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late 之四 皇帝(下)

到了門口了。

「等、等一下!」艾兒終於累積出勇氣,「那、那個…老師,我們只有一個房間,所以…那個,我先進去看看媽媽服裝是不是整齊…總之就是先儀容檢查!」

這孩子說什麼亂七八糟的…說得是中文嗎?

「先、先在門口等一下喔!」她緊張兮兮的衝進去,把大門關起來。

…在來客面前甩上大門是相當沒禮貌的,他可不記得是這樣教學生的!

艾兒倒是不知道她燃起了老師熊熊的怒火,衝向床邊,很欣慰媽媽是醒著的…精神稍微不太集中。

「媽媽…媽媽!」她緊張的搖著母親的膝蓋,「我們老師…來家庭訪問了。」

果然母親被驚醒,露出驚嚇的表情。

她們對家訪都有極惡劣的回憶。還是小學生的時候,母親的病漸漸沈重,家裡人商量著要把母親送去精神療養院,這個不知道哪撿來的小孩送育幼院。

毫無心理準備的母女倆,被社工家訪…訪完艾兒被強行帶走,絕望的母親因為歇斯底里送進醫院。

後來母親拋棄了名下的財產,雖然從此一貧如洗,總算是獲得自由。若不是被貪婪的丈夫找到,說不定不會崩潰的這麼快。

握著母親的手,艾兒眼淚在眼眶裡打轉,「我沒有媽媽是不行的。」

原本有幾分茫然的母親神情漸漸堅毅,「媽媽沒有艾兒也是不行的。」

「堅持…十分鐘就行了。」艾兒眼淚汪汪,「老師訓人通常都是這麼長。」

「妳常被訓嗎?這麼清楚…」

「不重要…媽媽堅持一下…」

電鈴響了。兩個挺害怕的母女摟成一團,艾兒還是硬著頭皮,扶著母親到沙發坐好,顫顫的打開門。

嗚…老師好可怕。

但導師深呼吸了幾下,非常有禮貌的跟家長打招呼,正襟危坐,悄悄的打量環境。果然只有一個房間…滿滿都是書。但傢具都很破舊…還好收拾的很乾淨。

這個媽媽卻一臉頹喪,臉上還有剛睡醒的印子。

都幾點了…午覺也睡太長了吧?!讓念國中的女兒趕著回家做飯給她吃?好手好腳的,又不是出去工作!

「朱艾兒同學,非常聰明。」壓抑怒火的導師緊緊皺著眉,「雖然從來不寫作業,但功課一直名列前茅…但這是不對的!」

「是…是。」母親像是做錯事情的孩子低下頭。

「身為父母要好好督促孩子…若是工作太忙,外食也是可以的!但不應該讓孩子顧慮父母…他們還小啊!…」

不好。只堅持了幾分鐘,媽媽明顯就不行了…眼神漸漸渙散…

「那女人也是沒有辦法的。」冷漠的聲音從大門處響起,「她有嚴重的憂鬱症,到生活不能自理的程度。」

微微張著嘴,艾兒顫顫的指著燕霄。大叔…為什麼會來?而且…還說出來!這下全完了!

「喂,」他對著艾兒講,「又忘記鎖門了。」

導師的眉皺得更緊,「這位是…朱先生?」

「不。」燕霄冷冷的看著艾兒,「他誰?」

「…這是我的導師,蔣四維先生。」艾兒垂頭喪氣的說,「這是我媽媽的主治醫生,大叔…不,燕霄先生。」

兩個氣場都超強的男人,沒什麼誠意的握了握手,敵意相互碰撞得火花四射。

師者傳道授業解惑者也…幾時淪落到跑到學生家裡指手畫腳?看起來真不爽。燕霄眼中閃過一絲殺氣。

這種披頭散髮絕非善類的傢伙會是醫生?騙鬼啊!就是被母親的私生活干擾到沒辦法好好用功吧?別影響我的學生啊混帳!導師的眼鏡鬥氣昂揚的發出輕輕一聲「錚」。

「燕先生是精神科大夫?」導師面無表情的發難。

「中醫。」燕霄冷硬的頂回去。

「有執照吧?」

「沒有。」

「不覺得草菅人命嗎?」

「人是人在醫的,那張執照不會醫人。」

太可怕了。氣場超強大的皇帝導師V.S.殺氣濃重的劍仙魔法師。兩個唯恐遭池魚之殃的無辜母女連想跑都沒地方跑…戰場只有十幾坪大。

「寫什麼功課?你對這孩子和她的家庭知道些什麼?你好好的問過了嗎?她不打工就養不活母親和自己,連睡覺的時間都很少…你的正確會是她們的正確嗎?那些正確足以讓她們活下去?」

畢竟劍仙技高一籌,用「生活無奈論」擊沈了皇帝導師號。

導師默默站起來,跟頹廢失神的家長告辭,艾兒顫顫的送他到門口,「老、老師,別舉發…我媽媽。我沒有媽媽…是不可以的。」

「…爸爸呢?」

「分居…很久了。」

導師站在門口很久,沒有回頭。「每天午休、放學後一個小時,去教職員辦公室寫功課。學生不管任何理由,都不能夠有特權不寫作業!明白嗎!?」

「明白了!」

「大人顧不到你們,是大人的失職。將來絕對,不能成為失職的大人,懂嗎?老師絕對不會不管妳!」

…拜託,老師不要管我吧!

但是背對她的老師,進電梯後,偷偷掏出繡花手帕。老師真笨…電梯有鏡子,背對我有什麼用啊…

不過老師,真的超強。強到她這個壞孩子、惡魔,都不敢惡作劇,只能乖乖聽訓。連大叔那麼強悍的魔法師,都不能讓皇帝導師有任何撼動。

「大叔怎麼會…」艾兒偷偷抬頭,侷促的對手指,「怎麼會突然來…」

燕霄懶得回答她,把著艾兒母親的脈,另一手指了指日曆。對、對喔…今天是大叔例行出診日。

「謝謝大叔~☆」

燕霄連回答都懶得回答,連飛吻都拿茶盤檔掉。

等打電話去咖啡廳請假,大叔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留下一方藥方,附註是月結醫藥費總額。

難得休假,安頓好母親,洗完所有衣服,打掃家裡,等拿出作業時,已經十一點多了。

雖然在往日,這個時間不過是夜的開端,但今天實在太心力交瘁了。一面寫著國文作業,一面不斷的點頭打瞌睡,最後睡在課本上。

明天,一定會被老師罵死。

啊啊,真是淒慘的一天。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