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late 之十 命運之輪

之十 命運之輪

命運之輪轉啊轉…像是水車,或是紡紗輪的聲音呢。我的命運之輪…開始轉動了。該怎麼辦?我該走哪條?呵,為什麼還猶豫不決呢?明明早就決定,只有那一條路了。佈滿荊棘的那條路…沒問題的。已經想得非常周詳了,找不到任何漏洞。不要害怕,堅強一點…這次…我一定要,好好的抓住這次的機會。

國三下學期,是孩子們面臨人生的第一個重要關卡,壓力也是史無前例的大…在他們太年輕的歲月中。

許多跟考試無關的課都用各種名義挪用或取消了,人生目標只剩下考上好學校而已。

【Google★廣告贊助】

原本讓導師很擔心的朱艾兒卻在寒假過後,表現得超乎想像的好,雖然還是屬於死記硬背那種孩子…但能到這種程度已經不容易了,讓導師能夠放心,把注意力轉向其他抗壓力比較脆弱的學生。

直到覺得有點不對勁,是接近第二次月考的時候。

她的氣色很差,而且瘦了一大圈,連走路都有點搖搖晃晃。

「喂,不要太勉強。」導師叫住她,「睡眠要充足,有好好吃飯嗎?」

「報告老師,我有睡飽,而且吃很多呢。」她微笑。

應該沒問題吧?還能展現這麼燦爛的笑容。打工太累?但是咖啡廳的老闆說,朱艾兒已經辭職了。

「對呀。寒假的時候,舅舅找到我們…」朱艾兒很開心的說,「舅舅每個月都會幫我們一點生活費…這樣就不用去打工了。」

導師研究似的看了她一會兒,「到底一天睡幾個小時?妳說!」

「四…四到六個小時吧。」艾兒緊張的擺手,「真的,這學期是最重要的關鍵,我一定會考上一女中的!」

「睡滿八個小時吧!看妳一副要倒下的樣子。」導師嘀咕著。

「…嗯。謝謝老師。」

等看不到導師背影時,艾兒才大大的鬆了口氣。好險…老師不知道她的真相,所以找不到破綻…

不過老師若知道她並不是人類…還會對她這麼好嗎?

