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late 之十二 吊人

之十二 吊人

把完脈以後,燕霄默默的寫著藥單,淡淡的開口,「妳並不是痊癒了,不要以為能夠勞心。」

艾兒的媽媽垂下眼簾,微微的笑了笑,「也不算什麼勞心…只是接點翻譯的工作,以前做慣了,也並不是很趕…」

燕霄點了煙,呼出一口,「哪,表面上來說,妳吃了夢的碎片似乎能夠暫時彌補魂魄和心靈的裂縫…但終究那不是人類可以吃的東西。眼前有效,但效力會漸漸減弱…甚至會縮短壽命。」

她抬頭,眼神顯得很寧靜,「大夫,我並沒有什麼可以縮短的壽命。」

沈默降臨,燕霄默默的抽煙,不再說話。

【Google★廣告贊助】

「…我小弟終於要結婚了。」艾兒的媽媽打破沈寂,「總不能讓他繼續資助我們。艾兒也升上高二了,坦白說,讓孩子打工來養家本來就不對…我是,她的媽媽。」

雖然早就知道,即使沒有血緣,這個心靈破碎接近魂飛魄散的母親,深深愛著不同種族的女兒,卻沒有想到,母親的愛,能這麼深,深到能夠橫越瘋狂與死亡。

那隻小夢魔拋棄了夢魔的天賦,跑去便利商店打工,賺取微薄的薪資。只欠一死的母親,卻拋擲僅有的短暫清醒,設法養家活口。

這對討人厭的母女。

後來艾兒去抓藥時,燕霄淡淡的說,「醫藥費…讓妳賒帳吧。反正妳想跑也賴不掉。」

艾兒睜圓了眼睛,好一會兒才期期艾艾的說,「其實大叔…」

「嗯?」燕霄氣勢逼人的從髮隙瞪出來,艾兒所有的毛髮都不由自主的豎了起來,冷汗涔涔,非常虛弱的應了下來。

不好,壓力太大,肚子又鬧起來了。

「大、大叔…洗手間借我一下…」她臉孔蒼白的衝進藥舖裡的廁所。

等她出來時,整個憔悴,巧克力色的皮膚都黯淡了一個色度。

「…又是,食物中毒?」燕霄的神情開始結霜。

「哈、哈哈…」艾兒扭捏了一下,「那、那個…好、好像光吃藥丸還不太夠,所以…」

「那是當然的!」燕霄的聲音如悶雷,「妳年紀越大就越需要夢魔的純粹食糧!人類夢的碎片對妳來講也就是雜碎,再怎麼精粹過也還是帶著太多雜質!…」

「我知道嘛,我知道的!」艾兒也大聲了,「所以我也試圖去覓食了…」她臉色發青的抱住肚子,摀著嘴往廁所衝。

結果不只是腹瀉,還包含了嘔吐嗎?

「…妳到底吃了什麼?」燕霄的臉色也發青了。

「一個不怎麼H的春夢…嘔~」

燕霄手裡的煙化為粉末。「妳還是去打妳的工吧!滿大街都是男人,去誘惑他們啊混帳!」

「我不要!好不容易才把形象扭轉過來,我…嘔~」

難道,他會看到第一個因為飲食障礙死亡的夢魔嗎?等艾兒氣喘吁吁的從洗手間出來,憔悴到兩頰微微凹陷,他有些悲哀的想。

這小鬼…努力到這種地步。以前都會拼命黏著男人,動不動就想撲到他懷裡。現在距離他起碼兩公尺,絕對不會再接近一步,並且散發著強烈而壓抑的氣息。

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火大,非常火大。

「扭轉形象…又怎麼樣?比活下去重要嗎?」他目光更犀利無情,「妳想要的是什麼?但妳真的得到了嗎?」

「好像有,又好像沒有。」艾兒苦笑了一下,輕輕咳了一聲,「但是大叔,我…比較像人類了吧?」

燕霄終於忍無可忍,「拿著妳的藥,立刻給我滾出去!」

人類母親也好,夢魔女兒也好,一個個都是這麼討厭的自以為是,做著愚不可及的混帳事!

可惡…管她們去死!在他眼下演什麼苦情劇?!滾得越遠越好!該死的!

但她們真的要搬家的時候,他的心火並沒有因此熄滅,反而更旺。

「…外婆找到我們,所以…」艾兒顫顫的解釋,低著頭的她卻沒聽到大叔的回答。

糟糕透頂了。大叔的火氣已經轉白熱化了。

「…等我…上大學,一定,不,不管有沒有考上大學,我一定會把醫藥費都…」

更糟糕了,大叔鬥氣破表,快要變成超級賽亞人了。

「這是妳的決定?」他的聲音比千年寒冰還沒溫度。




「這,不是我能決定的。」艾兒的聲音弱下來,「再怎麼說,外婆是長輩…是我媽媽的媽媽。」她緊了緊拳頭,「雖然媽媽不講什麼,但外婆老很多…再說,」她更軟弱些,「我…還沒成年。大人的事情,不是我說了算。」

「以前可以不聞又不問,現在是為什麼?」燕霄質問著她。

艾兒沒有回答。怎麼…回答呢?外婆一直反對媽媽結婚的決定,跟奶奶那邊的關係非常惡劣。等媽媽病得非常沈重的時候,外婆會那麼賣力的跟奶奶那邊搶媽媽名下的財產,也是想為自己女兒多搶到一點資源。

畢竟已經病到必須住院的地步了,媽媽的弟弟妹妹又多。

真的讓外婆大怒的不願意管媽媽,是因為她的存在。媽媽說什麼都不肯放棄她,而讓生活重壓得非常實際的外婆,沒辦法接受這個來路不明的孩子。

當中的千絲萬縷和糾葛,誰又能明白的說個清楚呢?

