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late 之五 教皇(中)

[補]寫在前面:

所有情節純屬虛構(本來就是虛構的),如有雷同,純屬巧合。所有獎學金制度和動漫展和cos部份,不要跟我要求合理性。

補上聲明。

—-

八月初,暑假的學校突然熱鬧起來。

學校出借禮堂和操場給人辦動漫展,原本寂靜的校園一整個熱鬧起來,到處都是人。

艾兒非常興奮,「老師可不可以…」

導師慢騰騰的從卷宗堆裡抬頭,黑框眼鏡的光芒猙獰的一閃,「不可以。」

【Google★廣告贊助】

對其他人百戰百勝的楚楚可憐遇到防禦領域內一切無效的導師,只能黯然退敗,低頭繼續和寫不完的作業奮戰。

被窗外的熱鬧吸引,導致神遊…導師猛然站起,碰的一聲關上窗戶。

「老師這樣很熱!」艾兒真的快哭了。

「有電風扇。」導師連眼皮都不抬,「而且都吹著妳。」

為什麼?為什麼我吹著電風扇還汗流不止,老師穿著西裝還是沒有半滴汗?

「心靜自然涼。」導師面無表情的說。

老師你真的是人類嗎?不是人的應該是我吧?為什麼這個立場顛倒得這麼剛好?

「…報告老師,讓我去洗把臉。」她頹下肩膀。

「不准用教職員廁所喔。」導師繼續寫著教案。「學生就該用學生的廁所。」

…這代表她連上洗手間都得跑下三樓,離開教職員大樓,衝到隔壁棟去了。

跑來跑去的,不是更熱嗎?她在洗手台洗臉沖手臂,看著白花花的陽光,都有點暈眩。

垂頭喪氣的往教職員大樓走去,卻被叫住了。一回頭,她眼睛睜大,一個褐髮褐眼的青年,穿得像個神父,神情和藹的對她笑咪咪。

…外國人欸!第一次看到活生生的外國人!

「小姑娘,我迷路了,可以請問大門往哪走嗎?」字正腔圓到有點不自然,聽起來真好玩。連眉毛都是…褐色的。

「經過那棟大樓直走就可以看到…你的眉毛是真的嗎?你們cos神父嗎?」

青年神父和他身邊幾個一臉陰沈肅穆的神父隨從(?)都傻眼。

「…眉毛?這個?」青年神父很高,和藹的微彎著腰,指了指自己的眉毛。

艾兒興奮的點頭,「可不可以…摸摸看?」

神父有點為難,最後卻答應了。艾兒怯怯的摸了摸。應該不是染的…真的是褐色的眉毛!

艾兒忘情的抱住神父的胳臂,「謝謝!真是謝謝!好奇妙啊,褐色的眉毛!」

果然。原本還不太敢肯定,實在是太像人類了。但是這樣嬌媚的親暱時,就會散發出簡直是毒品的,巧克力強烈香氣。

魔女!




「朱艾兒!妳在幹什麼?!」導師從三樓俯瞰下來,「誰說妳可以出去玩了?滾回來寫作業!」

「是!」艾兒慌忙的揮了揮手,往樓梯上跑。

…魔女跟寫作業?

神父眾啞然了好一會兒,當中終於有人開口,「這可能是煙霧彈。」

「那個老師恐怕也有問題。」「一起逮補?」「或許這樣比較保險。」

青年神父深思了一會兒,那個老師很眼熟,魔女的味道也很正確。但他隱隱覺得有點不對。

「不,還是深入調查比較好。」他否決了其他同僚的意見,「畢竟我們是跨區作業,情報來源也不太可靠,不要鬧出太大的動作。」

表面上,同僚的確沈默下來,跟著他離開了這所學校。私底下卻很不忿。他們都是屬於教廷的直屬驅魔部隊,但對於這個名為「約翰」的青年神父,卻都有著相同的忌妒和忌憚。

這個年紀很輕而且出類拔萃的神父,一直被認為會是最年輕的主教…甚至將來成為教皇都有可能。

他們渴望獲得功勳,贏過太過優秀的同僚。在這個偏遠的異教徒之地,還抱持著如此畏縮的態度,太令人瞧不起了。

要調查就隨他去調查吧。這群年輕氣盛的驅魔神父私語。剛好獵殺魔女的功勳,就由他們所獲。

這一天,動漫展。全校忙翻了天,連嚴厲剛肅的導師都被借調了。

「真沒辦法。」放下電話,導師插著腰,很兇的對艾兒說,「兩個小時。我去幫忙一下…妳乖乖待在這裡!回來時我會檢查進度…進度太糟糕的話,」他眼鏡猙獰的一閃,「我還有四份考古題。」

「…我會乖乖寫。」艾兒一臉要哭。

「中午我就回來。進度還行的話…下午放假也不是不可以。」導師說完就轉身走了。

…可以放假啊?動漫展,看coser,買同人誌和周邊!

