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桑麻 之一(二)

向來不屈的她,也是從這幾分地倔強的站起來,成為響應有機農業的第一批,甚至拉著農會產業班做出品牌,從有機蔬菜到有機米,最後還成立了自己的小酒廠。

種田的人很多,但是種到她這樣起家致富的人,卻非常少。

【Google★廣告贊助】

她不但養大了兩個孩子,那兩個孩子還將家族事業做得蒸蒸日上。娶了媳婦,養了孫子孫女。雖然一生非常坎坷,但她自覺倒是波瀾壯闊。

而且吧,她可一直都是個站在時代尖端的女人。

她聽ICRT,能說一口不怎麼標準的英語。她還會用電腦,上過幾堂電腦課就會寫HTML。愛看法國電影,甚至能看懂電競。她活到八十歲最後的時光,正在滑著平板電腦玩手機遊戲。

甚至她還死得非常「舒服」。就是眼前一黑,什麼痛苦都來不及感受到,最後的聲響是平板電腦落在地毯上的聲音。

…說什麼她都沒想到,時髦一輩子的她,會穿越到一個不知名的年代,變成一個才五歲的農家小女孩兒。

她無聊的時候真的看過不少大陸小說,孫女還幫她充值一堆隨便她看,直到她看到更無聊為止。當中的路數,她還真耳熟能詳。

只是身在其中的滋味,那些小說都沒提,個個都非常淡定,讓她佩服不已。不知道幸還是不幸,她過來時倒在床上奄奄一息,躺了好些天,算是給她一個整理思緒的時間。

更不知道算幸運還是不幸運,她居然還殘留這個五歲小女孩的記憶。

五歲的孩子嘛,別指望有多大的記性。問題是,總括起來居然只有兩種,一種是挨罵,一種是挨打。記得最清楚的,就是這小朋友是怎麼死的。

說來悲慘,這小朋友是被她媽一個耳光搧倒在地,磕到後腦勺。小朋友半昏不暈,她老媽居然說她裝死,還踹了她兩腳。

你瞧,這真該跳起來撥113。

後來時不時的鬧頭痛,依她不怎麼靠譜的醫學常識,陳秋小朋友大概傷到呼吸還是心跳之類的部份,驟然夭折了。她剛好接棒,可能腦部出血的部份不是很大,年紀小恢復力快,居然又活下來。

誰知道,聽說腦袋是人類最不可思議的部份。

只是奮鬥了一輩子,好不容易安享晚年,只希望能莊嚴愉快的死去。結果的確愉快的死了,卻又重開機重新讀檔…還要再奮鬥一輩子,她想到就萬念俱灰,巴不得躺躺又死了算了。

結果在插秧全家忙得快死掉的時候,從早罵到晚的阿嬤,總是怒氣沖沖的來給她灌粥灌藥。小陳秋記憶裡總是欺負她的哥哥,一臉彆扭的省下自己的水煮蛋,一直送到她能下地為止。

聽說小陳秋昏死過去的時候,還是這個老欺負她的哥哥吃力的將她抱回房裡,滿臉淚的跑去喊阿公阿嬤。

唉,她就是心太軟。老太太哀怨的想。躺幾天就得花幾天的藥錢,便宜哥哥每天都少吃一個蛋。儘管大她三歲,又整天在外瘋玩,在她眼底,這便宜哥哥還是個小朋友,瘦得可憐,連雞蛋都沒得補,將來會長不高。

