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變灰姑娘 第二章

第二章

時間是五點五十五分,很完美。她真的愛死捷運了,能夠讓她的時間控制達到絕對完美的境界。

這個時候,楚楚已經用舞台妝徹底的改頭換面,穿上暗繡的美麗白洋裝,足登半高跟斜帶淑女鞋,靜靜的在停車場等著。

清秀中帶著一點清純的冶艷,她抱著厚厚的詩集,開始了她的「打工」。

【Google★廣告贊助】

等電梯丁的一聲輕響,她拿起夜視望遠鏡,確定是她的目標。她的唇間,漾起了一絲惡作劇的甜笑。悄悄的把小巧的望遠鏡放進小提包裡,調整呼吸,閉上眼睛…

再睜開時,她就是動人的高貴少女,帶著一點點憂鬱。

足音慢慢的接近,慢慢的接近…就是這個時候!

她走上前,非常精準的讓「目標」撞到她,非常溫柔有教養的輕呼了一聲,手上的詩集非常「剛好」的掉了下來。

「小姐抱歉,我沒看到妳…」林紹璽撿起她的詩集,抬頭看到了她,呀…是怎樣清麗又嬌嫩的女孩子!這個年代的女孩,都不太會臉紅了…但是她居然臉紅得這樣好看,像是兩抹朝霞飛入了雪白的雲中!

「謝謝…是我心不在焉…」楚楚將臉一別,怯怯的想接過了詩集,「抱歉…」

紹璽卻不把詩集還她,「妳的名字?妳叫什麼名字?」天啊,不能錯過她!

這位高貴美麗的少女卻像是受了驚,害怕的退了兩步,輕盈的往後跑。

「等等!我不知道妳的名字!」發呆了好一會兒,林紹璽氣急敗壞的喊,剛好有同事下樓,他嚷著,「幫我攔下那位小姐!我不是壞人,我只是想要知道妳的名字~」

讓你抓到還有戲唱嗎?她躲入兩台轎車的中間,拉起早就準備好的黑披風,整個隱遁在陰影中。

等騷動過去,她唇間隱隱含笑。六點零五分,搞定。再十五分鐘她就可以回到家裡,繼續扮演她的小可憐。

輕快的挽起披風,她得趕在目標回停車場找人前離開這裡。冷不防卻被人抓住了手臂,慘了,難道她失手了?

「是妳?妳是那個穿著吉翁鞋的女孩?」日朗不可置信的看著她,又望著她的淑女鞋,「我不敢相信!妳有兩雙吉翁鞋?!」

…又是那個瘋子!今天是怎樣?她是什麼霉星當頭?停車場的燈光照得她臉孔發白。

「我不認識你,請你放手。」冷靜下來,冷靜下來…她已經徹底改變自己容貌了,這個人不可能看得出來的。

「別裝了。妳臉上塗這些五顏六色幹嘛?」日朗呆呆的看著她,「妳在演話劇嗎?」

該死,電梯又響了,恐怕目標要回來了…她用力往反方向扳住瘋子的大拇指,逼他放開自己,俐落的迴旋踢在他的白襯衫上面留下一個完整的腳印,然後…

溜!

「喂!我只是想問妳吉翁在哪裡~」日朗氣急敗壞的想追上去,卻被紹璽一把抓住,「哥,你看到她了?那個白衣少女嗎?她在哪?」

「什麼白衣少女?我沒看到!」他想甩開死黏不放的弟弟,該死,她跑了!

「事關你弟弟的終身幸福,你別跟我打馬虎眼!」紹璽怒吼著。

日朗翻了翻白眼,關於這個處處留情的弟弟,他已經放棄了教化的重責大任了。紹璽的終身幸福未免太多。「你要找的人穿什麼鞋?」

「…看到她的臉,誰會去注意她的鞋子?!」紹璽快被這鞋癡哥哥氣瘋了。

「你不描述她的鞋子,我怎麼知道怎麼幫你找人?」日朗又翻了一次白眼。

「…算了,求你這個鞋瘋子不如我自己找!守衛!守衛!你們有沒有看到一個白衣少女…」紹璽揮著詩集,對著守衛吼叫著。

日朗也不想理他,低頭看著自己的白襯衫。沒錯…這特殊的紋路,這就是吉翁鞋才會用的鞋底!