不,不要想這個。命運之輪轉動了。好不容易,她生命中的命運之輪轉動了…她一定、絕對要抓住這個機會。

這可是一生一次的大機會啊。當然,偏見不是那麼容易扭轉的,但如果是她…一定可以的。

努力忍耐就可以了…一定可以的。

她要考上一女中,要有新的開始,和別人一樣,也有朋友。她…絕對不要再失去任何一個「小幸」。

這樣,老師也會為她驕傲。大叔說不定就不會…那麼討厭她。成為媽媽,真正的孩子。

只要修正個性中的一個微小缺陷就可以了。

沒問題的,一定可以。就算忍得全身沁出細汗,內在的飢餓讓她痛苦異常…習慣了就會沒事。

一定是這樣。

***

又是同樣的夢。他無言的仰望戀人的石像,在無盡的荒蕪中。狂風從不止息。

或許他的心也就像是夢境一般,早已荒蕪,連廢墟都不存了吧。

…連從天而降的小夢魔都沒兩樣。真受不了這個無用到會睡著,而且還控制不住自己的夢的笨蛋。

但那個小夢魔卻被狂風刮得只在地上一點,又慘叫著飛走。

不太對勁。夢魔在夢中應該是接近無敵的存在,所以夢魔的夢質量十足,根本不可能被夢之風刮著跑。

他縱跳著抓住艾兒的衣領,驚覺竟是這樣的輕。

太不對勁了。

「大、大叔…」艾兒勉強咧了咧嘴角,「對不起!我睡著了我不是故意侵入你的夢的真的很抱歉…」

燕霄面無表情的睥睨她,「偏食也要有個程度吧?偏食到幾乎餓死的地步?」

「沒有啊…」艾兒心虛的別開頭,「喔,那個,我每餐都吃得很飽…」

他的臉色更陰沈,狂風更暴動,將他的頭髮吹得更張牙舞爪。「我敢說,在人世,再也沒有人比我更了解魔族。我在魔界待了幾千年,甚至在夢魔的聚落也住過幾年養傷。」

從髮隙瞪出來的眼神更冰冷,甚至殘酷,「妳想知道我用什麼手段讓夢魔一族讓我留下養傷嗎?」

「…我不想知道。」艾兒顫顫的說。

「那就誠實一點。」

艾兒搔了搔臉頰,陪笑著,「那個,大叔,別一直提著我的衣領…先放我下來好嗎?」

燕霄冷冷的盯了她一會兒,放她下來。沒想到艾兒用力一蹦,乘著狂風逃出夢境了。

…這小鬼!居然敢設計他!

燕霄驀然驚醒,牙齒咬得咯咯響,心情非常惡劣。讓他更火大的是,這小鬼又開始躲他,託別人來抓藥了。

太不愉快了。

更不愉快的是,他偶爾去喝咖啡,聽說了艾兒不再打工的消息。

就是惹火了燕霄,所以某天疲憊的艾兒放學回家,在樓梯間發現了堵在家門口,宛如大怒神的大叔。

真的比什麼惡夢都可怕啊媽媽!

呼出一口白煙,燕霄冰冷的說,「妳要在樓梯間談,還是回家談?」

什麼談…是罵人吧?談話是雙向溝通,大叔的「談」根本是單方面威壓加心靈傷害。

但在樓梯間跟大叔「談」一定聲勢浩大,驚動左鄰右舍。




她委靡的開鎖,默默的讓大叔進門,拿出冰箱裡的整壺麥茶。這一「談」,一定會談很久。

「妳現在一天花多少時間覓食?」燕霄冷冷的開口。

「六個鐘頭…不,八個鐘頭吧,大概…」她期期艾艾的說,卻被大叔猛然一拍桌子的巨響給震住。

「…四個鐘頭。」她真的要嚇哭了。

「是睡四個鐘頭吧。偶爾覓食也因為妳那該死的偏食挑挑揀揀…才會差點餓死?妳還把打工停了?那是妳的主食,主食!妳到底有沒有夢魔的自覺?吭?!」

「…夢魔什麼的,都是你們在說。我根本不知道。」艾兒低下頭。

燕霄看了她一會兒,揉了揉額角,聲音很疲倦,「妳就是夢魔,毫無疑義。夢魔就是要食夢,特別是春夢。這就是天性輕浮的夢魔,妳不要以為…」

「不輕浮不是很好嗎?」艾兒大聲了,「只要不輕浮就好了!這樣大叔也不會那麼討厭我呀!鄰居不會說東說西,只要我改正就好了嘛!夢魔什麼的,我根本不知道!我甚至不認識另外一個夢魔!我只認識人類,我媽媽是人類,小幸也是人類,大叔你也是啊!命運之輪不是隨時都會轉動的,我好不容易等到了,我想要被大家喜歡,最少不要讓大叔討厭啊…」

「不管妳怎麼做我都一樣討厭,現在更討厭妳。」燕霄霍然站起,眼神厭惡而失望,「妳想死是嗎?那就去死吧。慢慢的餓死吧…妳這狀態根本熬不過一年!妳想過妳餓瘋了以後會幹出什麼事情嗎?妳若成了怪物…我就殺了妳。」

他摔門出去,艾兒緊緊抓著膝上的裙子,眼淚一滴滴的滴下來。

她也知道,大叔說得對。她挑食得很厲害…越大越討厭春夢的腥味。她真正的主食是來自身邊男人那種可望不可及的妄想白日夢。不再誘惑男人,對她來說,等於絕糧。

但失去小幸這個唯一的朋友,卻比她想像中受到的打擊還大。大到像是心被挖了一大塊,卻只能束手無策的看著傷口不斷淌血。

比起夢魔的食慾,更大的誘惑是友情的香氣。

餵媽媽吃過飯,洗過澡,服侍她睡下。攤開書本,她發現一個字也讀不下去。

是我太貪心嗎?想要成為人類,是這樣不可饒恕的罪孽嗎?天父…真的是這樣嗎?明明我能受洗,能夠拿著十字架祈禱,我也能上教堂。

為什麼我不是人類呢?

