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變灰姑娘 第五章

第五章

今天是日朗來訪的日子。她和菲佣在廚房洗洗切切,已經忙了很久了。

她不能否認,繼母的確是個賢妻良母的料子。她不但指揮若定的計畫好所有的菜單,並且面不改色的煮出一桌溫馨又豪華的家常菜,氣定神閒,一滴汗也不見她掉。

只是苦了她和菲佣,一堆使用過的鍋碗瓢盆都得清洗,還得一面讓繼母責罵動作慢,挑剔這個挑剔那個。而她只需要將洗切好的下鍋就行了。

【Google★廣告贊助】

等菜都作好了,楚楚覺得自己累得像條狗,只想趕緊去洗澡換衣服…

「楚楚,妳臉色很不好。」繼母叫住了她,臉上是寬容的笑,「如果妳想上樓休息,我會體諒的。」

哇勒…楚楚全身都毛了起來。「呃…我先洗個澡再去休息?」

「我看妳頭痛的很厲害,還是先去休息吧。」繼母溫柔的笑開始有森森鬼氣了。「不是嗎?妳不是頭痛的很厲害嗎?」

讓妳這樣獰笑下去,我沒頭痛現在也痛得好厲害…「是啊,我頭好痛。那我先去休息…」吞了口口水,今晚又不用吃晚飯了。

慢吞吞的爬上樓,關上門,她大大的鬆了口氣,從書包掏出三明治啃。幸好她有存糧,不至於餓死。

繼母也想太多了,她以為平凡的繼女會搶去她的女兒們的風采?真是…懶懶的咬了口三明治,趴在窗台上。幸好他們這裡是十四樓,窗戶又大,不然這個唯一沒有冷氣的閣樓真會熱死人的。

清風徐來,楚楚的心情也好多了。這樣也好…她就不用在日朗戲謔的眼光下熬過消化不良的晚餐啦。反正要見面,還怕沒有機會嗎?

聽到樓下一陣熱烈的歡迎聲,她猜是日朗來了。

日朗抱了滿懷的花,玉樹臨風的出現在楚家,楚家夫婦幾乎是驚喜的歡迎他。當初發出請柬不過是試探,沒想到他真的來了。

邵皙和雪美嬌羞的將他迎進來,他風度翩翩的朝著這家人笑了笑,發現少了一個。

欸?她臨陣脫逃?這樣不太好吧?

「楚先生,謝謝你的邀請。」他滿臉純真誠摯的笑容,「這些年都靠你的幫忙,應該是我邀請各位吃飯的,反而讓你們請了,真是不好意思。」

「哪兒的話,這兒坐,請坐。」楚爸爸討好的笑,「粗茶淡飯,不成敬意。這是拙荊,這兩位是小女,邵皙、雪美,和…呃…」他咳了一聲,剛剛妻子告訴他,楚楚人不舒服,所以不下來吃飯了。

「真是一對可人兒。」日朗稱讚著,「跟美麗的夫人長得真像,我該費心找找的,這把花兒讓三個美女一襯,倒是黯淡了。」

「林先生真會說話。」繼母風情萬種的笑了笑,「邵皙,雪美。幫林大哥夾菜呀。」

兩個女孩兒紅了臉,應了聲,開始招呼日朗。

日朗微笑著,「但是我聽說楚先生有三個女兒?」

氣氛一下子變得很尷尬,楚爸爸搔了搔臉頰,「是還有一個…但是人不舒服,正在樓上睡著呢。」

「哦?我有這榮幸見見另一個美麗的楚家小姐嗎?」依舊是那臉人畜無害的笑容。「祖父知道我來吃飯,一定要我認識一下楚家小姐。看了美麗的小姐夫人以後…實在不能壓抑我的好奇心。我可以認識她嗎?」

繼母很快的恢復從容,「將來日子長遠著,還怕見不到?楚楚是真的很不舒服,還是讓她好好休息吧。」

「人不舒服更不能只是躺著,總是要吃吃飯的吧?您說是嗎?楚夫人。」他無辜的眨眨眼。

「也對,貴客臨門,她也該來打聲招呼。」繼母優雅的站起來,「我去叫她好了。」

「讓菲佣去叫不好嗎?」日朗笑咪咪,「楚夫人,請問這兩位小姐多大年紀?念什麼學校呀?」

繼母幾乎咬斷銀牙,更堅定了這男人的意圖。他明明就和楚楚認識,今天上門來,到底是為了那賤人!那個平板、醜陋,讓她討厭到極點的楚楚!

