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桑麻 之五(二)

現在她就想對阿公阿嬤孝順點,對阿兄,好一點。嗯,兩個哥哥,她哥和表哥。

因為他們對她實在是非常好,在他們身邊,覺得無比溫暖。但這麼好的緣份,不過是短短十來年而已。要珍惜,很珍惜。

【Google★廣告贊助】

至於非常便宜的爹娘叔嬸堂哥,更便宜的堂姊…算了吧,相看兩厭,明明是孽緣,理他們幹嘛?

她今年可只有八歲,八歲!

陳若春揣著一把銅錢,喜孜孜的朝回家的路走去,瞥見路邊的小販在賣紅頭繩,他想到自家的阿妹,眼神柔和起來,停下來挑了兩根。

他頭回賺到錢,無比興奮,卻連買個包子犒賞自己都捨不得──頭回賺到錢的半大少年都這樣──卻豪氣的買了頭繩給妹子。

真沒想到阿妹的主意這麼好,手藝這麼巧…他頭回提了一串只有半個拇指大的粽子上門時,還真沒有把握。但是光提上就看到店主訝異讚賞的神情,解開來擺了一盤五顏六色的醬菜,試吃後,真是人人讚好。

真比誇獎他還讓人高興。

更沒想到的是,還真的成了。那些小甕醬菜得了一整個靠近櫃台的小架,也就幾勺的量,五天巡一次貨,該補的補,該結錢的結錢。

才多久啊,他賺了五十八個錢!雞蛋也賣得好快!

事實上,這個十一歲的少年,只覺得有種微醺的滿足感,卻不知道,這並不是他賺了多少錢,而是一種被肯定的成就感。

一種,「我長大了我能賺錢」,「我也能做事我不是做啥啥不行的廢物」。

傲嬌的將頭繩遞給阿妹,她果然笑得非常可愛、開心。一臉「我真是為我阿兄太驕傲」的樣子。

他挺了挺胸脯。

我果然是阿妹最驕傲的阿兄。他想。我是男子漢。

這個看起來小打小鬧的小生意就這麼開張了。陳若春精力過人,滿村收雞蛋,幫著陳秋做醬菜,還能毫不在乎的每五天挑著擔子往鎮上打個來回補貨,甚至不耽擱大醮排演。

可距離大醮只有一個月的時候,卻發生了一樁意外,讓他勃然大怒,非常耽擱他的時間。

跟他對陣的華蓋陣頭小娘子,把腳給扭傷了。

為了今年大醮,從去年春就敲定人選,準備了一年有餘,然後那蠢蛋拼命對著他眨眼睛,也不看路,狠狠摔了一跤…摔完還哭著怪他!

要怪他什麼?!他一步都沒有踏錯!

旁觀的陳秋看著暴跳如雷的哥哥啞然。照那小娘子倒下的角度,應該可以筆直的摔進她哥懷裡…誰知道她哥眼睛都沒有斜一下,正經八百的踏步,剛好錯過呢?

這時候她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家哥哥非常俊美,許多小姑娘又愛又怕的傾慕她家哥哥。

…這不對吧?她哥是個惡霸。

…記得她前世的小時候(好久以前的小時候),小太保也是很多女孩子偷偷喜歡的對象。

原來喜歡壞壞的男生這點,古今偕同啊!她都震驚了!那位陣頭小娘子十四了呀!比她哥還大三歲!雖然說有「女大三抱金磚」的說法,但是看起來她哥晚熟得很,什麼磚都還不想抱啊喂…

可她沒能感嘆太久,就被趕鴨子上架了。

因為那個華蓋很重。剛好這一年的小姑娘都偏小,最大的就是那位小娘子,再來就是十二歲的堂姊盼弟。

盼弟堂姊倒是試圖將華蓋舞起來…但她並沒有繼承陳阿公的天生神力,非常乾脆的砸了旁觀的幾個小姑娘。

試到最後,這柄一丈二尺,綴滿鈴鐺,重量可怕的華蓋,就歸了臂力驚人、傲視同儕的陳秋。

她明明只是後備。她明明只有有八歲。

在被同陣小姑娘羨慕忌妒恨的眼光中,陳秋悲憤莫名。

距離大醮只剩下一個月!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