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桑麻 之一(三)

忍了三年,終於搶到鍋鏟了。

陳秋真的滿心感慨。

之前她真的太小,只能幫著阿嬤打理家務──就算這樣也幾乎累壞。她所處的村莊,稱為頂崁村,氣候大致上類似台北,一年可兩作…如果不澇的話,真可以稱上魚米之鄉。

【Google★廣告贊助】

可能是生活比較富足的緣故,就沒有五六歲的小孩子幹活這種事…她便宜老娘不算,之前的小陳秋三歲多就得幫她紡紗生火撿柴禾了。陳家阿嬤本來是不管的,總覺得親娘哪能多狠心,誰知道黃氏就真能那麼狼心狗肺。

阿嬤總覺得陳秋是嚇著了,才整天跟著她。雖然嘴碎又冷臉,但當阿嬤的人哪有不喜歡孫子孫女親近的?可小阿秋太乖太懂事,她又發愁了,嬰囡郎太早幹活身子骨會壓垮,她可是知道的。

結果她也罵,但陳秋卻表示理解。這種粗魯的關心和發洩情緒的惡罵不一樣,她這個前世老太太完全能懂。她也不是真的愛幹活,只是看著另一個老太太整天忙得團團轉,環境又是一團糟,她表示如鯁在喉,非常不舒服。

恨只恨長大非常緩慢,小孩子的身子骨真是折騰不起。

至於什麼發家致富奔小康,什麼賣豬大腸做生意賺得盆滿缽滿,前世老太太今生蘿莉的陳秋表示,呵呵。

她記得初中剛畢業的時候,她想去夜市擺攤,直接被她老爸巴到牆角。

五六歲能談生意啊?嗯,一定是她穿越的方式不對,沒能當上女主角,所以她不會這招。

也一定是她身體不夠堅強,幹活總是容易累,沒睡午覺根本撐不住。大前年跟去鎮上趕集一次,最後是奄奄一息的讓阿公背回來──她根本走不了那麼遠。

再一次的敬佩其他穿越同事,真是太厲害了。

她只能跟著阿嬤後面,幫著打掃內外,養雞養鴨。連放鴨阿嬤都不肯讓她自己去,誰讓他們家疼小孩呢?

今年她八歲,終於在上個月搶到鍋鏟。

陳秋真的受夠了從雞蛋裡拉出頭髮──要知道除了阿嬤三天洗一次頭,她的阿娘和阿嬸都得十天半個月才草草洗過。

她再也受不了那兩個女人不洗手就去做飯。

這下好了,鍋鏟搶到手了。她寧願天天作三餐,起碼做飯的人會洗手,並且天天洗頭洗澡。

嗯,被便宜老娘罵也值得。真不知道她哪來那麼多不滿…連水缸用水多都能罵半天。想當初她當媽和奶奶的時候,可是出名的通情達理,幾乎沒打過小孩,兒孫比起別人也更有出息。

算了,不想了。兒孫自有兒孫福,現在她只是個八歲的小朋友,能夠自己做飯吃得放心已經夠讓她開心的了。

她向來是個心寬的人。

近中午,軟軟的春陽璀璨。老陳家有兩畝田就在家門口,幹活很方便。陳秋站在院子裡,朝著稻田喊,「阿公,吃飯囉,阿爹阿叔,吃飯囉。」嗓子又脆又亮,語尾輕揚,聽得讓人跟著微笑。

陳家阿公直起腰,拉著嗓門喊,「知囉!」然後吆喝,「歇午囉,阿秋煮好了,回去吃飯,別讓阿秋餓到了。」

他是個沈默寡言的大家長,不願意插手兒孫的事。但說私心疼愛,倒是更疼愛陳秋一點。他一輩子沒享到女兒的福,幾個孫女也跟他不親。只有這個小孫女,是個暖心的,端茶遞帕,不是圍著她阿嬤轉,就是圍著他這老頭子轉。

