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變灰姑娘 第八章

第八章

他喜歡這樣的天氣。

萬里無雲,光亮的像是剛剛洗過一樣。透過落地窗可以看到很遠很遠的天際,而他心愛的人,正在他身邊熟睡。

這大概就是所謂「幸福的天氣」吧?

自從和楚楚結婚以後,他一直覺得自己的幸福到了巔峰了。以後的每一天…都會像這樣。

【Google★廣告贊助】

應該。

只是有時候,他會有一絲絲的不安。當她呼喚小獵鷹,讓風吹起她的裙擺,兩雙澄澈的眼睛望著遙遠的白雲時,日朗會覺得她是這樣的美…卻美得這樣模糊。

像是要跟著獵鷹的翅膀,隨風而去。

「在看什麼?」他忍不住打斷楚楚的冥想,想要看看她到底在眺望什麼?

若有所思的望了他好一會兒,楚楚抱住他的脖子,「…我愛你。」

已經放暑假了,公司也不是非他不可。他們原本可以去蜜月旅行的。但是楚楚哪裡也不願意去,只想待在這個半山腰的家中,和林夫人一起做點心,或者和日朗手牽手去散步,甚至在書房裡看著書,相擁著半打瞌睡。

座落在半山腰的林宅很大,他們有時候只是在家裡探險。日朗會告訴她到處出任務的趣事,讓她把玩武器和道具,驕傲的讓她看歷代解決者的畫像。

「這是我爸爸。」日朗指了指最後的一幅畫,「將來我的畫像會掛在他旁邊。」

楚楚笑了笑,但是日朗沒有看見她微笑裡的惶恐。

有時候日朗會說要出差,楚楚會抱著他很久很久,不肯鬆手。「我很快就回來了。」

楚楚會深深吸一口氣,還是笑笑的放開他。但是他也沒看到楚楚努力壓抑的恐懼。

他真的以為,這樣平凡淡然卻溫馨的生活可以一天天、一年年,直到永恆。

只是,他從來沒有想到,楚楚居然要離開他。

「…去美國唸書?為什麼?」正在吃飯的他驚愕的望著楚楚,「為什麼要離開?台灣不也有學校嗎?這裡的同學欺負妳嗎?為什麼…」

楚楚低頭好一會兒,終於堅毅的望著他,眼中有著閃閃的光,「我不要在家裡等你。我已經跟爺爺申請要成為『中階解決者』了。爺爺說,我若能通過『生命救援會』的訓練,就考慮讓我升為『中階解決者』。」

「我反對!」日朗的笑容不見了,他猛然的往桌子一拍,「妳以為那邊的課程和『初階』一樣?那不是辦家家酒,那是隨時都可能送命的訓練,我絕對不要讓妳去…」

「我要跟你一起出任務!」楚楚激動起來,「我不要在家裡等!聽到了嗎?我不要!這樣我會瘋掉!我要跟你並肩作戰,不要在家裡等你!」

「我已經很久沒出任務了。」日朗靜了下來,「妳若害怕的話,我就辭掉所有任務。」

「…可以這麼做嗎?這不是你們家族的驕傲嗎?」楚楚握緊拳頭,「世代都奉獻一個長子出去當『高階解決者』,你不是一直以你父親為榮嗎?你不要以為騙我出差什麼的我就不會擔心了,我都知道,媽媽也都知道的!」

想起那些不寐的夜晚,她實在無法忍受了。她沒辦法在城堡裡等待,再怎麼危險艱困,她都要在日朗身邊。

「我不是公主!我不是!我學不會等待,我只要在你身邊!」楚楚爆發了起來。

日朗鐵青著臉瞪她,一言不發的轉身就走。

已經很久沒去探訪爺爺了,自從日朗成了「高階解決者」,就不再去找他了。像是一種不成文的默契,高階解決者不會回去跟爺爺商量煩惱,畢竟他們都已經獨立了。

等他按著地址,找到爺爺的住處,發愣了好一會兒。望著櫥窗的鞋子,他認得。雖然只有一雙規矩的學生鞋,但那正是…正是吉翁的作品呀!

