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桑麻 之四(三)

先是陳若春背了第一口黑鍋,氣得發瘋大跳大叫,然後陳秋背了第二口黑鍋,她表示無奈,因為自己真沒辦法一個人偷吃掉二十五個雞蛋。

幸好蛋的神祕消失只持續了幾天,之後產量就正常了。整村都在瘋建醮事宜,也轉移了陳阿嬤的專注力──陳阿嬤在神樂團裡頭也有位置呢,她主管胡琴,沒想到吧。

陳秋猜想,堂姊盼弟可能把本錢攢夠了。

【Google★廣告贊助】

這件事情卻徹底惹毛了燃點很低的陳若春,逃班了幾天沒去太歲陣操練,挨了阿公一頓打。他卻皮皮不在乎,挨完抽立刻拽著陳秋說話。

「我要賺錢。」他非常高傲的說。

「…哈?」陳秋瞠目,才十一歲的小鬼,還是個腳板長釘子,不四處閒逛會死的小鬼,想賺什麼錢?最有可能的前途,是混黑社會。

但是她哥總是能出乎意料之外。

總之,陳若春對於被冤枉這件事非常憤怒。可之所以會被冤枉,就是他有前科──偷拿家裡的東西接濟表哥,而且也真順過雞蛋,只是數量不是那麼龐大而已。

中二少年不開心了。認為自己的義氣被阻礙,高尚情操被侮辱。所以他要賺錢,自己買雞蛋醬菜,不沾家裡一點東西了。

想法是很奇葩,但執行力卻非常猛。

一向愛閒逛的陳若春,往鎮上蹓躂了幾天。中二少年總是讓人想像不到的觀察力,初衷是想拿稀薄的積蓄買點好的給表哥添菜,然後他發現,鎮上什麼東西都非常貴,哪怕是雞蛋,最次等的一個都要一文錢。

但是村子裡的雞蛋,卻是三個一文錢。

可雞蛋和雞蛋,可不一樣。自家吃了十一年,他都沒發現,自家的雞蛋特別大、蛋黃特別飽,襯得別人家的雞蛋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

在鎮上,這是上品雞蛋,三文錢一個的!這當中,大有可為啊。

陳若春願意的時候,也是個嘴甜會賣乖的好少年。而且他長得像娘,柳眉杏眼,漂亮的不像話。一拉低姿態,是人就難免顏控,居然讓他談下了一個遠房表親的雜貨店,讓他寄賣雞蛋。

自家的雞蛋,大約兩枚可以賺到一文錢,村裡收的雞蛋,約是四枚可以賺到一文錢。

別看這利潤似乎很薄,但是架不住雞蛋是個長銷品啊。五天供一次貨,就陳若春來說只是閒逛,一個月起碼也多了百多文錢。

陳秋詭異的看了她哥一眼,二話不說,掏出她這幾年存下的所有積蓄。雖然壓歲錢總是充公,但阿公還是會時不時給他們幾個銅板買糖。

她從來沒買過,全存起來了,累積起來也有五十六個,全塞給她哥了。

預備了一肚子話想說服阿妹的陳若春噎住了。

「其實不只雞蛋呀。」陳秋感到不可思議,她哥居然有做生意這條筋,那還不好好贊助鼓勵一下…總比做黑社會強幾百倍。「醬菜說不定也行呀。先讓店主嚐嚐,說不定是條路呢。」

「…真的?」陳若春聲音有點澀。

「這很簡單嘛。」陳秋沒有注意到,「一樣醬菜我就裹個小粽子,提一串過去試吃,方便得很…」她對自己的手藝是非常有信心的。

陳若春的眼眶有點紅。

其實每個中二少年都希冀被肯定,可惜閃亮點實在太欠缺。他自己也很明白,讀書不成──實在坐不住又厭惡那些之乎者也,只喜歡看閒書。下田不願──被稱為泥腿子傷害了他敏感的中二心。

被罵幹啥啥不成,他表面上叛逆,事實上也是很傷自尊的。

他覺得天下沒有人理解他。

可阿妹卻肯定他,而且完全支持他。

他轉身跑了。不然在阿妹面前掉眼淚,豈不是太沒有身為哥哥的尊嚴。

陳秋瞠目看著他的背影。這…又是怎麼了?她哪句又觸動了她哥敏感的神經?仔細思索,毫無頭緒。

只能說,中二少年的內心世界博大精深,真不是凡人能理解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