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變灰姑娘 第三章

第三章

臉孔,OK。衣服,OK。鞋子…也OK。

在手工皮鞋店的工作室裡,非常滿意的打量自己。現在又是快樂的打工時間,根據線報,今天目標將會參加新開幕的連鎖鞋店剪綵,楚楚要再去引發一次「偶遇」。

【Google★廣告贊助】

她是不清楚爺爺做的鞋子是不是什麼吉翁鞋啦,但是當她穿上爺爺為她做的鞋子時,她會覺得自己無所不能,是個一流的「解決者」,任何麻煩都可以一次OK。

唉,她的酬勞可能又得扣下一部份,好買下這雙淑女鞋了。爺爺每次都從她這可憐的孤女手上,用美麗的鞋子拐走她的血汗錢。爺爺好壞心唷…

「爺爺,鞋子送我啦。」她擺出最無助、最令人見憐的表情。

「別想。」老爺爺根本視若無睹,抽著煙斗,「想要就自己買下來。」

「可是好貴唷…」為了存下每分血汗錢,她連個可樂餅都捨不得吃呢。

「妳再繼續磨蹭好了。」一個可愛的小男生不耐煩的一掌巴在她的背上,「在磨蹭下去,妳的目標剛好逃過一劫。」

她馬上沈了臉,「爺爺,我不要這個討厭鬼送我去!不是司機伯伯要送我去嗎?」

「妳以為我喜歡啊?」可愛小男生揮拳,「要不是爺爺拜託,我才不想讓妳這肥豬爬上我心愛的『閃電號』!」

「你說誰肥豬啊?!沒禮貌的死小鬼!」

「就是說妳!我只小妳幾天而已,我是小鬼,那妳就不是小鬼了?!」

兩個人劍拔弩張,一副要大打出手的樣子。

「楚楚,言武,別見面就鬥。」爺爺摸著他們兩個的頭,「你們是年紀最小的『初階解決者』,要好好相處才對啊。」

「我跟她那種只會穿漂亮衣服的外行人不一樣啦。」言武臭屁的將下巴一抬,「我們廖家可是世代相傳的義賊,家學淵博,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哪像她那種沒用的普通人…」

「世代當小偷好了不起嗎?」楚楚對他做鬼臉,「等你長得比我高再說吧,矮冬瓜。」

「…我只矮妳零點五公分!」言武氣得雙手亂揮,「誰像妳隨時隨地踩高蹺?而且我還在發育期間,總有一天會比妳高出三個頭!」

「喔呵呵呵~都高二了還奢想長高~」楚楚用手背遮著嘴,非常不留情的攻擊男生心裡最深的痛,「重新投胎轉世可能會有機會喔~」

「醜八怪,妳說什麼?!」言武氣紅了可愛的臉,撂起袖子。

「我說你一輩子都長不高了,矮冬瓜!」楚楚亮了亮拳頭。

「都什麼時候了,通通給我出門辦事去!」一直沒吭聲的爺爺,將他們倆一起踹出大門,「記得戴安全帽啊。」

「…哼,運費我要加妳三成!」言武忿忿的將安全帽扔給她。

「可以啊,帳單記得交給爺爺。我相信他會很開心的在你腦袋巴個三次幫你加成。」楚楚接過安全帽,嘴裡不饒人的回嘴。

兩個人怒目而視,空氣中劈劈啪啪的響著火花。

「摔死妳!」言武狠狠一催油門,堅持不抱他的腰的楚楚握緊了後扶桿,咬牙不發出驚呼。

她和言武差不多時候加入爺爺的「工作室」,兩個人一開始就非常不對盤。

第一次見面,從爸爸媽媽到哥哥姊姊都是俊男美女的言武震驚的皺緊眉,「跟我同期的這個怎麼這麼醜啊?」

楚楚被他激怒了,「…爺爺,這個矮冬瓜是誰?」

從那時候起,兩個人就結下了深仇大恨。

解決者有初階、中階、高階。她和言武是這期僅有的兩個初階解決者。爺爺的工作室沒有名字,就簡簡單單的說是「工作室」。他們這個組織是很神祕,也很鬆散的。

爺爺常說,工作室只是老人家退休後的消遣,獲不獲利並不是很重要。他接到了案子,就會按照案子的難易度分發給各個解決者。她和言武都算最資淺的,接的案子都是最簡單的那種。有時候中階的姊姊哥哥需要少年少女幫忙,也會來找爺爺。

