把台灣的事業丟給紹璽和興辰。

這種精彩刺激的生活過久了,要回到平淡的生活,實在有點困難。但是工作室的名譽被他們毀得差不多了,每次接受委託,委託人都會千交代萬交代,千萬不要讓代號「王子與公主」這對暴力夫妻護駕。除非是萬不得已,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才會含淚慘叫著跟他們逃命。

不過他們的完成率是百分之百的。爺爺雖然對他們很搖頭,但是接到困難的案子,託無可託,也只能勸委託人看開些。

幾乎每個委託人都想暗殺這對夫妻,逃出生天還得看很多年的心理大夫。畢竟心靈的創傷太大,不是每個人都有可以玩命的心臟。

這對夫妻的惡行太多了,真是黑白兩道看到就躲,全世界可以橫著走了。但是世界再大,哪有自己的家好?

們兩個都戀家,就算全世界跑透透,還是渴望回到那個半山腰的,有著溫柔笑容的家人身邊。

滿身疲憊的提著行李回到家中,楚楚歡呼一聲,衝進林夫人的懷裡。興辰在旁邊嘀咕,「我還以為家裡有個正常人了。」

「興辰哥,有你就好了。」楚楚馬馬虎虎的跟他打招呼。

「都是日朗帶壞了妳。」興辰惡狠狠的瞪日朗一眼。

日朗掛起無辜的笑容,笑著搭上這位比親人還親的兄弟肩膀。

真的回家了。一家和樂的談談笑笑,平凡的生活,真的比較好。日落以後,紹璽帶著新婚妻子回來,那位笑起來朦朧的芳魂,小腹已經微微突起了。

楚楚驚駭又好奇的摸了又摸,她沒想到…孩子真的會在媽媽的肚子裡慢慢成長。

當天晚上,不知道為什麼,楚楚一直睜著眼睛,若有所思的望著天花板。

「太累?睡不著?」日朗體貼的翻身,「要不要幫妳按摩一下?」

「我不累…日朗,別這樣摸我,怪癢的…」結婚這麼多年,她還是觸癢不禁,「唔,我只是在想,他們剛結婚才幾個月,為什麼就有寶寶了啊?」

「…妳想知道嗎?」日朗的手開始不規矩的伸進她的睡衣,撫摸她光滑細緻的大腿。

「你知道?」楚楚張大眼睛,她都二十二歲了,有些時候還跟剛見面時一樣天真,「你為什麼知道?你瞞著我什麼啊?」

「嗯,我知道…」日朗一面吻她,一面把床頭的那盒保險套扔進垃圾桶,「幾個月後我們就會有寶寶了啊…」

寶寶什麼時候來,你怎麼會知道的?

楚楚頭頂滿是問號,日朗忍住笑,「我又想『接吻』了。」

「喂!你這個奇怪的嗜好為什麼改不了?!不要啦~喂!」

在她顫抖的嬌呼中,日朗燦爛的笑笑,「我想我們得在家裡待個幾年了。」

「為什麼?」楚楚張開朦朧的眼睛,呆呆的問。

「因為沒有寶寶妳不可以下床啊…」日朗壓住她的雙手,笑得很迷人…也有點毛骨悚然。

不會吧?雖然是自己丈夫,不知道為什麼看他笑得越迷人,越覺得發冷。「…你不是認真的吧?」

「妳說呢?親愛的楚楚?」日朗壓在她身上,很威脅性的舔吻她的耳朵。

這馬上勾起楚楚魔鬼訓練的惡夢,她這個外表無害溫文的丈夫,可是有鋼鐵般的意志啊。

「不不不,這樣會死人的!救命啊~」楚楚慘叫了起來。

(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