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為先 楔子

靜靜的午後,蟬鳴細細。

這家平價日本料理店還是半個人也沒有,只有老闆娘有氣無力的趴在櫃台上。大概關門比較好吧?老闆娘的眼角滲出眼淚,心裡覺得很酸楚。就快撐不下去了…她畢生的夢想就要讓現實碾碎了…

【Google★廣告贊助】

門口叮鈴一聲,年輕的老闆娘揩了揩眼淚。

背著光,一個拎著背袋的美麗女孩子沈默的站在門口。老闆娘揉了揉眼睛,雖然這個難得的女客人穿得非常樸素,但是高佻又婀娜豐滿的身材、精緻絕艷的的臉孔,帶著凜然的氣質…

怎麼看都不像是她這寒酸小店應該有的客人。

穿著登山靴的美女,打量了一下沒半個人的店裡,輕嘆了口氣,「…來份炸豬排飯吧。」

終於有生意上門了!老闆娘精神為之一振。她輕快的回答,然後衝進櫃台裡開始大火大灶的煮了起來。

一個鐘頭後,美女看了四次錶,正想乾脆離開的時候,老闆娘滿頭是汗的把碗沿一塌糊塗的炸豬排飯放在她面前。

坦白說,美女很努力了…她先是啃了一口滿是麵衣的堅硬炸豬排…嗯,堅忍不拔的硬度很適合補鞋底。如果她是家禽,大概也可以靠粗礪如石頭的麵衣幫助消化。

太可惜了,偏偏她是人類。

放棄炸豬排,她夾起洋蔥…腦海冒出「屍骨未寒」四個大字。沒錯,洋蔥還僵硬著,推測死亡時間不到五分鐘…

爛糊糊的生雞蛋和冷掉結塊的米飯混在一起,看起來實在滿像豬食的。

她將筷子插在飯上面,看了老闆娘好一會兒,「…我建議妳去葬儀社煮供飯。最少躺在棺材裡的讓妳毒不死。」

老闆娘好一會兒才聽懂她的意思,不禁淚流滿腮,「妳好過份喔…人家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啊~我們那個該死的…該死的…廚師跑掉了…我又不會煮…嗚~男人都是一群混帳東西~」

哇的一聲,老闆娘乾脆趴在收銀機上痛哭,美女無語問蒼天的看著天花板好一會兒,掏了掏耳朵,鑽進櫃台裡。

她開始點火起灶,將飯翻鬆,重新按下電鍋。從冰箱裡掏出豬排重新加工,優雅的像是舞蹈一般,所有的食材在她手中服服貼貼,空氣中充滿和諧的食物香氣。

她不但做了兩碗炸豬排飯,還煮了一小鍋味噌湯。將一碗擺在老闆娘面前,她沈默的開始吃自己的份。

哭累的老闆娘剛好有點餓了,也就沒計較她隨便使用廚房,吃了起來。

…這…真的是他們廚房煮出來的食物嗎?老闆娘驚詫的睜圓了眼。

豐美的肉汁鎖在香脆的麵衣裡,咬一口,複雜的香氣就在唇齒間流竄。被她煮得乾巴巴的飯,這個陌生的美女只是翻了幾下,重新悶過,居然會這樣香甜好吃…

熱騰騰的白米飯和著半凝固的雞蛋,以及柔軟夠味的炒洋蔥…芳香馥郁,吃完了一大碗還意猶未盡,鮮美的味噌湯剛好形成美妙的句點,讓人回味無窮。

老闆娘還在發呆,陌生的美女已經吃飽了。「…雖然匆促,不過這才像是人吃的食物吧?」美女嘆口氣,「老闆娘,為了台灣兩千萬人口的安危,妳還是趕緊把店收了吧。這種豬食可以殺人於無形了…」

「妳叫什麼名字?!」老闆娘使出蠻力,一把拖住正打算走出大門的美女。

「…我叫陶陶。」差點和地球親吻的陶陶,很謹慎的拆著正掐著她脖子的手。看這老闆娘弱不經風,怎麼發作起來力氣這麼大?

「陶陶?」老闆娘呆了一下,這麼可愛的名字實在不適合這位冰山美人兒…不過只要她會做飯,就算她叫凱蒂貓,也不會有人跟她計較的。「我叫朱明明!求求妳來當大廚吧~」

陶陶有點窘的將黏在她身上的明明「拆」下來…為什麼人類會退化成無脊椎動物?真的很值得研究。

最少這位可愛的老闆娘用不可思議的姿勢黏在她的身上,就算是章魚也自嘆不如。

「我不會做菜!」陶陶還在奮力頑抗。

「妳會!妳就是會!」

「我不會做道地的日本料理!我做的都有台味!」陶陶吼了起來。

「我管妳台味歐味,只要好吃就成啦!我吃了覺得非常好吃啊~」明明苦苦哀求,「求妳來上班吧~雖然薪水不多,但我會盡量不虧待妳的~」

陶陶突然停止掙扎,好一會兒才說話,「…只要好吃就可以了?」

「那當然,當然啊!」明明看到了一絲希望,「不管是什麼料理,不過是形式而已!重點除了好吃,還是好吃好吃好吃而已啊~」

陶陶站了很久,挺拔的她站得像是軍人一樣,手腳都纏在她身上的明明反而有點膽寒。

「只有好吃而已嗎?」她冰封的表情出現了一絲暖意,「只需要好吃?」

困惑已久的難題,居然讓這個煮菜可以謀殺人的廚房白癡點破了。

「我只會煮好吃的食物。」陶陶的提袋落了地,從布包裡掏出雪亮的柳葉菜刀,狹長的刀身帶著霜樣寒意,倒多像日本刀一些。

「希望妳不會後悔。」啪的一聲,她將柳葉菜刀拍在帖板上,「因為我並不是個好相處的人。」

明明終於放下心裡的石頭,「沒關係,妳會發現,我是個好相處又負責任的老闆娘唷。」她笑咪咪的。

開店三個月來,明明第一次信心十足的點亮了「食為先」的招牌。在這個招牌下,一個美味的故事,正在醞釀中。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