所以她還見過幾個中階的前輩,但是高階的就雲深不知處。爺爺口風又緊,只說高階的各有所長,隱遁在各行各業中,只有透過網路接案子當娛樂。

對他們來說…甚至對言武來說,打工不過是娛樂,或者是鍛鍊而已。但是對楚楚來說,這是最後的一線希望。

當她知道言武和其他前輩都有驚世駭俗的特殊背景之後,很知道平凡的自己不可能變成擅長飛簷走壁的高人。

她國小就參加過空手道校隊,就像學校生活的一部份,一直延續到高中還參加社團。但是她很清楚,連矮冬瓜她都打不過。靠著爺爺傳授她的幾手擒拿術和既有的底子,她的武功也夠自保啦,她又不去黑社會臥底。

但是她將爺爺傳授的化妝術學得出神入化,連她親娘都看不出來,這點頗讓她驕傲。這也是她能夠在工作室待下去的利器。

靠著這手,就夠她騙吃騙喝好些年了。她的完成率可是有九成呢~喔呵呵~

所以…林紹璽,你安息吧。讓我百變楚楚盯上,算是你倒楣了~

***

人還真是多啊…難怪爺爺要矮冬瓜載她來,若是讓司機伯伯送,她恐怕趕不上了。

將安全帽丟回去給言武,她輕咳一聲,閉上眼睛…

再張開時,她就不再是那位平凡的楚楚,而是「美麗高貴的憂鬱美少女」。

言武覺得他的胃一陣翻騰,不管看過多少次,這個假仙兮兮的醜八怪一變身…都讓他噁心到不行。

「謝謝你,言武。」她的聲音變得嬌弱甜蜜,更讓言武的雞皮疙瘩蓬的一聲全數起立。

他僵硬的揮了揮手,猛催油門,只想離這個恐怖的女人遠一點。

幹嘛好像看到鬼?楚楚瞟了一眼言武落荒而逃的方向,在喧鬧中選了早就探勘好的位置,直勾勾的望著她的目標,林紹璽一無所覺的微笑、握手、剪綵。

等他往自己的方向走來時…她裝作漫不經心,擋住了紹璽的去路,然後抬頭…

紹璽覺得自己讓條雪白的身影擋住了,低頭一看,正好和楚楚的目光交接。

這樣嬌弱、美麗的眼睛,帶著一絲神游物外的茫然,輕愁在眉,深情在睫。她愕然的眨了眨長長的睫毛,突然臉孔湧起兩朵霞紅,轉身就跑。

「喂!妳!妳的名字!」在夕陽下她的美麗憂鬱更纖細、更甜美,正是那位白衣少女!「等等,不要跑!我只是想把詩集還給妳~」

紹璽撇下了眾人,緊追著她,拐過一個轉角…她又不見了。

左右張望,他往前追去。片刻後,確定他已走遠,街旁的無人銀行悄悄的開了門。穿上紅外套的楚楚輕笑著,搞定!

人類的眼睛,真的很容易欺騙啊。

她得意的想混入往捷運站的人潮中,卻被人扳住了肩膀。

………………不會吧?林紹璽是奧運短跑記錄保持人嗎?

心裡緊急生出應對措施,反正還凹得回來…轉過頭,更讓她驚嚇的一張臉困惑的看著她。

天啊,為什麼又遇到他?他不是林日朗嗎?

