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late 之二 女祭司

之二 女祭司

夢?

燕霄睜開眼睛,冷寂的房間飄著淡淡的中藥味,和一點點若有似無的巧克力餘韻。

果然不該輕饒那隻小夢魔嗎?做這樣的夢…失而復得的美夢…只是讓現實更粗礪難以忍受罷了。

起床點了根煙,白煙冉冉,夢裡的笑顏依舊燦爛。

想忘也忘不了,只能稍微覆蓋…卻被這樣美麗的夢兇殘的撕開傷口,鮮血淋漓的。

為什麼,經過了那樣血腥而瘋狂的報復後,依舊還活著呢?為什麼沒死…為什麼?連尋死的力氣都沒有…他以為已經是深淵,沒想到痛苦是沒有底限的。

就算還有一絲希望,他也會去追尋的。可惜連丁點希望都沒有。

【Google★廣告贊助】

她的魂魄已經完全滅絕,連一點渣滓都不剩了,所有存在都已經被抹滅。原本支撐著他的只是復仇…但接近不可能的復仇成功了,他卻好好的活著回來,沒有如他希望的死在復仇中。

身為人類,追求長生不老,難道就是一種罪過?所以修煉成劍仙,卻永遠生活在沒有她的世界,就是懲罰?

那為什麼不是懲罰我就好,反而抹滅她?

以前會怒吼的質問命運,現在連質問都沒有力氣。蒼天不語,以萬物為芻狗。連他這個劍仙,都沒能例外。

不過,去制止甚至讓那個小夢魔永遠安靜,這點力氣還是有的。

他走入咖啡廳中,非常囂鬧,煙霧瀰漫。似乎沒把禁煙令放在眼底…所謂法外之地嗎?

只剩下吧台還有空位了…都擠到小夢魔的旁邊,熱切的像是逐陽的向日葵。

路上遇到,應該也不太會發覺她是夢魔吧…真的太像人類了。只是更有魅力,更香甜…美麗的女人往往不乏這種芳香的氣氛。

現在可能是太忘我了些,洩漏出夢魔的天性吧。熱情奔放,妖嬈放蕩…把男人玩弄在指掌間。

她的臉轉過來,先是驚愕,卻非常興奮的揮手,瞇著一隻眼睛送來一個飛吻。

「艾兒很喜歡你啊,客人。」老闆遞上曼特寧。

「她喜歡每個人吧。」每一個男人。

「說起來也是…但喜歡也是分等級的。其他人加了糖霜,她給你的笑容是純的。」老闆笑笑。

說是「很喜歡」,不如說是很敬畏。魔族很識時務的,越強大的力量越臣服諂媚。

一直都是這樣。

「大叔!」她穿上外套,撲上來抱住燕霄的手臂,「我要回家了…我可以額外幫你算一下唷!」

燕霄輕輕的甩開她,微微的感到有點困擾。沒有敬畏、沒有臣服,輕快到幾乎是輕挑的態度,胡亂的潑灑夢魔的魅力。

「…不用。」面對這樣喪失本能敬畏的魔族,真不知道怎麼起殺心。

「不要這麼說,」艾兒偏著頭看他,「這樣好了,我看看大叔為什麼會來吧!」

然後她從塔羅牌中抽出一張倒位的「女祭司」。

「啊咧?」艾兒一臉困惑,「這個聰明漂亮又有智慧的女生已經死了呀,大叔,你就為了她找我嗎?」

她抬頭,卻差點被嚇哭。因為從髮隙望出來的眼睛,充滿了滔天怒火和殺意。

「不是要回家嗎?」燕霄很淡然,「我送妳。」

艾兒很想說不要,卻僵硬的亦步亦趨的跟著燕霄離開。

「…我不是故意的。」長久的沈默後,艾兒鼓起勇氣,「我、我有非那麼做不可的原因…最、最少讓我跟媽媽說再見!」

「原因?」燕霄冷淡的問。

「…嗯。」艾兒低頭,「你、大叔…都是我不好,懲罰我就好了,不要波及媽媽…」

為什麼?讓我做夢的事情跟她的母親有關?她的母親不是人類嗎?