「瑪麗,妳去叫楚楚下來。」她面無表情的叫著菲佣。

菲佣應了聲,不一會兒,把睡得胡天胡地的楚楚帶了下來。她睡眼惺忪的忘了戴眼鏡,大眼睛朦朦朧朧的,額頭有著薄汗,黏了幾絲頭髮,身上還穿著像是鹹菜乾一樣的制服。

「楚楚,這位是林先生。」楚爸爸有點尷尬,「快打招呼呀。」

她終於清醒了,看到日朗眼中的欣喜,她只想鑽地洞,「林先生,你好。」

「妳好。」他像是看到什麼好吃的東西一樣,一直盯著她的嘴唇。

別看了!楚楚暗暗的握緊拳頭,你這色胚!

「楚楚,妳人還不太舒服吧?」繼母決心不讓楚楚如意,「招呼也打了,妳回去休息吧。」

「是啊…我還不太舒服。」她趕緊馴服的點點頭,「那,林先生,你慢用…」轉過身去,一陣響亮的腹鳴傳了出來,餐桌上的每個人都聽見了。雪美和邵皙摀著嘴吃吃的笑,楚楚真想挖個地洞埋算了。

「楚小姐餓了?人不舒服也要吃飯呀。」日朗站起來,彬彬有禮的拉開椅子,「坐下來吧。」

楚爸爸咳了一聲,「楚楚妳就坐下吧。」可不能在重要的大客戶面前,讓人家覺得他虐待女兒。

她就知道這頓飯會消化不良。默默的吃著她的飯,眼不斜視,省得被這四個阿諛奉承的楚家人吐死。不過是個大客戶,整得略微平頭整臉,家裡有點錢罷了。需要這樣討好的、卑屈的附和他的話嗎?

她的兩個異母妹妹根本就是舉白旗投降,完全忘記矜持,左一句林大哥,右一句林大哥的,連日朗那個冷到不能再冷的冷笑話也可以笑到花枝亂顫,她倒是悲慘的笑了笑。

哎哎,荒謬人間…

吃完飯日朗就告辭了,她悄悄的鬆了口氣。吃飯的時候日朗一眼都沒多瞧她,所以繼母的臉色漸漸緩和了。她還是搞不懂繼母為啥會覺得她是威脅,不過這頓飯可以落幕,真是太好了…

嗚,她回房間一定要吞顆胃藥安撫激動的腸胃。

「這麼早就要走?我還有瓶十五年的威士忌還沒開呢。」楚爸爸意猶未盡。

「打擾這麼久了,不好意思。」日朗風度翩翩的謝了擾,「如果可以,請楚楚小姐送我下樓?我的車停的有點遠,這附近我又不是很熟…」

楚楚垂下雙肩,完了,她完了…繼母加上兩個妹妹的惡毒眼光幾乎要穿透了她的背。

完全沒有發覺的楚爸爸很熱烈的說,「沒問題,當然當然。楚楚,妳送林先生過去吧。」

她沈重的,像是要赴刑場的往電梯走去。一路上沈著臉,一個字也不想說。

等走出大樓,日朗開心的抱住她,「我沒說認識妳唷。」

她用力的掙脫日朗的懷抱,「你比說我們認識還糟糕一百萬倍!拜託你不要注意我,當作我不存在好不好?」她氣到哭出來,「被你這麼一搞,你知不知道我還要受多少零零星星的罪?你就不能讓我平平安安的度日嗎?」

「楚楚?」日朗嚇了一跳,想拉她,卻被她一把甩開。

「你以為我喜歡在臉上畫雀斑,你以為我喜歡戴眼鏡戴到過敏,以為我喜歡把眉毛畫得這麼醜嗎?」

她怒吼起來,滿臉的眼淚鼻涕,「因為我不可以漂亮,要醜,要很醜很醜!我必須這樣黯淡無光,繼母才會高興一點點!我功課不可以比邵皙雪美好,要比她們都笨拙沒用,這樣我才有辦法在那個家待下去!你為什麼要注意到我?為什麼?為什麼要在她們面前注意到我?我以後的日子又不是你在過的!」

