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變灰姑娘 第六章

第六章

這下真的完了。

哭到睡醒,想要偷溜出門,發現房門被鎖起來。太好了,她可沒學過怎麼開鎖。沮喪的垂下肩膀,沒飯吃還沒什麼,但是今晚的宴會怎麼辦呢?

反正以後還有機會…也好啦。反正宴會上會遇到日朗,她一點都不想遇到他。

【Google★廣告贊助】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眼淚一滴滴的落下來。她一直很期待這個宴會呀…因為可以偷偷地,遠遠的看著日朗…

真的好想他,好想好想他…

窗戶傳來一陣畢剝聲,她無精打采的煩躁著。是怎樣啊…今天她沒東西給小鷹吃,自己都還餓著肚子呢。

越敲越大聲,她沒好氣的把窗戶一開,「今天沒東西吃啦!拜託你去抓麻雀好不好…啊?」

瞪著眼睛和言武面面相覷,言武沒好氣,「我沒吃麻雀的習慣。」他把鞋盒塞進楚楚的懷裡,「喏,丟三落四的,連鞋子都忘了帶。爺爺說妳今天應該會直接去會場,要我拿去學校給妳。但是你們學校說妳請假了…」

「這不是重點吧?」楚楚緊張的把他抓進來,「你是怎麼上來的?這裡是十四樓欸!」

「從樓頂溜繩下來的啊。」言武揉揉鼻子,「又不困難…妳幹嘛在家裡也穿制服?」

「我唯一的便服是睡衣。」她心不在焉的撫著鞋子。「謝謝你唷…但是今天宴會我去不了了。」

「…為什麼?」言武驚愕的看著她,「妳不是規劃好久了?」

楚楚無精打采的跟他說了昨晚的栽贓,「…我被鎖在這裡,連飯都沒得吃,你說勒?」

一個字也說不出來,言武愣愣的看著她,氣得滿臉通紅。怎麼…怎麼有這種家人?敢欺負他們工作室的人?找死!

「我先去弄東西給妳吃。」他粗魯的拍拍楚楚的肩膀,「不不不,我先把妳弄出去,妳看有什麼想帶的東西帶一帶,我們走。我受不了了啦!妳在這裡多待一天,我會忍不住炸了這個房子…」

…打打鬧鬧歸打打鬧鬧,言武對她,其實比家人還要關心。她的眼眶有點溼潤。

「我不餓。」楚楚搖搖頭,「禮服被撕破了,幫我問一下爺爺,還能不能幫我再找一件。今晚的時候你來接我好嗎…我一定要參加宴會。」

「妳還要參加?妳不逃只要參加?」言武張大了嘴。

「我怎麼可能這樣就算了?逃走不就代表我默認了這種莫須有的罪名嗎?」楚楚握緊拳頭,「我一定要完成這個案子,爺爺的禮服我要賠給他!」

言武默默的望著她一會兒,心裡湧起一股豪氣,「好!我幫妳!」他匆忙的翻包包,找出他早上還沒來得及吃的波蘿麵包,「妳先墊墊肚子,我去找爺爺!」

拿著這塊壓得扁扁的麵包,楚楚心裡流過一陣暖流。她並不是孤單一個人的。咬了一口,咀嚼著。

不能再沮喪了。絕對不能這樣就被打倒!

她皺緊眉,堅毅的望著隔壁的大樓。會場就在她家相鄰不遠的大樓而已。她不會這樣就放棄的!