「…媽媽也是會想家的。更會想念外婆…」艾兒有點為難的笑了笑,「外婆來接媽媽,也願意接我回去,所以…」

「原來換層一女中的皮,就可以被接受啊。」燕霄諷刺的說。

艾兒只能苦笑。「…阿姨和舅舅們也都長大了,外婆也比較清閒了一點。」

「巢都空了,終於想起這個可以完全控制的長女了是嗎?」燕霄更諷刺的說,「妳以為我活這幾千年是白活的?」

艾兒終於哭了。眼淚一滴滴的滴在膝蓋上。

燕霄氣餒下來。真是…對這小夢魔發什麼火?或許從所謂的小舅舅開始資助她們,他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吧?雖然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他還是略略調查了艾兒媽媽的原生家庭,知道那個控制欲強烈的主母。

親情。誰也沒有錯,卻往往會往錯的方向走去。他清楚,艾兒應該更清楚,她的媽媽現在就是最好的狀況,改變環境和改變醫療方式,都通往快速毀滅的道路。

「還是來拿藥吧。」燕霄冷淡的說,「妳的藥…妳媽媽的藥。醫藥費…等妳大學畢業以後再結算。」

艾兒哭著點點頭,「謝謝大叔。」

等她轉身,燕霄冷不防的問,「妳和妳媽都會過得很慘。不會後悔嗎?」

既然能逃那麼多年,為什麼不再逃下去?

僵住了好一會兒,艾兒很輕很輕的說,「媽媽…並不是我一個人的。她…也會想念自己的媽媽…和家人。」

好不容易,因為這身一女中的皮,讓外婆願意接納她呢。

但也就這麼一點價值吧?

她隨著媽媽搬回外婆家,但能和媽媽單獨相處的時間很少。外婆幾乎把所有的精力的擺在母親身上,噓寒問暖,帶她去醫院,給她燉各式各樣的補品。

跟艾兒最多的對話就是,「快去唸書!」

但是在鄰居親朋面前,待她和藹可親,在別人讚美艾兒的學校和成績時笑得非常得意,並且謙虛。

雖然不用打工也不用作家事,只要把書念好就好…但這個家,卻不像是她的家,她也比以前還…不快樂。

這個家,好寒冷。外公外婆看她的眼神,是那樣疏遠,帶著一點點厭惡。住在附近的表兄弟姊妹,根本不承認她。身為同輩中唯一上一女中的孩子,給表兄弟姊妹帶來很大的壓力。

原本這些都能忍耐。但是媽媽的身體卻每況愈下。因為外婆把她偷偷給媽媽吃的藥丸扔掉了,非常激動的怒罵她一頓。

…也是。在人類的眼中看起來,那只是沒有標示、可疑的藥物。好強的外婆堅持媽媽的病沒什麼,每天帶著她往外散步,旅行或進香,回來媽媽總是非常疲倦,又被西藥摧殘的厲害。

「我們逃走吧,媽媽。」艾兒終於忍受不了,悄悄的跟母親說,淚眼婆娑的。

筋疲力盡的媽媽眼神溫柔的看著她,搖了搖頭。「…我知道妳在這個家很難受。」她呢喃如細語,「但是,這是個安穩的環境…妳不用那麼辛苦。」

「我從來不覺得辛苦。」艾兒勉強壓抑著自己的哭聲。

「…當人類,並不是那麼快樂的事情。」她的母親微微笑,眼角含著淚,「有各式各樣的羈絆…對不起。外婆外公只是不了解妳…以後一定會,慢慢了解,然後喜歡,像媽媽一樣喜歡…」

她的聲音很細很細,「如果我不在了…」

「不會的!」艾兒急促的打斷她,「絕對不會的!」

媽媽,不要這樣。拜託妳,不要這樣。

***

她每個月去燕霄那兒拿一次藥,每過一個月氣色就壞一分。但艾兒會拿考試卷給他看,展示外公或外婆送她的禮物。

「希望能順利考上台大。」她的笑有點疲憊,卻很美。

快凋謝的花總是特別美。

「才高二不是嗎?」燕霄淡淡的說。

「日子過得很快…現在外公外婆可喜歡我了。我拿到全學年第一呢!」她伸了伸舌頭,「現在我可以端晚安牛奶給媽媽喝了!藥丸直接化在裡頭…不會被外婆發現。媽媽的狀況也穩定下來了…」

「妳的狀況卻糟透了。」燕霄面無表情的注視她。

「…只是稍微累了點。」艾兒嘆息,「沒辦法,競爭很激烈。我…沒有其他價值。」對外公外婆而言。

極力的為對方著想,忍受著宛如倒吊一樣的痛苦,令人討厭到極點的母女…甚至是連種族都不相同的母女。

煩死了。

他只是個劍仙,不是真正的神明。不肯進食的夢魔,靠著雜質甚多的夢之碎片過活,再怎麼樣也只能讓她活到上大學。

該死的飲食障礙。該死的無法視而不見的自己。

我在幹嘛?我居然在煉丹…我是劍仙啊媽的!當初就是很不屑煉丹才…現在拼命回憶幾千年前的入門初步,試著把夢之碎片提純後再提純…誰來告訴我,關我什麼事情?嗯?!

矇住自己眼睛,燕霄鬱悶的嘆口氣。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