衝進手工皮鞋店,爺爺戴著老花眼鏡,叼著煙斗,正在做鞋子。

「爺爺你…」他顫抖的指著,「你就是…為什麼你從來沒有告訴過我,你就是吉翁?!」

爺爺倒是一點意外也沒有,慢條斯理的抽了口煙,「你也沒問過吧?不過你還在我這裡的時候,我好像是開美術社的。小日朗,你長大好多囉…找張椅子坐吧。」

煙草的香味瀰漫在這個小小的店面,爺爺沒有停下手上的活兒,「所以說,就算是再親近的人,能夠了解的部份,還是很少的。」

「…爺爺,你為什麼要讓楚楚去接受訓練?」日朗生氣了,「她跟我們不一樣,她是平常人,一點點準備都沒有的!當當玩票的初階解決者沒有什麼,但是…」

「你為她擔心?」爺爺望了望他。

「那當然!那種訓練是會死人的!她如果出了什麼意外,我…不!我不讓她去!說什麼也…」

爺爺讓他滔滔不絕的說下去,一直沈默的抽煙斗。等他終於發洩完了,遞了一杯咖啡給他。

「再親近的人,彼此也是有不了解的地方。」把鞋子作好,滿意的看了看,「所以才更需要將心比心。你現在的煩惱,跟楚楚的煩惱有什麼不同呢?你們的擔心,不都是一樣的嗎?」

我和楚楚…日朗發起愣來。

我的擔心,和她的擔心。像是楚楚就在他身邊,兩個人互相凝視著對方焦慮的眼神。有什麼不一樣嗎?不,沒有什麼不同的。

被留下的那個總是非常焦灼,非常憂慮。害怕…害怕到不能壓抑。有多愛她,就多希望她能夠遠離危險。

「…我只是想要保護她而已…」日朗頹然的垂下雙肩。

「相同的,她也只是想要保護你而已啊。」爺爺笑了笑,有些感傷的,「不要拒絕女人的保護。那等於是拒絕她們的愛…落到像我一樣用盡半生追悔莫及,是沒有意義的。」

爺爺的眼光遙遠了。在那年輕的歲月,他是多麼意氣風發,又多麼無知啊。混亂的時代,愛與恨只有一線之隔。他拒絕了她並肩的建議,只想將她保護在自己的羽翼之下。

最後只能在頹圮的磚瓦中呼喊她的名字。若是時光可以倒轉,他願意用一切交換,只要可以見她最後一面。

這個年輕人需要想一想。他必須知道,深愛的人,是他並肩的伴侶,而不是永遠長不大的孩子。

良久良久,小小的店面沒有一點聲音。日朗動了動,有些惘然的。

「爺爺…請你幫楚楚做幾雙可以熬過訓練的好鞋子。」他輕輕的嘆了口氣。

「這個我可以辦到。」爺爺和藹的笑了笑。

***

最後,楚楚還是提起行李,準備出國了。

回頭眷戀的望了望這個美麗的家,這是她的家,她真正的家。

「媽媽…妳會氣我這樣走掉嗎?」望著林夫人,她滿眼的愧疚。

「妳會回來的。」林夫人幫她整理了一下領子,「再說…這個家有一個人在等待,就已經太多了。」

依依不捨的回頭看了好幾次,林夫人微笑的目送她。

若是當年她鼓起勇氣,或許也會這樣選擇吧。林夫人想著。

最少,她還可以看到丈夫最後一面…而不是無數次在深夜裡哭著醒來,滿心的話想說,卻不知道該對誰說。

星耀,最後的那一刻,你可想到我?你有沒有想要跟我說什麼?你痛不痛?害不害怕?若是在你身邊就好了…我不想…我真的不想在家裡等待…

「林伯母?」興辰擔心的追出來,「晚上風大,怎麼還站在這裡?會冷的唷。」他幫林夫人圍上圍巾,「我們進去吧。」

這孩子…林夫人微笑了起來。

也過了這麼多年了。興辰家是他們的鄰居,從小就在家裡來來去去。星耀在任務驟逝的時候,她以淚洗面,根本振作不起來。

這個鄰居的孩子,拉著她的衣服,也跟著哭,「林伯母…不要哭好嗎?嗚…我會陪在妳身邊,請妳不要哭…」