一個女孩子罷了,居然擁有兩雙吉翁鞋!就算是英國女王,也不過有兩雙而已。當年富可敵國的馬可仕夫人用盡一切辦法,甚至開出無金額支票,都不能動搖這個脾氣古怪的夢幻之匠。

她是誰?她一定認識吉翁!

日朗小心翼翼的護著胸前的鞋印子,筆直的衝上電梯。

看到去而復返的老朋友,興辰看了一眼,不禁有點不安。他的臉色真是難看極了。「喂喂,日朗,你不是有事要先下班嗎?幹嘛一副見鬼的樣子…」跟到總裁辦公室,目瞪口呆的看著日朗脫下了白襯衫,慎重其事的掛起來…然後光著上半身,開始拿出數位相機拍上面的腳印。

「…日朗,你終於發瘋了嗎?」興辰怯怯的問。

他沒好氣的回頭,「你沒眼睛看啊?這可是吉翁鞋的鞋底啊。」

…為什麼那個鞋印會印在他白襯衫的胸口呢?興辰臉色灰敗的離開總裁辦公室,輕輕的關上門,免得打擾老朋友令人難以啟齒的癖好。

日朗根本沒發現老朋友的沮喪,他只是抱著胳臂,細細的沈思。他已經將鞋印照了下來,輸入電腦了。比對的結果,證明他的眼光是正確的。

不行,他一定要找到她。身為一個鞋子收藏家,怎麼可以不拜見這位夢幻之匠?身為鞋癡的熱魂整個萌起來了。

她是C校的學生。他腦海突然出現一線光亮。

除非她不上學了,不然一定堵得到她的。他的唇間,漾起了一絲溫柔的笑,讓他的秘書看呆了,卻趕緊低下頭,小聲的念佛。

她很清楚這個外表人畜無害的帥哥老闆是怎麼樣的人。大家都會被他那無辜的笑容騙得頭昏腦脹,呆呆的跟著傻笑,然後傻呼呼的什麼都說好,等發現已經簽下不平等條約時,只能搥胸頓足的徒乎負負。

上一個讓他這麼笑的人,墳上的草已經長得快比她高了…

老闆,不關我的事情…你這次想整誰,去找那個人就好了,絕對絕對跟她沒關係…南無南無…

***

楚楚覺得一陣惡寒。她趕緊東張西望,發現既沒有聽見繼母的腳步聲,也沒聽到異母妹妹尖銳憤怒的嚷叫。

一切安安靜靜,什麼都沒有。

但為啥她會感到一股恐怖的惡寒呢?

她小心翼翼的打開房門,透過樓梯欄杆朝下望…爸爸摟著繼母,兩個妹妹繞膝而坐,菲佣正在送上餐後水果…一派和樂融融景象,很好很好。

悄悄的把門關上,順便繫個小鈴鐺,她小心的打開橡木地板鬆脫的一角,把可能會被發現的衣服鞋子整齊的擺進去。裡頭還有一本存摺,她打開來看了看,心滿意足的。

一切都很順利…等她上了大學,就可以理直氣壯的搬出去。只要成年,誰也管不著她啦!她再也不用管樓下那群不是家人的家人,也不用怕餓死啦。

現在要逃走當然可以,但是…她還不到法定成年的年紀。她的父母可能不在乎她這個人,但是他們很在乎他們的面子。

反正那麼多年都忍了,也不在乎這一點時間。再說,現在她找到反擊的機會了。

「打工」讓她見識到更廣闊的世界,也讓她更努力的充實自己。她可不是正牌千金小姐呀,她得靠這雙手打破自己不幸的命運,別人有父母當靠山,她的撫養人還附帶一些侮辱和難堪。

說起來,她「打工」打得這麼得心應手,可得感謝楚家的鍛鍊才是。

窗戶傳來畢剝的聲音,她輕笑,將偷偷藏起來的雞肉拿出來。鹽穌雞攤的老闆眼睛都直了,頭一回遇到買鹽穌雞不要炸只要生雞肉的。

打開窗戶,「不是叫你來找我嗎?你一整天野到哪去了?」

撲進窗戶的是一隻小小的獵鷹,輕輕嘶鳴著,扯著她的頭髮。

「我的頭髮不能吃啦。」楚楚搶回自己的頭髮,「來,吃點心。不過我懷疑你吃得下。這附近的麻雀快被你吃光了。」

抗議的鳴叫兩聲,獵鷹開始吃著生雞肉。輕輕撫著獵鷹柔順的羽毛,楚楚的眼光很柔和。

「我這次扮演的角色是,『高貴而憂鬱的美少女』。我研究過目標的所有交往對象喔。他喜歡的人幾乎都是初戀的翻版…很奇怪對不對?大概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吧?戀愛真是很蠢呢…會花大錢報復的有錢人也很蠢。這樣又有什麼好處呢?像我,我就不想報復繼母…花時間又花金錢。」