「妳又把臉畫得五顏六色了。」今天剪綵他也受邀了,一直冷眼看著她扮柔弱裝無辜,他深思的摸摸下巴,「楚楚,妳在打工對不對?」

「…我不認識你。」她低聲的、顫抖著,輕輕的把他的手撥開,「我…我要回家。」

他怎麼知道我在打工啊?楚楚沁出冷汗,努力維持「高貴憂鬱少女」的面具,想要快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等一下,」日朗抓住她的手,「如果妳想要整紹璽…」

悶哼一聲,又是痛死人的分筋錯骨手和一記漂亮肘擊,人太多了,沒辦法踢他兩腳,實在太可惜了。

看她匆匆的往捷運站逃逸,日朗沒有追上去,「…如果妳要整紹璽,我可以幫妳呀。」

他是知道有些人專做解決麻煩的服務業,她…大概是在這種服務業打工吧。看著弟弟大汗淋漓的跑回來,聳聳肩。

人笨就是這樣。連這麼一點小把戲都看不出來。換件外套就可以讓她騙得死死的,他實在一點都不同情自己弟弟,反而抱著看好戲的態度。

她的手,很纖細。但不是那種有些噁心的柔弱無骨,而有著勤勞的痕跡。

嘩,他喜歡這種辛勤生活的人。

「反正妳總是要上學放學的。」他露出人畜無害的無辜笑容。※

上學的時候,楚楚好像驚弓之鳥。

她連公車都不敢搭,奢侈的搭了計程車,心痛不已的掏出鈔票。啊~這傢伙害她的荷包損失慘重。

到了校門口,她緊張到全身酸痛,左顧右盼,上天垂憐,那個好管閒事的瘋子不在。

她安心的上了一整天的課,當中有幾堂是趴著補眠的。昨晚緊張過度,幾乎張著眼睛過了一夜。到了學校,安全了,周公找她下棋,她也就毫無抵抗的下了好幾節…

每個老師都瞧見了,但都咳嗽幾聲,提醒同學推推她,別讓她打呼打得太明顯,就裝作沒瞧見。體育老師在她因為打瞌睡,跑步撞到樹以後,乾脆叫她去保健室睡個過癮。

她的師長…都是好人中的好人啊~她僅剩不多的良心還是有小小的刺痛的。

雖然只痛了三秒鐘。

睡到放學,精神飽滿。她很理直氣壯的翹掉社團。你看天氣這麼好,夏天落日又晚。她可以早一點回家,搭電梯到頂樓,看看夕陽,跟小鷹玩玩,欣賞牠矯健的身影在台北的晴空裡盤旋飛舞,伴著滿天絢麗的晚霞…

正慶幸成功逃過社長的追蹤,剛走出大門的她,全身一僵。

所謂前有狼後有虎。她好不容易逃過一劫,那個瘋子居然在校門口堵她。

「嗨,」他又是那一臉無辜的燦爛笑容,「又見面了。」

別理他別理他…楚楚往前疾走,裝作沒看到這個人。

日朗卻心情很好的跟在她後面,「今天天氣真好…跟昨天一樣。」

別理他別理他…跟瘋子沒什麼好說的。她快步走到公車站牌,該死的公車…什麼時候才要來?

「妳如果要整紹璽,我可以幫妳唷。」他學乖了,沒有拉她的手,卻拉住她的書包,笑咪咪的指著自己。

「…你說什麼我聽不懂。」楚楚的心跳大概飆破一百四了。天啊~是哪裡出錯?她的偽裝明明很完美…該死的完美啊!昨天她改妝完成,走出來的時候遇到了言武,矮冬瓜還紅了臉,問爺爺說是不是有新的解決者加入了。

要不是她大聲嘲笑,矮冬瓜根本認不出來。為什麼這個瘋子會認出來?為什麼?

「淑女鞋比較適合妳。因為妳的足踝很美…小腿的曲線也很美。」他笑咪咪的拿出型錄,「其實小腿瘦到一點點肉都沒有是很難看的。像妳這樣的小腿非常漂亮。我挑了幾款鞋,妳喜歡那一雙?明天我帶來給妳。」

…這個人,的確是瘋子。

「無功不受祿,謝了。」她鐵青著臉看旁邊。

「我只是覺得『寶劍贈烈士,紅顏酬知己』。漂亮的鞋子要讓漂亮的腳穿呀。」他很熱心的指了幾款鞋,「但是我會特別推薦這款。」他指著一雙素面珍珠白的高跟鞋,「基本款,大方得很。但是型錄照不出它的色澤…雖然不像吉翁鞋那麼夢幻,但是這款鞋也是很特別的…『月光下的玻璃鞋』。」