「先聽聽原因吧。」他的聲音接近冷酷了。

艾兒搔搔頭,她的直覺告訴他,在大叔面前,她連隻螻蟻都說不上。想追查到家裡去,她也絕對阻止不了。

但是…大叔應該不是…壞人吧?不是她自誇,她的直覺一直很準,從來沒有背叛她。若是說清楚,或許、可能,大叔可以接受,不會…懲罰的太重吧?畢竟她沒有直接殺人啊。

「這是…我家。」她打開門鎖,「呃,可以的話,請不要太大聲,別嚇到我媽媽。」

那是一間大約十幾坪的大套房,滿滿的、滿滿的都是書。沒有隔間,所以看起來還不狹隘。一個女人躺在搭著蚊帳的床上,隱隱約約。

破舊的沙發,破舊的茶几。艾兒請他坐下,下定決心將一本厚厚的活頁冊遞給他,就逃去陽台搭建的小廚房泡茶。

…這麼厚的原因?

他開始翻閱,眉頭越皺越緊。第一個檔案對象是個小偷,差點玷污了艾兒的母親,狂怒的艾兒竭盡全力的把夢魘的影子送到那個人的腦子,讓那個小偷自以為過敏發作休克而死。

第二個檔案,則是不斷回來毆打母親的父親,這次她學聰明了,不斷的讓那個男人做惡夢,直到精神衰弱發生車禍。

一個個檔案看過去,都是一些不義之人,或威脅到她母親,或引起她的義憤,讓她萌發惡意,化成夢魘的影子侵入那些人的夢境。前因後果和佐證都明明白白…

但這關他和他的夢什麼事情?那些不義的傢伙與他無關,死了就死了。

艾兒顫顫的把紅茶放在桌子上,低著頭。




「所以?」燕霄不解的看著她,「這些跟妳讓我做的夢有關?」

艾兒驚訝的抬頭,「…大叔,我是答謝你…那應該是你最想做的美夢啊!」

燕霄扶額,感覺很疲倦,又有點想笑。「身為一個夢魔,難道不知道美夢殺人比惡夢更甚嗎?」

艾兒微微的張開嘴,又緊緊抿住,「那個,大叔…我、我真的是,真的是夢魔嗎?」

莫非?不會吧…

「人類不會有角跟翅膀…我想妳還是幼生體,不會飛。理論上,應該還有尾巴。」

但為什麼現在沒有呢?

「我不知道。我眼睛睜開時,看到的就是媽媽。媽媽說,我一定是…真實和瘋狂的縫隙生下來的孩子,是她的孩子。」她可憐兮兮的望著燕霄,「就這樣,不可以嗎?」

「偶爾、偶爾我也會長出角和翅膀…尾巴。通常是被魔法師追殺的時候。我們…搬好幾次的家,因為鄰居害怕…我把角和翅膀拔掉好幾次,都還是會再長…可、可是!沒有被追殺的時候,我跟人類沒有兩樣!大叔,我會乖一點的!我不會隨便生氣了!對不起,我不知道你不喜歡做夢…我再也不敢了!」

燕霄啞然了一會兒,「…妳過幾次生日了?」

「十次。」艾兒誠實的回答。

他額頭悄悄的滴下一滴汗。在魔界,夢魔是非常弱小的一族,弱小到必須在人間生存,力氣大點的人類都能輕易擊殺現形於人世的夢魔。而夢魔之間的繁衍很困難,更何況他們把孩子生下來,就寄生在人類的夢裡不管了…

通常會寄生在幼兒的夢裡,被夢魔寄生的人類通常壽命都很長,百歲都不罕見。因為需要百年的時光才足以成熟裂夢而出。

現在有個幼生體,而且只有十歲的夢魔在眼前,讓他有點哭笑不得的感覺。

雖然說,出生半天就能睜開眼睛,跑跳覓食,但應該是在夢境裡,而不是現實。

為什麼會這樣?他走向床鋪,在艾兒阻止之前,撩開蚊帳…果然。

眼前的女人半躺著,拿著書卻目光渙散,濃重的病氣…這個女人,心被悲傷蛀了個大洞,內在崩潰得差不多了。執著她的手也沒有反應,指甲健康有光澤,軀體照顧得很好…但內在已經死了八九成了。