她用手背胡亂的抹去眼淚,「你快滾吧!我再也不要看到你了!我不認識你,我從來不認識你!」

怒氣沖沖的想往回衝,卻被日朗一把抓住,她使出分筋錯骨手,這次日朗卻巧妙的化解,她大驚,一個迴旋踢,沒踢中他,反而被他摟得緊緊的。

欸?她從來沒有失手啊。

「放開我!」她死命掙扎,眼淚又開始掉了,「你是混帳,混帳!認識你我就倒楣得要命…我死都不會告訴你吉翁的下落,你不用想了!就算用什麼手段我也不會告訴你,不是讓你拐我就會讓你予取予求的!放開我!」

「我不想知道吉翁的下落了。」日朗用力的抱緊她,「我只想知道,妳除了制服沒有其他的衣服嗎?」

「…我有睡衣。」他幹嘛天外飛來這一筆啊?

日朗很久很久都沒動,只是緊緊的抱住她。楚楚掙扎到累了,又倦又氣,乾脆放聲大哭。

「沒關係,妳哭吧。」日朗溫柔的吻吻她的頭髮,「我不知道妳吃了這麼多苦…」他的眼神黯了黯,整個心都揪緊了。

一直都只看到她生氣蓬勃的樣子,卻不知道她吃了許多的苦楚才學會堅毅的抬頭。

「真的對不起…對不起…」他一遍又一遍的道歉,「雖然不是故意的,但是我真的很抱歉…」

多久沒有人對她這麼溫柔了?多久沒有人抱抱她,讓她盡情的哭了?她突然軟了下來,用力的反抱日朗,緊緊的把臉埋在他的胸膛,拼命的哭了又哭。

看她哭得氣促面白,滿臉都是碎汗,日朗不捨的幫她擦了擦臉,「…我們結婚吧。」

楚楚差點被自己嗆死,咳了半天,她忘了掉眼淚。「…什麼?!」為什麼這個人的腦筋這樣跳躍宇宙式思考?是什麼導向他的答案啊?

「我說,我們結婚吧。」他把臉湊近一點。

楚楚把他的下巴推開,「什麼?!你說什麼?!我才高二欸!」

「民法規定十六歲就可以結婚了。只要妳父親同意…」日朗認真的握著她的手,「嫁給我吧。」

楚楚張大嘴,「不是我嫁給你就會告訴你吉翁的下落!」這犧牲也太大了吧?

「什麼?」換日朗糊塗了,「我不是說,我不想知道吉翁的下落了嗎?」

「那你…你你你…為什麼會…會跟我求婚?」正常男人不會跟高二的小女生求婚吧?雖然早就知道他不正常,但是沒有想到會不正常到這種地步。

「因為我想讓妳的衣櫥裡掛滿衣服。」他回答的很認真,「當然,鞋櫃也要塞滿鞋子。」

楚楚呆呆的望著他,他說的是外星話嗎?為什麼她聽不懂?「啊?」

「我不會讓妳只有一套制服的。」日朗眼中充滿了認真的光芒,但是楚楚卻把他解釋成目露瘋光。

吞了吞口水,她決定把距離拉大點,小心翼翼的脫離他的懷抱,「我有三套。」就算是舊的,她也不只一套啊。

「我會讓妳穿得漂漂亮亮的,過得舒舒服服的,每天都可以吃晚餐。」日朗逼近了些,「而且讓妳遠離那群對妳不好的人。」

「我只有高二。」楚楚驚嚇的貼在牆上,「你們家的長輩…不會同意的。」

「我媽嫁給我爸的時候,才十五歲。」日朗把手撐在牆上,困住了她,「放心啦,只要我願意娶老婆,就算是火星人他們也會高興的接受。」他對家人的心臟強度有信心。

楚楚僵在牆上,「你…你跟人說話非這麼近不可嗎?」那張俊逸的臉孔離她不到兩指,熾熱的氣息讓她心慌意亂。

「我只想跟妳這麼近而已。」日朗目光灼灼的望著她,「我會對妳很好…很好很好的。我會保護妳一輩子,不讓任何人傷害妳。」

她安靜了下來。

這一刻,就這麼一刻。楚楚覺得自己想哭又想笑。啊,從他的肩膀看出去,這萬家燈火像是墜落凡間的星辰。

有人…有個人,想要保護她,愛護她,讓她遠離所有傷害。她少女的心有些了然了。為什麼會替他擔憂,暗暗的期待看到他的身影,為什麼被他偷走初吻卻不想打斷他幾根肋骨,為什麼總是鐵青著臉,卻願意一次又一次的走進他的車裡。