想了很久很久,她親吻熟睡的母親,拿起鑰匙,走向大叔的中藥舖。

大叔的神情,的確非常可怕。她也覺得,實在不該依賴大叔。

但她不想讓大叔生氣。

「…一但嘗試過那種味道,就再也忘不了。大叔,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對你吼。」她怯怯的說。

「…味道?」燕霄面無表情的問。

「友情的味道…被接受、被喜歡,一起歡笑和哭泣…那種柔軟、溫暖的味道。」她有點為難,不知道怎麼表示,「小幸是我…第一個朋友。但是…因為我是這樣輕浮的女生,所以…他爸媽讓他轉學了。

「我、我…我是很貪心。我喜歡媽媽,喜歡老師,也…」她小小聲的說,「喜歡大叔。但我也想要…朋友。我要考高中了,大叔。一女中離我們家很遠,這半年我若乖乖的、不輕浮,命運之輪就不會轉向我所不希望的方向。我、我會有朋友…不再是一個人…」

白癡。偶爾交到一個真心的朋友,就把友情憧憬得那麼崇高,將來必定會跌落得極慘。

但她這樣怯生生的站在眼前,就勾起他遙遠得幾乎遺忘的記憶。

也曾經有過那樣柔軟溫暖的日子,和同門師兄弟歡笑或吵架,河畔金光般閃耀的歲月。

直到他被悲痛和憎恨吞噬,對一切再也視而不見為止。漫長的復仇,歸來已經誰也沒有了。

「…大叔我不是故意惹你生氣。我會盡力的,改掉偏食的毛病…」

「知道了。」燕霄冷冷的說,「回去。」就把門關起來了。

後來燕霄給了艾兒一瓶藥丸,要她每天吃一顆。雖然味道很奇怪…但她的氣色慢慢好起來,偶爾迷路到燕霄的夢裡時,份量十足的啪答一聲,從天而降。

為什麼我要為了一個微不足道的笨蛋小夢魔這麼做啊?燕霄很納悶。

一面畫著聚夢陣,一面對自己嘆氣。餓不餓死,餓瘋前會幹下什麼罪孽…關他什麼事情?

原本以為不會成功…大概是那個小夢魔命不該終,在魔界運轉的聚夢陣,居然也能在人間使用,將逸脫的夢之碎片吸引而來、彙總。

惡魔的夢之碎片,數量稀少,卻像是寶石般,閃著五彩繽紛的綺麗燦爛。人類的夢之碎片,數量很多,可就只有螢火蟲大小,也如流螢般。

想起很多事情,很多。

魔界中的夢魔是非常弱小的一族,當時負了幾乎致命重傷的他,都能獨自掃蕩整個聚落。

就是有這種實力,才能逼迫夢魔們讓他住下養傷,但彼此的關係的確很差,他一直都繃緊神經,不知道幾時會被偷襲。

幾乎沒有什麼愉快的記憶…大概只有夢魔收集糧食時,擺起聚夢陣,那華麗璀璨的光景,還能讓他心情稍微好一點。

碩大的流星雨,洗禮了整個天空,奔向龐大的聚夢陣。這是魔界弱小夢魔,無法接近其他魔族的夢境,只能這樣誘捕食糧,美麗卻有些殘酷的生存艱辛。

人間的聚夢陣溫柔多了。一陣陣的流螢,隨風漂蕩,像是他年輕時,滿山片野的光景。

已然消失在現世的,過往的美麗。

算了。賞她吧,算是副產品。若不是怕她真的餓死,他還真想不起要擺這個無用的聚夢陣,那也看不到…夢之碎片構成的流螢。

想轉動命運之輪,那就去轉吧。至於會轉向什麼方向,幾時會發現,所謂的「友情」充滿了贗品和雜質…就讓那個愛幻想的小夢魔自己去親自體驗吧。

跟他,沒有關係。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