破碎的心靈、破碎的夢境。不負責任的夢魔父母,挑了個這麼糟糕的寄生對象。

所以,被排斥出來。十年前,大約沒有崩潰得這麼嚴重,這個女人,把突然出現的小夢魔,當成是真實與瘋狂夾縫誕生的孩子,撫養下來。

「那個,大叔。」艾兒搖了搖他的胳臂,「媽媽她,在旅行…請你,不要吵醒她。」

「旅行?」

「媽媽的塔羅牌是…『女祭司』。只是平衡有點崩潰而已。所以她常常去很遠很遠的地方神遊…去得,有點遠,所以回來的時候比較艱苦,需要比較久的時間。

「在真實與瘋狂的夾縫中。」

她眼神溫柔的望著眼神渙散、不言不語的母親,「我最喜歡媽媽了。明明在受苦,還是掙扎著想辦法清醒,照顧我。明明頭很痛,明明在哭,她還在工作…她是個很棒的翻譯喔!但賺的錢都讓那傢伙…那傢伙拿去了。

「奶奶外婆他們,也只會吵著分掉媽媽的房子,因為媽媽生病了…反正也不需要他們,我會照顧媽媽…我、我真想全部殺掉,每一個都殺掉…但是媽媽會很傷心。我殺第一個人的時候,媽媽哭得好難過…說要去自首。我只好穿著那個人的軀體…好髒啊,穿著那麼髒的軀體走出去,騙媽媽他還活著。

「她跟我說一萬次不能殺人了,但有時候、有時候…我真的好生氣、好生氣…那些人憑什麼…憑什麼那麼厚臉皮的傷害別人…還可以那麼健康的活著。

「一定是因為,我是惡魔的關係吧?才會那樣生氣到殺人。對吧?因為我是壞孩子。是不是因為我是壞孩子,所以媽媽才會越來越嚴重,心裡的洞越來越大呢?懲罰我就好了,不要懲罰媽媽…」

懲罰我就好了,不要懲罰我心愛的人。

也是有人這麼想呢…好吧,一個種族是夢魔的人類。

沈默的把脈,燕霄靜靜的說,「不是的。若是沒有妳…這女人十年前就死了吧。因為她心靈受創得非常嚴重,腐蝕的非常厲害。她一定是,一定是很愛妳,放心不下,才能拖到現在。」

看著艾兒驚喜交加的神情,就算是這樣的母親,也沒有關係嗎?

其實,沒有關係的。若是她能這樣存在,心靈再破碎,神遊得再遠,他都願意,很願意一直一直,照顧著她。期待她偶爾找到夾縫的路,回來。

他寫下了一張藥方,交給艾兒。「她已經不會痊癒了。但讓她減少病痛,固本培元,倒還可以。」燕霄轉身,「記得來付診療費。來我那兒抓藥…可以稍微便宜一點。」

「…大叔,你果然是好心的魔法師!」艾兒往他的後腰撲去,毫無意外的被他摔到沙發上。

「錯了。」燕霄冷冷的睥睨她,「藥錢和診療費,一毛也不能少。」

對她來說,應該是被欺負的。照這藥方來講,每個月也要一兩萬的醫藥費。

我不是好心的大叔。

但她卻笑得燦爛魅惑。只因為她的母親清醒的時候比較多,高興得直跳,完全不在意沈重的醫藥費。

後來,他又做夢了,原本以為是艾兒又來這套…卻沒想到見到艾兒的母親。困難的在瘋狂與清醒的夾縫中前行,懷抱著沈重的書本,對他靜靜的笑,說,「謝謝。」

「我沒有能力治好妳。」燕霄回答。

「不是這個。那孩子…夾縫裡,有著巧克力香氣的孩子,哭了呢。高興得哭了。謝謝…」

不要用這種托孤的口吻,即將成為亡靈的母親。

他醒來,有些蕭索的笑了笑。那孩子的母親…真有幾分已然逝去,心愛的她的神韻。

亡靈和母親,都是狡猾的東西,何況是即將雙重的身分。

點起一根煙,對著冉冉的煙霧,喃喃自語,「別想。自己的女兒,自己照顧。十八層地獄妳也自己爬上來吧,別想賴我。」

掛在窗下的風鈴輕響,像是笑聲,又像是嘆息。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