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late 之九 隱者(下)

每一科的作業都按時交,大小考試都沒考砸。但是對上他的眼睛,艾兒都會趕忙挪開。

這小鬼,故意躲他來著。

若不是隔壁班的導師氣憤的對他嚷了一通,要他好好管教朱艾兒的品行,他還不知道發生啥事呢。

笨學生。導師是幹什麼的?就是「有事鍾無艷」的角色。對小孩子來說,朋友和同儕認同比天還大,出了狀況,不會跟他講?太不把導師放在眼底了。

「朱艾兒同學,等等來生活輔導室。」導師冷冷的說。

艾兒點了點頭,卻只是低著眼看地板。

超不爽的。

【Google★廣告贊助】

他其實很不喜歡把學生叫來生活輔導室,因為這樣就在學生身上貼了一個「有問題」的標籤。半大不小的孩子,道德觀非黑即白,導師無意的一句話、一個動作,都能推孩子入深淵,絕對要謹慎的。

所以他罵朱艾兒和督促功課時,都在人來人往的教職員辦公室。「壞學生」和「有問題」,居然是「有問題」比較嚴重,小孩子的標準向來令人難懂。

但朱艾兒已經在谷底了,而且別的老師對她有偏見。可惡,連成年的老師都這麼幼稚。

看著失去笑容,只盯著地板的朱艾兒,他的頭真的痛起來了。

「人際關係雖然很重要,但也不是少了個朋友、被孤立,就什麼都完了。明白嗎?」他嚴肅的開導。

「…老師,你不要跟我說話比較好。」艾兒還是盯著地板,「跟我說話就會倒楣,被亂傳…」

「那妳就穩重一點啊!」導師的火氣被勾上來了,「看看妳都幾歲了…」

「老師,你去看過我打工吧…」她終於抬頭,眼神卻很虛無,「我的天性就是那麼輕浮、不要臉…所以,不要管我了老師!你也會被傳得…」

哇靠,這小鬼幾時發現的?但看她虛無悲哀的眼神,又覺得怒火退散,無奈和心酸卻緩緩湧上來。

「妳啊,光長個子不長年紀啊。」他嘆著氣揉額角,「這麼大了,還像小學生。對啦,剛開始我也覺得妳實在也太…但後來就明白了。我是妳的導師啊,教妳快教一年了。小孩子希望被疼愛,事實上又沒有什麼錯…」所以他才沒辦法罵啊。

就是教了她一年,天天訓她,看著她寫作業,幫她補課。很了解她,才知道她看似輕浮的舉動,只是小孩子的撒嬌,渴望被疼愛。想想她的家庭…重病的母親,缺席的父親,為了生活的勞苦…

雖然聰明伶俐,但太早熟的軀體,又裝著太幼小的心靈,簡直是悲劇預備役。盡量阻止悲劇發生,就是他們這些大人的責任。

艾兒眼中的虛無漸漸淡了,淚光卻漸漸湧起。到這種地步了,還是沒有掉下眼淚。她摀住臉,微帶哭聲,「…我想被疼愛,我想要朋友…」

對不起,我很貪心。有了媽媽,我還是想被更多的人疼愛。我想要朋友,我想跟別人一樣,有很多永幸,一起談笑。

「…對不起。對不起…」

「有什麼好對不起的?」導師望著天花板,「我也當過小孩子,成年這麼久了…都還記得那種滋味呢。想被疼愛…的心情。那沒有什麼啦,總是會熬過來的。」

「老師的爸媽啊,也是老師。兩個都是小學老師。老師的小孩不好當啊,而且我和老爸老媽都在同個學校…那真是地獄一樣的六年。從一年級被另眼看待到六年級。成績好,是應該的…我是老師的小孩嘛。成績不好,是該死的…老師的小孩還那麼差。

「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爸媽都很晚回來…因為他們還幫學生免費補習。但回來第一件事情是看我的功課和考卷,沒有一天不挨揍。小學畢業典禮,同學都在哭,只有我在大笑。因為從此我就跟爸媽不同個學校啦,老師也沒辦法拿著我當材料對爸媽冷嘲熱諷。」

導師罕有的露出有些寂寞的笑,「那時候我發誓永遠不要當老師。」

但世界上的事情總是沒有道理可循,也不會照著希望走。在導師高三寒假的時候,父母參加教師研習,整車的巴士翻覆在山谷,雙雙過世。

「兩個小學老師出殯,像是什麼大拜拜。歷年的學生、學生家長,什麼阿貓阿狗的都來了…在他們眼中,我的爸媽是春風化雨的好老師,而不是我眼中的閻羅修羅。每個人都在哭啊,哭得要命,比我哭得還慘。我可是他們獨子啊…

「這兩個任性的傢伙…真沒辦法。把工作看得聖潔無比的笨蛋,滿懷熱誠…都給了學生,沒有一絲半點給我。」

導師笑了兩聲,「結果,我還是成了老師。到底還是他們的孩子嘛,沒有辦法。基因很可怕啊,真是的。結果,我還是很像他們…這樣的人不適合結婚,因為沒辦法疼愛自己的孩子,我不想重蹈覆轍。」

撐著臉看艾兒,眼神很溫柔,「朱艾兒同學,小時候渴望被疼愛,但這也只是弱小生物的本能,被疼愛才容易存活。但我們啊,是有智慧的人類。能被疼愛,是上天的優待,但不是沒有就會死。

「總有一天,妳會長大,跟老師一樣。記住此刻失落的心情,能對弱小寬容甚至疼愛…這就是人類之所以是人類,而不是只有一層人皮的草履蟲的緣故。明白嗎?」

艾兒顫抖著扁嘴,終於哇的一聲哭出來,往前一撲…卻被導師按著前額不讓她接近。

「真是的!跟妳講半天都沒聽懂啊?!」導師吼她,「該長大啦!摟摟抱抱像什麼樣子…都國三啦!目標一女中…聽到沒有?!」

這次的期末考,考得讓導師覺得非常滿意,送了她一幅畫。據說是他過世父母的學生畫的,悼念恩師的畫作。

在無盡的黑暗中,兩個戴著兜帽的旅人,共同舉起手裡的油燈,帶來唯一的光明。

…很像是塔羅牌第九號,隱者。

是這樣的隱者爸媽,養出了皇帝老師這樣的人物。真奇妙。

雖然是抱怨的語氣,但導師卻藏不住些許的溺愛和驕傲。讓他覺得驕傲的父母。相信老師的爸媽也很為了有這樣的兒子感到自豪吧?

我會成為讓媽媽自豪,並且引以為傲的那一個嗎?說不定可以唷。

將來說不定,也讓永幸覺得有過我這樣的朋友,可以津津樂道呢。

陰霾的心情因此放晴,她小心翼翼的將畫掛在牆上,和媽媽偎著看。

眼前的道路似乎明亮許多,不再只有猶豫的迷霧和未知的朦朧。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