她聳聳肩,「只要脫離她的管理範圍就好了。其實她也很可憐…最可惡的,大概是我爸爸吧?明明是我爸爸不對,但是大家都把矛頭指向她。她也根本不想收留我…」

沈重的嘆口氣,撫撫獵鷹的背,「我現在不恨她啦,這兩年的工可不是白打的。我看了很多,也想了很多…男人都是不可信賴的壞蛋,自己犯的錯誤,卻只會躲在女人背後讓女人去承擔。」

千奇百怪的案子讓她開拓了眼界,看遍了愛恨。她從矇懂憤怒,到了解而憐憫,也走了很長一段路程。

但是她了解了一件事情。愛情,是不可靠的廢物。她蒙蔽了女性的清明,縱容了男人的懦弱。

「我才不會去愛上任何男人。」她撇撇嘴,「這次的案子,我會教會那王八蛋一點事情。不要以為愛情有什麼偉大的,不要以為隨便敲開一個人的心房,就可以隨便掠奪一空然後拍拍手就走。我也要他嚐嚐這種痛苦。」

獵鷹像是附和的鳴叫兩聲。

***

紹璽突然覺得一陣惡寒。

他左右張望了一下,發現一切如常。他那鞋癡哥哥正在安靜的吃飯,一面盯著兩張都有鞋印的照片發呆,那個逢晚飯必到的朱興辰正在殷勤的幫媽媽夾菜,好像他才是主人似的。

而他,可憐的、相思欲狂的看著佳人留下來的詩集,正在茶飯不思中。

「怎麼了?紹璽?你氣色不太好?」芳齡四十二歲的林夫人溫柔的望過來,她天生的娃娃臉讓她看起來像是二十出頭,挽著兒子出門常常被誤認是紹璽或日朗的女朋友。纖細窈窕的身材惹得路上的登徒子萬分垂涎,出一趟門可以收到幾十張電話號碼和名片。

「媽…我遇到我的『真命天女』,但是她消失在茫茫人海了…」繼承母親所有美貌的紹璽,憂鬱起來,真是致命的吸引力,「只留下這本詩集證明她的存在。」

「你的『真命天女』真多。」日朗嘀咕著。

「這次是真的!」紹璽告狀起來,「媽,你看他!他自己不懂愛情,就只會污蔑我!」

「我是實話實說。」日朗很不給面子,「你的上任、上上任、上上上任也都說是你的『真命天女』,結果還不是一兩個月就甩了人家?」

「你又不懂愛情!你也只會愛那堆鞋子!你這可恥的戀鞋狂!」紹璽很沒形象的大吼。

「我最少不會讓女人來家裡哭著要自焚。而且我對鞋子可不會始亂終棄。」日朗冷冷的回答。

一言不和,兩個人幾乎要翻桌打大出手了。興辰勸了這個被推了一把,勸了那個被甩到一邊。

只見林夫人露出天真無邪的美麗笑容,「今天的布丁很好吃,我們上甜點好嗎?」

啊啊~這光亮的笑容幾乎讓人張不開眼睛…這是天使才有的笑容啊~

抵抗力比較輕的興辰幾乎要跪下來感謝天使降臨人世,就算看了幾十年的兩兄弟也有點招架不住,突然覺得吵架很蠢,默默的坐下來吃甜點。

「大家都快樂吃甜點,真是太好了。」林夫人的笑容…真的可以淨化所有的紛爭啊~

興辰幾乎要感動落淚了。

等兩兄弟都各回房生悶氣的時候,興辰默默的陪林夫人喝茶。

「…林伯母,妳明明是這樣完美的人…」他沮喪的問,「為什麼妳的孩子們卻…卻和別人不一樣?」一個是鞋癡,一個是花癡。就不能像林夫人一點嗎?

