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桑麻 之二(一)

這頓飯依舊吃得硝煙四起…搶插秧實在太累,每個人都餓狠了,偷懶沒下田的陳若春,又是個半大孩子,正是能吃的時候,搶起菜來跟打仗一樣,寸土必爭,那一大盤九層塔炒蛋,幾個呼吸間就乾乾淨淨,其他的菜也用差不多的速度消失中。

陳秋只夾到了一筷子的蒜茸龍葵,面前的盤子就已經空了,她啞然,拌點湯汁準備隨便吃,突然碗裡多了塊炒蛋。

【Google★廣告贊助】

她轉頭看坐在她旁邊的阿兄,他還在那兒扮得非常倨傲高冷,好像那塊炒蛋跟他一點關係也沒有,是從天上掉下來的。

直到陳秋想夾回他碗裡,陳若春才異常兇惡的瞪了她一眼,聲音很輕的從牙縫擠出來,「妳敢?!」一副「不叩頭謝恩還不知好歹太可惡了妳」的表情。

她默默領受了阿兄的愛心,然後盡量不去想他筷子上沾了多少口水。

阿兄,是傲嬌。她在心底替她阿兄蓋了個章。

吃完了飯,她堅定的謝絕了二嬸幫忙收拾的好意──堂姊來弟的眼神快把她戳死了。二嬸身體不太好,跟著插了幾天秧,已經搖搖欲墜了。來弟姐和留住哥,都是孝順兒女,今天本來就該大房煮飯──雖然這兩個月,幾乎天天都是陳秋在煮飯。

但也無所謂的。陳秋淡定的想。看嬸娘和阿娘做事,她會這點年紀噎出高血壓,太不划算了。

快快的將殘餘的一點菜湯倒到一個小桶,碗盤整齊的碼在另一個桶裡,一條抹布將桌面潑潑灑灑的湯汁殘餚撥到菜湯桶,翻面將桌子粗粗的抹一遍,然後再用條乾淨抹布擦兩回,椅子排整齊,地上掃掃,行了,飯後的收拾就是這樣快速又潔淨。

提起兩個小桶,殘羹剩餚倒到艘水桶,預備著下午混著豬食給豬吃。另一個裝碗盤的小桶,倒進還溫在灶上的熱水先泡會兒,趁這時候她將廚房收拾的更整齊,然後抓塊菜瓜布開始刷碗盤,刷乾淨過了兩道熱水,連那沈重的鐵鍋都讓她玩兒似的拎起來刷。

等全部歸整好,前前後後不到半個鐘頭…呃,大燕朝的兩刻鐘。

若是讓她阿娘或嬸娘來,這時候可能剛把飯桌收拾好,地還沒掃完。

這就是讓她看著直著急,現在乾脆都攬過來自己做的緣故。在她眼中,家務簡單得要命,只要心底先做個計畫就好了,那不過是十幾秒的思量,然後能省多少時間啊!不明白她們收拾個碗連疊起來都想不到,一手一碗的往灶間端,寧願這樣來來回回的散步,散得她都要上火了。

感謝老天,她終於從五歲長到八歲…喵低太不容易。雖然在前世不過是小學二年級,還依在媽媽懷裡撒嬌的小娃娃,但在大燕朝,這年紀已經算是大孩子,能幫做點家務了,孩子多的家庭,還是帶弟弟妹妹的小保姆呢。

她也覺得,終於能幹點活不會累得發困,的確是大孩子了。

等陳秋的表哥鄭青過來的時候,就看到陳秋一本正經的推小石磨,正在磨米粉。而且…看起來挺輕鬆,彷彿信庭閒步。

結果…可愛的小表妹終究還是長成個力拔山河的女壯士嗎?

這事鄭青就想不明白了。他知道陳阿公是遠近知名的大力士,最著名的事蹟是徒手掰倒一頭發狂的成年水牛,直接把整個牛腦袋給按進田裡,只看得到兩根水牛角。

那該是多大的力氣啊!要知道那時陳阿公都五十了啊喂!

結果呢,陳阿公的兩個兒子,包括他的姨丈都沒遺傳到他的神力,卻遺傳給陳若春…這小子能徒手裂碑,可以挑四石米(註)健步如飛走上五十里還神采奕奕,非常令人羨慕忌妒恨。

誰知道,更誇張的例子在這兒。之前小小軟軟糯糯的小表妹阿秋,現在就能輕輕鬆鬆推石磨…要知道她只有八歲!那石磨都只比她肩膀矮一點兒!而且那石磨本來有個座兒擺著,是誰把石磨拿下來的?!

這個點兒,院子裡靜悄悄,應該都出門搶插秧了…

「阿秋。」表哥勉強笑了笑,「妳阿兄幫妳把石磨拿下來啊?」

「表兄。」專注的陳秋轉頭,笑得燦爛,「哪用阿兄啊,我自己就行。」

鄭表哥感覺有些受傷。他今年十三歲,還沒把握能抱得起那個石磨。

放下了籮筐,他趕著過來幫忙,然後發現,他費了老大的力氣,堪堪能推動小半圈。

「我來我來,」陳秋笑,「就好了。」她加快腳步,霍霍霍一會兒就完事了。不但如此,她澆水洗了石磨,若無其事的抱著石磨,像是擱個枕頭似的將石磨歸座。

…這兩表弟表妹就是生來打擊他的信心的,絕對的。

不知道表哥膝蓋已經中箭到蜂窩狀的陳秋倒是很高興,鄭青鄭表哥是個好孩子…就是那種「你看隔壁的鄭青現在都怎麼怎麼優秀你怎麼不學學人家」的「別人家的孩子」。

和自己阿兄同時上學,結果阿兄被開除,人家現在是優等生拿獎學金那種──寄宿不用錢。兩個還只差兩歲,這差異性是多麼龐大啊!

個性溫和卻有主見,行動斯文卻言語詼諧。書讀得好,沒慣出什麼懶毛病。學裡放春耕假,他也回來幫忙插秧,地裡的活嫻熟得很。

方方面面都非常陽光,前世老太太的小蘿莉看這個優秀乖巧得出奇的表哥都會露出慈愛的眼神。

「怎麼過來了?」她到灶間燒水,「餓不餓?累不累?家裡忙完了嗎?」

…每次都有種錯覺,小表妹比自己阿嬤還慈祥。鄭青背一緊,趕緊揮去這種不當聯想,卻下意識的回答,「阿春每次都忘記把甕和罐拿回來,趁忙完趕緊拿過來。家裡插完秧了。別忙了,我不餓。」

發覺自己連珠砲似的答完,語氣還有些恭謹,鄭青忍不住扶額。僵了一下,他趕緊將籮筐上包著的一個布包遞給陳秋,「阿妹,我記得妳挺喜歡柑仔蜜。」

果然小表妹眼睛亮了起來,笑得甜糯,「謝謝表兄。我最喜歡吃番茄了。」

嗯,正常了。剛剛果然是他胡思亂想。我的小表妹怎麼可能那麼慈祥。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