瞧瞧,明明在溝渠把手腳的泥都洗乾淨了,現在還遞過熱巾子給他擦臉擦手。

他真心覺得自己已經是享福了。

「老娘累死累活,還等不到妳伺候!」黃氏發脾氣了。

「妳沒手沒腳,熱水巾子就在那兒,自己不能擰一把?」陳家阿嬤瞪眼了。

然後就,雙方開戰,其他人一概充耳不聞…實在是每天都來這遭,已經太疲了。

陳家阿公看了一圈,「阿秋,妳阿兄勒?」

大概又玩瘋了,陳秋果斷應聲,「我去叫阿兄。」一路往著溪邊走,一路脆嗓喊著,「阿兄,吃飯囉~」

這個時節吧,剛好二月初。那溪水,其實還是涼沁沁的。真不知道村子裡的男生火氣這麼旺,老喜歡往這兒跑。捉魚吧,沒幾條,傷風倒是挺不少。

「阿兄!」

溪打拐那兒的小潭立刻有迴響,「知啦!叫魂喔!」玩得水淋淋的陳如春一臉跩跩的,跟他的夥伴說,「我阿妹叫我吃飯了,煩死了。」

然後非常享受夥伴們羨慕的眼光。

他知道這群玩伴非常羨慕,因為他有個乖巧的妹妹。六歲就會縫補,八歲就會做飯,比別人家十六七歲的大姑娘還來得能幹,而且手藝特別的好。

最重要的是,跟玩得髒兮兮的同齡小姑娘比起來,他家妹子極愛乾淨,飄著皂角香,總是打扮得特別整齊。說話細聲細氣,行動說話格外斯文,對他總是笑瞇瞇的,在玩伴面前,特別維護他,給足了面子。

他家妹子是沒有村東的芙蓉好看,但是瞧起來舒服啊,性子又好。雖然他今年才十一,但已經敏銳的感覺到玩伴中不少人裝作不在意的打聽他家妹子…誰讓他妹子太好呢。

雖然他是個在外野沒夠的渾小子,但不妨礙他對一個賢慧乖巧的妹妹那種衷心的疼愛。

「走啦。」他一臉酷樣的拎著個破魚簍,「抓到了兩條魚,晚上吃。」

陳秋心底暗笑,還是乖順的說,「噯,好。阿兄真厲害。」

陳如春更酷的哼了一聲,「那是。」

其實陳如春不是個好孩子。陳秋心裡很明白。村裡的男孩子大約十歲左右就會跟大人下田幫忙,幹不了正經活也開始學種田了。堂哥留住九歲就下田,比他小一歲的陳如春到現在還成天的玩。阿公喊他下田,他就這裡痛那裡痛,便宜老娘兒啊肉啊的捨不得。

不但如此,他還是小霸王,欺負弱小這種事沒少幹,妥妥的霸凌者。而且吧,堂姊盼弟和堂哥留住都被他欺負得死死的,搶人吃的什麼的,那真是家庭日常。

缺點很多,被慣得極壞。讀過兩年書,結果只會調皮搗蛋,直接被夫子開除了。便宜老娘總念叨著等他大一點就要送他去當學徒…陳秋感覺成材的機會很渺茫。不愛種地也不愛讀書,真正文不成武不就。

其實他對陳秋也總是惡聲惡氣。

但她忘不了,她剛醒來時,阿兄滿臉糊著的眼淚鼻涕,哭得聲音都啞了。還有彆彆扭扭的,每天送來一顆水煮蛋。

別看阿嬤和阿娘都偏疼他,但那只是溺愛。有回他忿忿的跟陳秋說,就算他是條豬,只要他是男的,阿嬤和阿娘都會同樣疼他。雖然記不清為什麼會談到這,陳秋還是有點難過。

在她眼中,陳如春還是孩子,而且還是個有點彆扭傲嬌,同時非常敏感的孩子。只是他有點用錯方式,大概青春叛逆期也來得太早。

雖然缺點是這樣的多,卻也是她最初感到親情的人。她的,阿兄。

沒關係,她養過很多兒孫。大人是沒辦法了,她也很納悶那麼時髦的穿越,為什麼會穿越成反派的女兒…她爹就是個沒事賭錢和算計爹娘的黑心貨,她娘偷懶耍滑爭強好勝愛占小便宜,她哥是個惡霸…

這明明是真種田文裡妥妥的反派啊喂!

咳咳,總之,大人個性已定型,她哥還是有救的。潛移默化三年有餘,她哥最少也進步到不欺負堂哥堂姊了對吧?即使成天在外遊蕩,最少也知道撿些田螺回來幫她餵雞,撈些魚回來加菜,總是有些成效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