她也喜歡這個奇怪的人。喜歡他人畜無害的無辜笑容,喜歡他總是笑咪咪的、寬容的去看待世界的一切,喜歡他談到鞋子那種粲然的風采,和眼底充滿夢想的光芒。

突然抱住了日朗的脖子,笨拙的吻了他。日朗嚇了一跳,回神回吻她。她是這麼嬌小纖細,卻又這麼堅強啊。這個小小的女孩,闖入了他的心房,說什麼都不想放開她了。多麼憐愛她,心疼她,多麼不希望她再受到什麼傷害…

從那個令人心蕩神馳又目眩神迷的吻回神,她的大眼睛蒙著霧光,微笑得非常感傷。

「謝謝。」她整理了一下日朗像是鹹菜乾的領帶,輕輕的離開他的懷抱,「我該回去了。」

日朗眷戀的目送她,楚楚頓了頓,連回頭也沒有。「我想,我們不要再見面了。」

她急急的衝進電梯,張大眼睛,命令自己千萬不可以哭泣。

然後她一個禮拜都沒見日朗。當然啦,日朗來訪後,她的日子更難過了。但是她面無表情的低頭,繼母那些惡毒的話根本沒在她心裡留下任何痕跡。

要她做什麼,她都馴服的去做。反正一切都快結束了…無所謂。

要躲一個人,其實是很簡單的。反正又不是只有門可以進出。為了打工,她早就把學校四周的牆壁和狗洞摸清楚了,一天換一個,日朗可以找到地老天荒。

只是她常常嘆氣,就算在爺爺這兒,也常常發呆、嘆氣。

「…我說啊,醜八怪,妳是不是工作不順利啊?」言武有些擔心的問,見面沒吵架,實在有點怪怪的。

「沒有啊。」她無精打采的將禮服折好,收進盒子裡,「明天的宴會我都準備好了。」

「那妳幹嘛?妳有少女維持的煩惱?」粗枝大葉的言武想破腦袋才想出這個答案。

「…『少年維特的煩惱』啦!叫你唸書不唸書…」楚楚沒好氣。

「管他維特還維持,怎樣啦。只會嘆氣,嘆到死誰會翻譯啊?」女孩子就是這樣麻煩,如果楚楚是男的,他早就揍他兩拳,狠狠地揍出他要的答案。

「…有人跟我求婚。」楚楚沮喪的趴在桌子上。

「…那個人眼睛瞎了唷。」言武張大了嘴,沒一會兒馬上挨了一記漂亮的左勾拳。

「哇勒,老虎不發威,給你當病貓…」言武發起脾氣,兩個人開始在狹小的工作室打了起來,乒乒乓乓的,爺爺本來不想理他們,但是打到天花板都震動了,灰塵簌簌的掉下來。

「好啦!」他閃到他們中間,化解了言武的「猛虎降世」,又隔開了楚楚的上段踢,拎住兩個人的衣領,「你們想拆我房子啊?」

「爺爺!」楚楚終於忍不住了,抱著他大哭。

「喂!妳先打我的,現在又告狀啊?」言武慌了手腳,該死,哭的人贏啊?他一個大男人怎麼哭得出來?

「怎麼了?楚楚?有什麼事情,告訴爺爺吧。」慈祥的大手按在她頭上,真的好溫暖。

她啜泣著,一五一十的把來龍去脈告訴爺爺,一旁聽著的言武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妳幹嘛不嫁啊?!既然妳喜歡他喜歡到不斷嘆氣,幹嘛不嫁勒?」

言武叫了起來,「我就覺得妳奇怪,妳是有病是吧?那麼喜歡被虐待?我跟妳說過多少次了,妳若要離家的話,我爸媽歡迎妳來啊。捏造個假身分又不是什麼難事,妳還是學照上,工照打。我爸媽沒女兒,喜歡妳都來不及了,妳幹嘛要硬賴在楚家?好啦,妳不肯來我家,但是現在妳喜歡的人要娶妳啦,為什麼不趁這個機會光明正大的離開?」