***

就在隔壁大樓的頂樓,俯瞰著全台北市。

豪華的夜宴就要開始了。林家幾乎將全台北市的名媛淑女一網打盡,華麗的身影,香檳的芳香,在這遼闊的會場展開,像是另一個奢華的世界。

珠寶的光亮閃爍,迷離的各色香水,這甜美頹廢的夜,伴著鐸鐸的高跟鞋與輕輕的呢喃,豪奢的水晶燈下,眩人心絃的開始了。

笑聲,音樂,俊逸的男主角穿梭其中。一切都像是幻影般。

楚楚站在厚重簾幕的陰影下,有些失望的。日朗還沒有來。不過…也好。她可以放心的執行她的任務。

趕緊把事情辦好吧。在宴會結束之前。她要擄獲林紹璽的心,然後加以破碎。

她閉上眼睛,在腦海裡整理一切,等她再睜開時,神祕的「白衣高貴少女」又出現了。

像是一朵纖細的雲,飄落在紅塵中。她的眼神有些茫然。身上的白紗小禮服是古老的樣式,就像是五○年代的少女,穿著蓬蓬的圓裙,束著纖細的腰肢。細細肩帶露出她圓潤的肩膀,像是美玉雕就。

一點點散不去的輕愁籠在眉睫,她望了望紹璽,毫不意外的看見他眼中的狂熱和欣喜。當華爾滋的音樂響起時,她將手遞給了紹璽。

心裡傳來輕輕的,破碎的聲音。

她真正想要搭上的,不是這隻手。

為什麼沒有看到他呢?他應該會來的才對呀…

日朗其實很早就到了。只不過,他還來不及離開地下停車場,就已經被攔下了。

「傷腦筋。」仍然是那臉人畜無害的笑容,「我好像已經解釋過了,我不是你們要找的人。」

「難道說,『上司』拒絕我們,連你這個排行第一的『高階解決者』也要拒絕我們嗎?」眼前這個男子像是一般的上班族,穿著筆挺的西裝,卻掩飾不住眼中那個森然的殺氣。

「你說什麼我聽不懂欸。」日朗純真的一笑,「今天宴會很重要,我得去追我喜歡的人欸。哎,她莫名其妙的躲著我,害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好不容易有這個機會逮到她…」

「別說廢話了!」那男子沈不住氣,「案子你接是不接?」

「就說你找錯人了。」日朗揮揮手,「抱歉,我還有事情要忙…」

猛然一閃,空氣裡傳來淡淡的硝煙味。「既然我們已經說明了案子…你若不接,只好讓你永遠消失了。」

日朗摸了摸臉頰,以為閃得夠快了…還是留下了傷痕。這樣子要怎麼跟楚楚解釋呢?他無辜的望著那個男子,「要讓一個人永遠消失是件困難的事情唷。」

那男子不說話,卻用行動回答了。

「真糟糕,」看著角落走出來的幾員大漢,「好像得讓公主等一等了。」他舔了舔拳頭上的血,笑容非常無邪,「因為我趕時間,所以可能會拿捏不住輕重,各位不會介意吧?」

可得等我一下呀,楚楚…不要太早離開宴會唷。

他揮拳掠倒最先撲上來的人,身影快得沒人看清楚。「肋骨大概斷了三根。」用力一踹,「好了,左肩脫臼,下一位。」他招了招手。

所有的人都發出冷汗。這個男人明明在笑…而且笑得這麼無辜明朗。為什麼他們像是面對著一隻愉悅的猛虎?

因為血腥而喜悅的猛虎?

