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late 之五 教皇(上)

之五 教皇

還是跟以往一樣吵鬧呢,這家咖啡廳。

燕霄推開門,照樣坐在吧台。不過老闆的手藝不錯,把咖啡煮得非常有味道。所以他偶爾會來坐坐。

只是沒想到,向來空空蕩蕩的吧台,居然已經有人佔據了。只差兩個位置…然後他跟一個看似陌生的人相互敵視了。

「…密醫先生,跑來幹嘛?」那個人皺眉。

「為師者涉足學校禁止的不良場所,應該嗎?」燕霄冷冷的頂回去。

【Google★廣告贊助】

「噓…小聲點。」導師緊張得冒汗了,揉了揉眼睛,「隱形眼鏡真難受。」

…現在的人類真什麼東西都敢往身體裡放。矽膠啦,鐵或電線。連靈魂之窗都敢擺玻璃…或者類似的東西。

這個男人給他的印象很深刻。區區一個凡人,卻擁有強烈的威嚴和執著,居然敢跟他對抗。

只是…之前那個男人,頭髮往後梳得一絲不苟,戴著黑框眼鏡,西裝筆挺,跟眼前這個眼神清澈(雖然是三角眼),滿頭小波浪髮,穿著T恤牛仔褲的青年,還真是想不到一塊兒去。

「看什麼看?」導師咬牙切齒,「沒看過天生捲髮啊?」

…這樣的小波浪要梳到那麼筆直,花的工夫和髮膠一定非同小可。

形象差別太大了,所以艾兒眼神發亮的和燕霄揮了揮手,卻沒注意到她最害怕的導師大駕光臨。

燕霄照慣例無視,喝了一口咖啡,「喂,這就是她的生存方式,何況現在是下課時間。」砸場子他不會裝作沒看到的。

「…這孩子是春天轉來的。」導師攪動著拿鐵,加了很多糖,語氣愴然若失,「現在都快放暑假了,身為導師,我居然什麼都不知道。失職…太失職了。」

這傢伙。真讓人生不出氣來。

「你這種比方糖還方正的人,大概不會有誰跟你說閒話吧?那怎麼可能會知道。而且,知道又能怎麼樣?」燕霄冷冷的笑了兩聲,「這樣的孩子多得很,救得完?別鬧了。你只是老師,為師者,傳道授業解惑就行了,不要超過本分。」

導師沒有說話,只是緊緊的握住很燙的拿鐵。

「我還以為你會痛罵她一頓呢。」燕霄眼中的虛無比較淡了,「你們士大夫不是都講究餓死事小,失節事大?」

「我不是士大夫!」導師很兇的嗆回去,「我只是個老師。」安靜了一會兒,「我試過調查朱艾兒的父親…她父親車禍過世了。不過那種父親…就算活著也不能指望。」

他望了一眼抱著客人胳臂談笑的艾兒,不忍的別開頭,「強顏歡笑的…這孩子。一聲求救都沒有…咬緊牙關的活下去。天助自助者,她才是最值得拯救的那一個!」

…你眼睛是否有問題,哪一隻看到她強顏歡笑啊?是那些可憐的男人被她迷得暈頭轉向,被玩弄於指掌間吧?

算了。他可沒那麼好心去糾正老師美麗的誤解。

不過放暑假了,這個美麗的誤解讓來送水果兼抓藥的艾兒,眼睛底下有深重的黑眼圈。

「…不是放暑假了?」他冷淡的問了一句。

「哈哈,」艾兒苦笑一聲,「我們班導要幫我申請獎學金…其他科的老師不同意。成績是過關了,但是…總之,在開學前,我得把…一個學期的功課都補完。」她掩面,「天天要去學校的教職員辦公室報到!老師親自盯著我啊!」

獎學金?那傢伙…到底是找到份內能夠辦到的幫助。不是空口說白話而已。

「哦。」燕霄把抓好的藥給她,「妳若拿到學校的獎學金,醫藥費我就打八折。」

「欸~~~」艾兒扶頰,「可是…一個學期的作業有多少你知道嗎?而且還有暑假作業!」

果然。一開始就打算敷衍了事。

「有獎學金,有打折,沒有獎學金,打折免談。」

「…可惡!」艾兒抓著藥跑出去,又馬上跑回來,「你們這些大人就是想讓我寫斷手就對了!以為我辦不到嗎?我就寫給你們看!」

「隨便寫寫是沒有獎學金的,我想。」燕霄斜眼看她。

「…就拿獎學金給你看!大叔最討厭了!」她轉身跑掉了。

笨蛋。真是…沒見過這麼笨的惡魔。不是能魅惑人心嗎?又不用遵守人類的道德觀…人間的財物要多少有多少,比起微薄的獎學金和打折…

明明是個輕浮的小孩子。

「天助自助者…嗎?」所以讓殘存著良心的大人不忍?狡猾。

所以這個狡猾的小孩子跑來,塞了一堆宣紙和毛筆、硯台,眼中轉著淚,他啞然片刻,「幹嘛?」

「大叔,我沒有時間寫暑假作業。請幫我寫毛筆字。」她交握雙手懇求。

「…一個學期的作業沒有多到兩個月寫不完吧?」

她泫然欲泣,「老師還在幫我補課。因為很多都是硬記下來的,考完我就忘了。」

「…妳還好意思說妳是惡魔嗎?!什麼記性妳!」

發脾氣是發脾氣,燕霄看了她的鬼畫符,還是默默的磨墨幫她寫了。明明照著字帖,怎麼樣有辦法寫得比幼稚園塗鴉還難看?真看不下去。

導師的青筋卻比燕霄暴得更厲害,不斷跳動,「我說妳啊…半個月不到…怎麼連期末考的題目都作不出來啊!」他拿著數學考卷發抖,「期末考妳考了92分…現在只有29!朱艾兒同學…」

「對不起老師!我把公式全忘光了!」

「…通通給我背下來!背不出來中飯不許吃!」

那天,艾兒和導師都沒吃到中飯。背到傍晚了,導師不許她吃放了一天的便當,帶她去吃了一碗牛肉麵,還外帶了一份給她的媽媽。

「明天我還會再考喔!」導師很兇的說,「明天再忘光就不給妳飯吃!」

「是…是。」艾兒訥訥的回答,提著熱騰騰的牛肉麵。

瘦得像竹竿的老師,背挺得筆直,一絲不苟的往前走。

爸爸…真正的爸爸,應該就是這種感覺,對嗎?雖然快要被整死了,卻沒辦法真的生氣和討厭。

「老、老師再見!我會努力的!」艾兒對著導師的背影喊。

導師微微回了頭,彎了彎嘴角。「不要只是說說而已!快回家去。」

摸了摸自己的頭,艾兒伸了伸舌頭,笑了笑。趕緊回家,不然麵就糊了。今天她要跟媽媽更正,老師一點都不討厭。是個兇巴巴的好人。

跟大叔差不多呢。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