林夫人輕輕的啊了一聲,「興辰,真是辛苦你了。這些年都靠你幫他們兩個…真是傷腦筋的孩子…」她扶著臉頰嘆口氣,「大概都像他們爸爸吧。」

想到過世已久的丈夫,她臉上還有少女的紅暈和感傷,「他們爸爸也是這樣的…對什麼有興趣就是這樣一頭撞進去,什麼都不管不顧的。要不是你幫他們的話,這兩個傷腦筋的孩子不知道該怎麼辦…」

被她祈求的眼光看得火燒頰的興辰結巴了起來,「林林林伯母…這是我…這是我該做的…我我我…我會永遠守護他們倆的…」

「興辰…你真是好孩子。」她漾出甜美又聖潔的微笑。

啊啊啊~我是血肉之軀的凡人,抵擋不住天使的微笑啊啊啊~

明明知道回家他得冰敷刺激過度的鼻子,但是他…他捨不得這樣美麗的折磨啊~

「妳放心,林伯母。」他用力按住鼻子,「我會把他們兩個當成自己的孩子…不不不,當成自己的兄弟照顧的。」

「那真是太好了。」她笑得像是頭上有光圈,背後有潔白柔順的翅膀一樣。

嗚…不行了…「林伯母,我去洗手間一下…」倉皇的衝到洗手間,幸好鼻血才剛冒出來,沒弄髒衣服。

他的鼻黏膜真的很脆弱呀。

「你又對著我媽噴鼻血了?」冷冷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把興辰嚇得差點一頭栽進洗手台。

「我我我…」他用鼻塞的聲音吼著,「我才沒有對著林伯母噴鼻血!我只是…只是吃了太燥熱的食物了,而且天氣熱,火氣大啊…」

日朗是滿想戳破他冬天照噴不誤的鼻血,但是看他這個正經的好友這樣困窘,決定放他一馬,「…我媽如果有喜歡的人,我是不排斥她再嫁的。」

「不行!」他又激動的流鼻血了,「你當人家什麼兒子?!你要阻止啊!怎麼可以讓林伯母去嫁不三不四的下流男人?不行!絕對不行!」

…他怎麼不知道老朋友會笨到這種地步?愛情果然會搞壞一個人的腦子。「哪,冰袋。」他很好心的遞給興辰,「你若弄髒衣服,我媽會擔心的。等你不激動的時候再出來吧。」

他搔搔腦袋,瞥見正在看熱鬧的紹璽,「喂,別看了。」

「他又噴鼻血了喔?」紹璽不可思議的搖搖頭,「他愛老媽幾年了?我的老天…他的造血功能一定很好,從青春期噴到二十六歲…你會反對嗎?」

「反對老媽再婚?為什麼?」日朗奇怪的看他一眼,「她快樂就好,你反對?」

「愛情是世界最美麗的感情。」紹璽雙手交握在胸前,「我深深的愛著媽媽,當然希望她也受愛情甜美、激烈、溫柔、遼闊的滋潤。我怎麼可能限制我最愛的家人去享受這種美好?我深切的希望她永遠幸福快樂的被愛與愛人…」

「好好好。」日朗敷衍的點頭,「你經念完了沒有?經念完了我要跟你討論一下這期的營業目標…最近我們終於代理到義大利品牌的鞋子了,我要給你看一下新的鞋款…」

「除了鞋你就不能塞點別的?」紹璽對著他揮拳。

「除了愛情你就不能想點別的?」日朗對他怒目。

兩兄弟一面吵架,一面去敲洗手間的門,日朗喊著,「興辰,你到底要冷卻到什麼時候?滾出來討論我們下一期的營業目標!」

聽著熱熱鬧鬧的吵架聲,林夫人在客廳享受她的花草茶,「真是一群精力充沛的好孩子呀。」

她的微笑,仍然像是天使一樣皎潔美麗。

***

楚楚在打呵欠。

昨天她研究案子研究的太晚了,等她發現花了太多時間,匆匆忙忙的寫功課到三更半夜,結果睡得太晚,來不及做早餐。幸好爸爸回來了,所以繼母把冷嘲熱諷和惡毒的責罵忍在喉嚨裡,只是頻頻瞪著瞌睡兮兮的楚楚。