「不過來?不過來我就要過去了唷。」他衝了過來。

唔…我會小心點控制的…不會讓自己玩得太高興。楚楚還在等我呢。

但是他還是玩得過分開心了些。

日朗還是沒有來。她分心的瞟了瞟會場,沒看到那個無辜的笑容。

「有心事?」紹璽端了杯香檳給她,目眩神迷的。真像…真的很像很像…很像他心裡那抹忘也忘不掉的身影。

她輕輕的搖了搖頭,溫柔的一笑。

連笑容都這麼相像…「告訴我,妳的名字。」紹璽握了她的手,或許是冷氣太強,她的手溫度這樣的低…和他記憶裡的那個人這樣相像。

「你覺得,我該叫什麼名字呢?」楚楚對他笑了笑,知道他上鉤了。「你應該知道我的名字的。」

紹璽愣住了。或許…容貌不太相像,但是這年頭,有什麼是整型做不到的?「芳魂嗎?妳是芳魂嗎?」

「原來她叫做芳魂。」楚楚輕快的站起來,「既然你心裡有人了,那我就不打擾了。」

「等等,等等!」不能夠這樣放掉她…他已經失去太多了。「她…她已經過去了。」

「真的嗎?」楚楚偏著頭,嬌媚的,「那麼,你要忘記她麼?」

忘記芳魂?忘記那抹深深心傷的影子?紹璽勉強笑了笑,「我早忘記了。來,我們再跳一曲吧。」

「不了,我想透透氣。」楚楚往著陽台走去,紹璽眷戀的望著相像的背影,也跟了過去。

俯瞰著整個台北市,像是打翻了皇家的珠寶,七彩絢麗的耀眼,在眼底展現著。馥郁芳香的含笑流動,在這魅惑的夜晚。

是個適合戀人纏綿擁吻的夜晚。

紹璽輕輕的撥開她垂下來的髮絲,想要一親芳澤…

卻被拉住後領拖開。他回頭瞪,發現是自己的親哥哥。日朗一如往昔的無辜笑容,只是夜暗了,他的眼神異常的光亮,「爺爺找你呢。他說要介紹幾個人給你認識。」

紹璽不悅的皺緊眉,遙望了一下被賓客包圍的林老先生。「…我過去一下,妳…會等我吧?」

「那當然。」楚楚鎮定的笑笑,「去吧。」

等紹璽走了以後,陽台只剩下她和日朗。

「看起來,妳很期待我弟弟的吻?」日朗逼近過來。

楚楚把臉一別,「您是林日朗先生?幸會。」

「別裝了。」日朗的笑容全消失了,「楚楚,妳以為畫個五顏六色我就認不出來?我從來沒發現我這麼討厭妳的打工。妳到底讓多少人吻過了?」

「你說什麼我聽不懂。」她開始覺得有點冷。

「那這樣妳聽得懂嗎?」日朗一把握住她的下巴,狠狠地吻了她。

楚楚真的被他嚇到了。一向溫和的日朗居然變得這麼侵略、這麼蠻橫。她的唇一陣陣的刺痛,被他蠻橫的肆虐過,每個地方像是燃起火苗。所有的掙扎都被封鎖了,她害怕,她好害怕…

或許她害怕的是自己。因為…她似乎一直期待,期待日朗這樣…

直到楚楚的淚濡溼了日朗的臉,才冷卻了他的憤怒和激情。老天…他在幹嘛?第一次了解到忌妒的力量…他是多麼的忌妒,又多麼的憤怒啊。

「不要哭…對不起,楚楚…」輕輕的放開她,用衣袖替她拭淚,「我只是很難受,很難受。妳躲著我,卻為了紹璽到這裡來…」

「這是『工作』,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她輕嚷,用力捶他,「你還故意欺負我…嗚…」

「不要這種工作了…嫁給我吧!紹璽已經受了很嚴重的報應了,他這輩子…都不會快樂的。如果我讓妳從我身邊溜走…我也會跟他一樣,一輩子都快樂不起來。」

楚楚啜泣著,抬頭看到他的臉上一抹血痕,「…天啊!你受傷了!」剛剛在黑暗中,她沒仔細看,一但適應了黑暗,發現他的臉頰和唇角都有血。

慌張的找出手帕幫他擦,「怎麼了?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

「會替我擔心嗎?」日朗笑著。

「廢話!這根本是廢話!」楚楚哭起來,「我不要你受一點點的傷害…」

日朗笑著將她抱滿懷,「…我好高興…」

「放開她!」紹璽嚴厲的聲音在他們背後響起,「哥哥,是我先看到她的。」

日朗將她往身後一藏,「是我先認識她的。」

完蛋了…楚楚在心裡大叫,她居然為了私情忘記自己的工作了!