那關我什麼事情?楚楚瞪了他一眼,覺得挪遠些,跟這個瘋子保持一點安全距離。

但是他卻又逼近一點,「重要的不是它的名氣,而是林紹璽的初戀女友就是這款鞋的愛用者。」

楚楚瞠目,只差沒有問,「你怎麼知道?」

日朗卻像是有讀心術一樣,清亮的笑更耀眼了,「因為,林紹璽是我的雙胞胎弟弟。雖然長得不像,但是我們的確同胞所生。」

楚楚的眼睛瞪大了,像是被點了穴道。他?他和她的目標是雙胞胎兄弟?!

趁她驚愕得回不了神的時候,日朗招了計程車,「我們去吃點東西吧,我可以提供所有的資料給妳喔,呵呵呵…」

等她回神,已經坐在計程車裡了,「喂!我要回家!」

「我知道有家咖啡廳的蛋糕很好吃唷。」他笑咪咪的推薦,「而且,妳不想知道紹璽的第一手資料嗎?」

「…那關我什麼事情?我不認識任何姓林的!」她硬生生的將臉一別。

「當作是故事聽看看,如何?」他豎起食指,「天底下沒有人比我更了解紹璽的了。妳若想整他,有了我的幫助,可以事半功倍喔。」

…天底下哪有這種哥哥?有這種哥哥還需要仇人嗎?楚楚第一次,同情起自己的目標。

但是…多聽點「故事」有益無害。反正她打死不承認,難道林日朗可以嚴刑逼供,硬要她承認她的「打工」嗎?

「…我只可以待到六點。」她昂起小巧的下巴,「而且,我是單純來聽『故事』的。」

賓果!出賣弟弟果然是高招!他終於搭建起跟楚楚友誼的橋樑了。

他可親的笑意更深了些,明知故問的,「我可以知道妳的名字嗎?」

沈默了一會兒,算了,真要查他也可以從名牌查得到,「我叫楚楚。」

「楚楚,」計程車停在福華飯店,日朗風度翩翩的幫她開車門,「相信我,今天的晚餐約會妳會很開心。」

楚楚對他翻了翻白眼。

等點餐點完了,日朗清了清嗓子,「其實我那弟弟不是壞人。別人都說他是花癡,其實他也只是個惜花人。認為天下的女性都該受到愛護照顧,這其實也不能太怪他。」

「花花公子都是這樣講的,那麼博愛,不會出家普渡世人?」楚楚咕噥了一聲。

日朗居然贊成的點點頭,「我也跟他建議過。」

「然後?」

「他居然把我心愛的鞋子拿去丟垃圾桶。」日朗咬牙切齒。

……她以為她看過的怪人夠多了,沒想到自己見識還是太淺薄了些。

「所以,我覺得是該有人給他點教訓。」日朗瞇細了眼睛,「不然老是有女人跑來家裡哭著要自焚,我怕我心愛的鞋子會一塊陪葬。」

咚的一聲,楚楚的叉子愕然的從手底滑落。

他果然是瘋子!絕對是瘋子!她居然跟個瘋子吃飯!為了鞋子不顧兄弟情誼?而且是貨真價實的同胞兄弟欸!

「我會提供妳一切的資料。」他很高興可以藉著這個機會和楚楚多接觸,「甚至我可以提供他的初戀女友的資料唷。我那笨弟弟在失戀之後,就不斷尋找她的替身…唯一可以攻破他的銅牆鐵壁的,只有這個致命的弱點。妳雖然已經大致掌握了,但是我可以讓妳更像她一些…」