陳家阿公以為她睡了,進來看她偷偷抹眼淚她不知道…其實她都知道。

從來沒被打倒過的她,很快的又鼓起她的倔強。

陳家阿嬤有兩個兒子,老大陳天生就是陳秋的老爸…老爹,娶妻黃氏,就是陳秋的老娘。陳秋只有一個哥哥,大名陳若春。

老二陳富貴是陳秋的叔叔,娶妻江氏,是陳秋的嬸娘。生了三個名字很別緻的女兒,招弟、來弟、盼弟。兒子是最小的,大名陳留住。

招弟來弟都已經出嫁,盼弟比陳秋大五歲。留住呢,比陳秋大四歲。可見這生子競賽來說,嬸娘大勝她娘。陳秋她哥比留住堂哥還小…

難怪阿嬤對兩個兒媳都不喜歡。老人家總是重男輕女,她能理解。但生活了一段時間後,她嘆氣,換做是她,也不喜歡。

兩個兒媳,老大家的偷懶耍滑,一心攢私房錢,老二家的懦弱愛掉眼淚,說兩句就哭了,搞得幾個堂姊堂哥視阿嬤如讎寇。說幹活是兩個手腳都很快…但是做得粗枝大葉潑潑灑灑的。

其他的也就罷了,陳秋頭天去灶間都驚呆了,那天都沒怎麼敢吃飯。灶台好像颱風過境,水起碼也積了一寸,滿灶台都是菜葉和蛋殼,油罐和鹽罐都沒蓋。上頭積滿了油垢,不知道幾百年沒擦過。

地上的垃圾,幾乎沒處下腳,柴禾混著發霉的可疑物品,上面還長毛了。不知道幾頓的碗筷都浸在牆角的木盆裡,飛著綠頭蒼蠅。

陳秋之所以勤快,並不是懂事,而是不想餓死。但是這種灶間煮出來的飯菜,她真的不敢吃…

所以她覺得稍微好點,就撐著墊板凳去收拾灶間了。人小病弱,足足收拾了七八天才收出個模樣。但也扛不住讓阿娘與阿嬸煮頓飯…煮完絕對是超級颱風過境,她又得待從頭收拾舊山河。

結果這樣也沒討著好,阿嬸沒說什麼,她挨了便宜阿娘無數個擰。賠錢貨肖機掰罵了無數,因為陳秋這樣窮講究,陳家阿嬤當然會罵她兩個兒媳。

陳秋很悶。她跟這個便宜老娘就是親近不起來。你說她矯情吧,也是。她前世是個心胸不寬廣的老太太,最痛恨的是虐待自己孩子的父母。小陳秋就是死在這個黃氏的手裡呢,只掉了幾滴不值錢的眼淚,一點悔改的意思都沒有。

瞧瞧她罵的話,罵仇人也就差不多只能這樣了,誰能想到這是罵自己女兒的。張口就罵,伸手就打。這根本是精神肉體雙重虐待,她前世鄰居敢這樣她一定撥113。

女兒有什麼不好?她前輩子就生了兩個臭小子沒能生到女兒!她最疼的也是孫女,待媳婦也是客客氣氣。孝順這回事難道能指望粗枝大葉的兒子孫子?還不都是女兒孫女媳婦在操辦?

後來她生氣了,便宜老娘一擰,她就尖叫大哭,衝出去喊阿嬤,之後更是警惕的跟在阿嬤後面轉。她從來不是忍氣吞聲的人。

阿嬤雖然整天嘀嘀咕咕,其實她是個仔細人。放在現代來說,應該有點潔癖。只是她年紀老了,精力不繼,只能對兩個邋遢的兒媳碎念,沒辦法堅持她的潔癖了。

重男輕女那是有的,但也沒像她便宜老娘不把女兒當回事。這個小孫女長大些,卻有她仔細的品格,陳家阿嬤真是又驚又喜,難免就維護些。但黃氏卻覺得婆婆連管教子女都要伸手,非常不高興,動不了婆婆,就只能對陳秋更看不順眼。

婆媳相惡,往往也不是什麼大事,總是這種雞零狗碎的日常。陳秋冷眼能看得清楚,卻也沒什麼辦法…

唯一的辦法就是分家。遠香近臭嘛,所以前世她當婆婆的時候,就是讓兒子媳婦搬出去。她可是非常時髦開通的老太太,兒媳是兒子一輩子的枕邊人,腦袋壞掉才要插手其中攪和。真需要人打理家務,請個菲佣也沒什麼。

可惜這個名為大燕朝的古代不流行這套,所以她也等於沒辦法。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