「你怎麼可以…怎麼可以這麼說?我早就遇到她了,只是不知道她的名字而已!你明明也知道的!」

「我比你知道的還多很多。所以我也知道,我比你早認識她。對不起,什麼都可以讓,她是不能讓的。」

他們兄弟的爭吵讓音樂停止,人人都驚愕的面面相覷,目光集中到這三個人。楚楚困窘的望著這些竊竊私語,發現繼母和兩個妹妹都用非常忌妒的眼光看著她。

她們又認不出來。她心情寧定了一點。

「…真令人不愉快。」她高傲的昂起下巴,「抱歉,我先告辭了。」

「妳別想走。」日朗倒是很喜歡這種混亂,一把抓住她,「臨陣脫逃?這可不行。」

「別碰她,別碰我的芳魂!」紹璽情急之下喊了出來,抓住她的另一隻手。

「仔細看,她並不是芳魂喔。」日朗賊笑起來,「還是說,每個類似的少女,都是芳魂的替身?但是她在我眼中可是獨一無二的,不是任何人的替身!」

「這個我不管!」日朗激動起來,「只要像就好了!我不在乎她是誰,只要外在像就夠了!」

「…那你是憑藉著什麼,可以隨便傷害其他人的心呢?誰也不會想當替身的。」楚楚發現自己身不由己的說出這些話來,不禁大吃一驚。但是她接到案子以後就很想說了。

「被你當作替身,然後沒幾個月就厭倦,尋找更相像的替身時…你想過那些少女也是活生生的人嗎?她們也會哭也會悲傷也會心碎…你真的想過嗎?大少爺,你也太任性太自以為是了!地球又不是為你旋轉的…你這麼愛芳魂,為什麼不去找她!她死了嗎?她嫁人了嗎?」

會場安靜的連掉根針都聽得到,紹璽愣愣的望著她,像是…像是芳魂附身在這個少女,狠狠地責備他。

「她沒有死,應該…也還沒嫁人吧。」他痛苦的垂下頭。

「那你為什麼不去找她?只會在女人堆裡窮混,你是男人嗎?」楚楚氣得發抖,完全忘記她是「高貴的憂鬱少女」。

紹璽良久沒有說話,簡直讓楚楚氣昏了,「你說話啊!」

「連星球都不一樣,我有什麼資格去找她?!是我先放開她的手的!」紹璽吼了起來,「我根本就不能夠跟任何女孩子有長久的關係了!因為…因為我們不同…我們是不同的…」

楚楚目瞪口呆的望著他,迅速的望望日朗,和擔心的看過來的楚媽媽。剛剛她就覺得有點怪怪的…楚媽媽太年輕了!簡直像是日朗和紹璽的妹妹,不像他們的媽媽…

日朗和紹璽迥異常人的觀念和執著…她明白了。

「…有…有什麼關係?」就算這樣又怎麼樣?「又有什麼關係?!星球不一樣就不一樣!還不都是高等生物!就算是…就算是我壽命不如你們長,就算是我比你們早衰老,又怎麼樣?!喜歡就是喜歡了,愛就是愛了,誰管得了明天太陽要不要升起!」

她一把拖住日朗,急急的往外衝,丟下一屋子驚愕的賓客。

什麼都沒有關係了…原來他們…是這樣的可憐,這樣的猶豫不決。就為了什麼狗屁星球別…日朗是提起多大的勇氣才跟她示愛?她為什麼提不起相同的勇氣?

就算是外星人又怎麼樣?她喜歡日朗,她愛日朗!