「…那他不喜歡我的時候怎麼辦?!廖爸爸廖媽媽討厭我的時候怎麼辦?!我不可以靠任何人的…若是被討厭了…我…我…」她摀住臉,眼淚不斷的從指縫滲出來。

她也曾經被爸爸媽媽疼愛過,非常非常疼愛過。但是就因為這樣,所以失去的時候,分外的痛苦。她花了八年摸索的站起來…她沒有把握以後還站得起來。

她受不了這個。

「那妳…還是可以自己住啊。」言武手足無措,「為什麼硬要待在那裡…」

「…這是我給自己的期限。」楚楚趴在桌子上不肯抬頭,「我要等到十八歲。只要不搬家,我就要等到十八歲…」

「還有什麼好等的啊!」言武真的很不耐煩了,「還有什麼好等的?等他們更虐待妳啊?妳白癡…」

「我等我媽媽回來!」楚楚大叫,「若是離開了楚家,她怎麼找得到我?我要等她回來!我要跟她抱怨,當初她為什麼不帶我走?她到底知不知道我過的是什麼日子?我要她給我一個答案,我要她親口說到底有沒有想過我!」

媽媽…妳到底有沒有想過我?妳完全不回頭看,讓我在妳身後不斷大叫,妳卻連看我一眼都沒有。妳不知道我會被欺負的很慘嗎?妳不曉得妳的女兒很害怕嗎?這麼多年都很害怕嗎?

妳這樣轉頭就走了…

楚楚哇的一聲大哭,把言武嚇得要命,手忙腳亂的想要安慰她,卻不知道怎麼著手。

爺爺輕輕嘆了口氣,拍著她的背,「哭吧。盡量哭吧。這是妳的人生,妳有權力抉擇。但是…不要對妳的抉擇後悔。」

她哭了很久很久,等時間真的太晚,才無精打采的捧著盒子回家。一回到家,發現家裡的氣氛很奇怪。

「妳到哪裡去了?」繼母的聲音冰冷。

她瞥了一眼鐵青著臉的爸爸,和幸災樂禍的兩個妹妹,突然有點膽戰心驚。

「社團的時間有點晚…」

「這是什麼?」繼母奪走了她的盒子。

「不!那是班上託我保管的…」她想阻止,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打開盒子,裡頭是一件嶄新優雅的小禮服,像是蒙著月光,淡雅而出塵。

繼母的心像是被名為「忌妒」的蛇啃噬著。這個她向來討厭、瞧不起的繼女,居然有了這麼漂亮的禮服!想也知道是賣身給那個林日朗,不知道用什麼下流手段撒嬌來的!

「原來妳偷東西就是為了買這種奢侈品!」繼母的聲音拔尖,用力的抓住她的手臂,「妳是不是把我的珠寶拿去賣掉了?吭?」

偷東西?「什麼?我什麼也沒做!」

「別裝了!」邵皙撇撇嘴,「我們在妳的房間找到了媽媽不見的珠寶。不要臉的小偷!」

「我沒有!」楚楚大叫。

嘩啦啦,雪美把她忘在家裡的便當袋裡倒出來一堆眩目的首飾項鍊,「要不是媽媽明天要參加宴會,根本不會發現的!妳還說沒有?賤貨!」

「爸爸,我沒有!」楚楚轉頭向父親求救。

「楚楚,我對妳真的太失望了。」楚爸爸站起來,「妳回房好好反省!在妳認錯之前,不准妳出房門一步。」

繼母得意的放開她的手臂,楚楚怔怔的看著手臂上的紅印。她該屈膝承認一切都是她做的,不是嗎?不然她明天不用參加宴會了…明天是很重要的日子呢!

但是…她怎麼能夠承認這種莫須有的罪名?

「我沒有!」楚楚握緊拳頭,「把衣服還我!」

「這是贓物。妳拿賣我珠寶的錢去買的,還要我還妳?」繼母把禮服拿起來,當她的面猛然一撕,「回房去!」

像是把她的希望都撕毀了…楚楚從來沒有像現在一樣,這麼恨這個女人。

總有一天,我要讓妳嚐嚐這種滋味。她狠狠地瞪繼母一眼,昂首回房間摔上門。

「親愛的你看她!她還用那麼可怕的眼神瞪我!她真是個可怕的孩子…」繼母哭泣起來,父親低聲的安慰她。

躺在床上,她連眼淚都落不下來。

這個時候,她好想念日朗。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