他真的這樣一陪好些年,一直沒有忘記小時候的諾言。

「嗯,我們進去吧。」她微笑,像是天使一樣的溫柔慈悲。

星耀,我現在過得很好。望著漸暗的天空一眼,星星已經出來了。孩子們都長大了,各有各的人生…我們都很好,你不要擔心。

「興辰,你有喜歡的女孩子了嗎?」林夫人不太放心他,「這幾年讓日朗和紹璽拖累,你只是拼命忙,年紀也不小了,也該有女朋友了…」

「呃…有啊。」興辰不好意思的別開臉,「我有喜歡的人了。」

「真的?哪天帶回來讓我看看吧?」林夫人笑了笑,非常美麗的。

「…有一天吧,或許有一天。」興辰更窘迫了。

「…日朗,你還生我的氣嗎?」在機場,他們互相凝望著。

他沒說話,甚至沒有笑。這些天他都忙到很晚,回來的時候楚楚已經睡著了。只有在睡夢中感受到他的激情和溫柔。天一亮,日朗又不見了。

她很悵然,甚至不只一次問自己,這樣做到底對不對。

日朗摸了摸她的頭,俯身用吻回答了她。「我們很快就會見面了。」他又出現那種人畜無害的笑容。

楚楚心裡馬上響起警鐘,越了解他,越知道他那無辜笑容底下總是打著鬼主意。

「我不會被退訓的!」楚楚握緊了拳頭。

「我也相信妳不會。」日朗揮了揮手,笑得很燦爛,「我愛妳,楚楚。」

狐疑的上了飛機,她飛向異國。

***

「…你解釋一下,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嚴苛的訓練沒有嚇倒她,但是出現在訓練基地,卻把她嚇個半死。

他用筆記本敲了一下楚楚的腦袋,「什麼『你』?叫我教官!剛剛伏地挺身做得不夠標準,追加一百下!」

這是美夢還是惡夢?日朗成了訓練營的教官。他對楚楚特別嚴格,整得她生不如死。

槍林彈雨的模擬訓練中,她怒吼,「你不要以為這樣我就會乖乖退訓!」一面拿著槍就地找掩護。

「我也沒有這樣打算啊。」他好整以暇的滾到她身後,「只要讓妳早日結訓就好了,所以我要更嚴格的訓練妳!」

「臭日朗!我恨你~~」楚楚慘叫了起來。

訓練營的夥伴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用中文互相對罵的教官和楚楚,「喂,他們說什麼啊?」

被問的人沒好氣,「我是日本人,我聽得懂?」

「我是韓國人,別問我。」另一個人趕緊撇清。

「同文同種反而更嚴格,可憐喔…」大家都為那個嬌小的女孩一掬同情之淚。

暑期訓結束,楚楚帶著滿身的跌打損傷和一雙熊貓眼,拿到了結訓證書。拜日朗的魔鬼訓練所賜,她的英文已經可以應付普通對話了。

同伴對她非常好,紛紛留電話給她。消息比較靈通的,欲言又止,「…楚楚,我們以後同校,妳一定要堅強的活下去。」

「同校?」她有點摸不著頭緒。她是報名了生命救援會的專屬學校,但是同校需要說得這樣「節哀」嗎?

等開學了,她發出一聲慘叫。

「你…你你你…」她顫抖著指著神出鬼沒的日朗。

「沒錯,我也剛接了聘書。」他心情很好的亮了亮聘書,「而且因為我們結婚了,所以可以住在一起喔。」他的笑容這樣無辜燦爛,「不過妳不要以為我會放水…我會更嚴格督促妳的訓練和功課~」

「救命啊~」楚楚絕望的呼喊遠達天際。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