「等等呀!我說楚楚,有電梯,妳不用走太平門呀!」話還沒說完,她已經絆了一交,連鞋子都掉了。

「要緊嗎?」他趕緊把她扶起來,撿起掉下來的玻璃鞋。「妳真是…我幫妳穿起來。」

扶著他的肩膀,楚楚心頭一陣激動,衝進他懷裡,「我不怕!我不怕你是外星人!就算你把皮剝下來是大章魚或者是青面獠牙,我都不怕的!我喜歡你,我愛你呀!就算是外星人我也愛你的!」

「我?外星人?」日朗驚愕的指著自己。

「不要裝了!紹璽剛剛已經說漏了嘴…難怪你媽媽這麼年輕…難怪你總是有點怪異…但是不要緊,真的…嗚嗚嗚…我跟你走…我會永遠愛你的!我不會跟紹璽一樣傻,一點點阻礙是難不倒我的!」

…紹璽也不是只會壞事而已嘛。日朗很享受軟玉滿懷的滋味,不想糾正她。原來她誤會了…但是心裡甜甜的,甜得像是蜜一樣。

「不管我是誰,妳都要跟我走?」日朗壞壞的笑,用力擁緊她。「就算我剝下皮像個怪物?」

「那有什麼關係?」楚楚哭得一頭是汗,「我若把皮剝下來,只有肌肉看起來也很恐怖啊!我喜歡你呀!我喜歡你…」

就算是以後會被拋下,她也不管了。反正…反正她已經習慣了。這世間沒有永遠,離別是必然的。如果離開他,要花幾十年來憶念,那還不如一開始鼓起勇氣。

「妳可是親口答應我的。」日朗很開心的擰擰她的臉頰,心情大好。「我們回去拿妳的書包和行李,到我家去吧。」

她壯士斷腕的點點頭。

只是她沒想到拿個書包需要這麼大陣仗。日朗說要讓她看看外星人的手段,居然調了一架直升機來。

「…現在是怎樣?」坐在直升機裡面,她的頭髮張牙舞爪的在空中亂飛,臉上的妝已經洗乾淨了。「你該不會…算了!就是一個書包而已,沒有必要冒生命危險啊啊啊~」

在她的尖叫聲中,日朗很輕鬆的跳上她的窗台,用不知道什麼鬼東西畫了一個圓,輕鬆的卸下玻璃,打開窗戶。

「楚楚,妳要帶什麼東西走?」他依舊是無辜的笑。「妳要進來嗎?」他伸出手要接她。

她身上有安全繩…但是真的要跳進去嗎?

既然日朗是外星人,這種事情應該是家常便飯吧?她牙一咬,躍進窗戶,渾身都是冷汗。

看了看錶,為了不引起什麼麻煩,還是趕緊把東西收一收吧。她慌張的把東西放進行李袋中,乒乒乓乓的發出很大的聲響。

聽到腳步聲,她才驚覺自己發出的聲音太大了。

等他們踏上窗台時,繼母驚愕的打開門,臉上的妝雖然洗去了,但是衣服和鞋子都還沒換。

她就是那個神祕少女?繼母突然火大起來,像是被戲耍了。不,她不能讓楚楚如願,她說什麼也不能答應,楚楚根本不配這種待遇!

「你們…」繼母氣急敗壞的衝上來,「你們在做什麼?!…啊啊啊啊~」

就在繼母的眼前,他們雙雙跳了下去。日朗抱著楚楚,攀在安全繩上,心情很好的朝窗戶裡面揮揮手,直升機隆隆的飛走了。

她終於離開那個家了。不顧一切的。

等顫巍巍的讓日朗拉上直升機,她呆呆的,心裡不知道是什麼滋味。

「木已成舟啦,明天一定很熱鬧。」他仍然是滿臉燦爛的笑容,「楚楚,如果我告訴妳,我不是外星人,妳會不會生氣?」

「啊?」她的腦筋轉不過來。

「不過反正我們要結婚了,所以要告訴妳…雖然我不是外星人,但我是『高階解決者』。」日朗搔了搔頭,「唔,妳一定聽不懂,但是我會慢慢解釋的…我不想在妳面前神秘兮兮的…」

「什麼!?」楚楚跳了起來,「你是我的前輩?」

「啊?」換日朗的腦筋轉不過來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