別瞪了,楚夫人。她在心裡嘆息,菲佣的手藝沒有很差好不好?她也只是不會做那份複雜到可比化學實驗的精力湯,也不會把稀飯煮到沒有飯粒而已。

不是每個人都像妳的繼女這麼賢慧的。

她很明白等爸爸出遠門的時候,她就有苦頭吃了。不過那是以後的事情。再說,繼母太過分的話,她也有辦法整回來。鍛鍊多年,她早就學會泰然自若的面對繼母的眼光,不怕被她戳幾個洞。

轉兩趟車到學校,原本瞌睡兮兮的她突然瞪大眼睛。

那個瘋子居然堵在校門口對她招手,帶著一臉人畜無害的溫柔微笑。

沒看到沒看到…她什麼也沒看到…疾步往校門口走去,他攔住了楚楚。「這是我的名片。」他的微笑燦爛的讓人張不開眼睛。

「我不參加保險,也對直銷沒興趣。」她手心捏著一把汗,訓導主任怎麼不在啊?趕緊來把她抓走,然後訓她不可以有不正常的交往…

只有幾個糾察隊好奇的望過來。

「我不是拉保險的,也沒有做直銷。」日朗沙盤推演一夜,很有把握的堆起滿臉的笑,「我是日璽鞋業的總裁。我沒有任何惡意,我只是想要知道妳的鞋子是誰做的…」硬把名片塞進她的手裡。

「我在阿瘦買的。」她萬分警戒的看著他,「要問的話…」

「妳上次說是在量販店。」日朗依舊脾氣很好的等待她的答案。

「…我記錯了不行嗎?」楚楚兇了起來,「讓開!我要去上學!」

「妳有兩雙吉翁鞋…妳昨天也在停車場吧?」他的這句話讓楚楚遲疑了一下。

為什麼被他看穿?她的偽裝是完美無缺的!「我不知道妳在說什麼。」楚楚加快腳步。

「…妳臉上的雀斑是畫出來的。」日朗的聲音有點困惑。

楚楚張著嘴,猛然的轉過來,「你看錯了!這是天生的!」

「妳的眉毛也是畫出來的。根本沒有那麼粗。」日朗越來越困惑,「妳的眼鏡是平光眼鏡。妳沒有近視的話為什麼…」

「我有近視!而且我眉毛天生這麼粗!」楚楚的聲音不自然的拔尖。

日朗湊近一點,「妳有明師指點,但是…妳為什麼連日常生活都要化妝啊?」

「莫名其妙!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楚楚粗魯的推開他,「走開!我上學要遲到了!」

「我只是想問…」他忘情的抓住楚楚的手臂,再一次的,他嚐到了分筋錯骨手和兩段旋踢的滋味,這次是留了兩個腳印在他的白襯衫上面。

「嘶…」他甩著手,望著她逃走的背影,到底是誰教她分筋錯骨手的啊?不過他記住了楚楚的名牌號碼了。有這個就好辦,要查出她的名字就簡單了。

楚楚跑進校門,不禁有點後悔。她忘記控制力道,那傢伙恐怕肋骨都被踢斷了。

「喂!」她大叫,看著手裡揉成一團的名片,「林日朗!記得去看醫生!你的肋骨恐怕…恐怕有點問題了。」

仁盡義至,她馬上逃之夭夭了。

日朗張大眼睛,忍不住笑了出來。這小女生真可愛…還怕踢斷他的肋骨啊?原本想拍拍衣服…又有點捨不得這麼清晰的鞋印。

嗯,她的足踝,很纖細優美呢。那雙淑女鞋比較配,學生鞋也不是說不好,但是…總是有點遺憾。

或許該幫她挑一雙鞋子?一整天想著那雙纖細優美的足踝,他的心情,真的很好。

等查出她的名字,他的心情更好了。

「她叫做楚楚呀?真可愛的名字。」他露出燦爛到不能再燦爛的笑容,讓秘書目眩神迷的張大了嘴,驚覺的趕緊擦擦嘴角的口水,馬上低下頭開始念聖經。

老闆…我什麼都不知道…被整的人叫做「楚楚」…我也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冤有頭債有主,你去整她就好了,不干我的事情…

那個不知道是楚楚先生還是楚楚小姐,你安息吧,阿門…我會多燒些紙錢給你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