張大嘴,楚楚呆呆的說,「…我只是來聽故事的。」

「我了解。」他笑得這樣的純真,「打工也要遵守職業道德嘛。」

楚楚突然覺得,她那兩個尖酸刻薄的異母妹妹真是善良的好孩子。最少她們夠蠢,除了誣賴她打破什麼玩意兒外,想不出更惡毒的計策。

她真的好同情,萬分同情林紹璽。

可憐的花花公子…你會這麼扭曲,大概是因為受了更扭曲的哥哥影響所致。所以說家庭環境真是太重要了…

她撫了撫手臂,突然覺得冷氣太強了些,雞皮疙瘩通通立正站好了。楚楚縮了縮,想要不落痕跡的離他遠一點。

她怕瘋病會傳染。

***

「…楚楚,楚楚!」爺爺喊了失神的她,「案子進行的如何?不順利嗎?」仔細瞧了瞧他的關門弟子,似乎有點不尋常。

「沒、沒有啊。」楚楚趕緊回神,「進行的很順利,我已經成功造成幾次『偶遇』了。只剩下一次盛大的開場…下個月有場宴會,我想應該可以當作開場。」

「宴會呀?」爺爺深思了一下,「那我該打點妳宴會時的禮服和配件了…」

「爺爺…」楚楚吞吞吐吐的,「『月光下的玻璃鞋』是什麼啊?」

老爺爺停了一下,咕噥著,「我就知道一定會惹麻煩…我就不該…哎,所以我才說不想…」

「啊?」楚楚滿頭霧水。

老爺爺有點尷尬的咳了咳,「那是款皮色特別的高跟鞋。有個該死的傢伙拿我的設計圖出去騙吃騙喝…算了,不重要。妳想要一雙那種鞋子?」

「我不喜歡罐頭鞋。」楚楚只是很想看看這款特殊的鞋子而已。

「對,我也討厭大量製造的罐頭鞋。」老爺爺嘉許的點點頭,「還不如我幫妳作一雙。嗯…配上月光紗禮服應該不錯…我想想好像有個小珠包也很配,剛好讓妳宴會的時候穿。」換爺爺神往的發呆,「想當初,她也是穿這樣子出現在我面前…嗐,騙走設計圖就算了,還騙走了我…咳咳咳…」

老爺爺一陣大咳,掩飾他的臉紅,「就這麼決定了。」

爺爺…臉紅?她是很想問,但是很聰明的別開臉,當作沒看到。總是有那麼一天,她會套出來的。她了解爺爺,窮追爛打是沒有結果的。

楚楚把心思放到下個月的宴會上。根據線報,林家大家長關心紹璽和日朗這對兄弟的婚事,決定以慶生的名義,大宴名媛淑女,說坦白點,就是相親大會。林老先生還真是有心,連她們家都收到了請帖,就因為楚爸爸是林家企業的下游廠商,家裡有三個女兒。

幫幫忙,她們三個連高中都還沒有畢業好不好?他們林家這麼有古風,喜歡童養媳?

不過這也省了她去偽造請帖的麻煩,反正她也可以出席…只要在洗手間變個妝就可以了。

問題是…林日朗。她半呻吟的把臉埋在掌心。

這個瘋子纏定她了。每天放學都來盯梢,抓住她節儉的弱點,乾脆去公車站牌堵她。當然啦…他提供的資料讓楚楚在短短的時間內掌握了目標的一切喜好,是很好。

如果他不要硬架著她去吃飯,硬架著她去散步,硬架著她去看電影,會更好。

「林先生,每個總裁都像你這麼閒嗎?!」被纏到幾乎抓狂,楚楚真想拿起書包K他。

「才不呢,我自從大學畢業以後,就沒有時間看電影了。」他送上香草冰淇淋賄賂。

「那你整天纏著我幹嘛?我只想趕緊回家!」她憤怒的揮拳,不知道為什麼,每次都被他硬拐去這裡那裡,天知道為什麼她無法反抗。

「因為我要跟妳搭起友誼的橋樑。」他嚴肅的推推眼鏡。

「…好讓我告訴你吉翁在哪裡是嗎?」她暴跳起來,「我不知道!知道也不會告訴你的!」

她這個樣子真可愛。日朗承認,他偷偷的調查過楚楚的身世。表面上是個飽受欺凌的小孤女…但是越相處,他越驚異。

好吧,他承認,吉翁的下落越來越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眼前這個暴跳如雷的慧黠小女生。

他需要多一點時間確定這種感覺。

「沒關係,我的時間很多。」他露出那臉人畜無害的純真笑容,「我們的時間,也很多。」

楚楚忿忿的搶過快融化的冰淇淋,惡狠狠的咬了一口。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