鬥志源源不絕的湧上來了!

就是寫得太忘我,才沒有發現溫度漸漸下降。若不是剛好掉了原子筆俯下去揀…差點腦袋就沒有了。

那頁寫滿了拉丁文的聖經,像是鋼板一樣飛過她的座位,插進後面的牆壁。

紙可以插進水泥牆壁裡?!

抬頭看到四個臉色鐵青的神父…應該是真的神父吧?他們說什麼,她也聽不懂。但是把水潑在她身上,害她的角和翅膀都長了出來,而且對她磨刀霍霍…這絕對是知道的。

快逃!但她憑著過人的敏捷逃到門邊,卻發現門根本打不開,窗戶發出巨響,一扇扇的關起來。

她摀住耳朵盡全力隱入陰影中,可怕的腳步聲卻步步逼近。

媽媽。

她以為她會死,但後續的發展就看不太懂了。那個褐色眉毛的青年神父衝進來,彼此間好像在吵架,然後互相打起來了。

沒多久,大叔就衝破窗戶跳進來,臉色相當的,可怕。

第一件事情就是衝她吼,「連喊救命都不會嗎?笨蛋!」

她忍著眼淚,「我可能逃得走,別人會死掉的。」

大叔的臉孔徹底發青,簡直到青面獠牙的地步,更加可怕。

「吵什麼?」他斜也著看那群神父,「不讓她走?那就通通留下…封!」他舉手,原本破裂的窗戶和門都拼圖似的恢復原狀,而且發出霜冷的氣息,比驅魔神父原本的結界更強烈霸道,「小鬼們,埋骨於此吧。」

「住手!劍仙先生,這只是個誤會…」神父約翰試圖解釋。

「沒有什麼誤會,拔劍吧。」燕霄冷靜下來,殺氣卻張狂洶湧。

就在一觸即發的時候,被封印的大門卻被一腳踹開,導師怒吼,「你們這群混帳,想對我學生做什麼?!」

何方高人…啊?

「鎖窗戶鎖門幹什麼…想對我的學生怎麼樣?」導師氣勢洶洶的質問,「說啊!咦?你們也是什麼cosplay的吧?去操場或禮堂!跑來教職員辦公室幹什麼?看不懂門牌?!朱艾兒同學,妳沒事吧?」

艾兒愣愣的搖了搖頭,眼角還帶著半滴淚。

「密醫,你怎麼也在?」導師這才看到燕霄,上下打量他。

他張了張嘴,不知道該說什麼。劍仙強悍的封印結界,讓一個普通人一腳踹開,除了不可思議…還是不可思議。

驅魔神父們也呆掉了。眼前這位…老師,絕對是普通人,普通到不能在普通那種。為什麼能夠一面抱怨一面若無其事的將雙重封印的窗戶和門打開。

「那個,」當中一個驅魔神父用英語說,指著長角尖耳蝙蝠翅膀的艾兒說,「她是惡魔,是真實的邪惡,所以…」

導師不耐煩的揮手,也用英語回答,「惡魔?你要不要去操場看看?全都是妖怪和惡魔!這年代的動漫是怎麼回事,妖怪和惡魔都是好人,神反而是壞人了…你們是cos哪部漫畫的反派?語言不通還跑來參加動漫展?也太熱情了吧?」

約翰神父以拳擊掌,「想起來了!Alexander!」

導師詫異的看了他一會兒,恍然,「啊,John,你不是去神學院嗎?」

「…那時我們都是中級生,現在都幾年前的事了。」約翰笑得很和藹,「陛下向來可好?」

「呿,陛下個頭啦…」看到呆在一旁的艾兒,他尷尬的咳了一聲,「原來是在化妝啊…嘖,算了,年少不努力老大徒傷悲喔!今天就讓妳放假了…弄這麼逼真的角和翅膀也不容易吧?妳跟密醫一塊去玩吧。」

「我不是來玩的。」燕霄轉身。

「那來幹嘛?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來接朱艾兒同學就講嘛!」導師皺緊了眉。

燕霄啞然。對於一個能踹開劍仙封印的普通人,實在抱持著一定的敬意。所以他看了艾兒一眼,「…走吧。」

沈默的走到操場,果然,艾兒看起來一點都不顯眼…跟身邊七彩繽紛花樣百出的coser相比。

「Alexander…是什麼意思?」艾兒小小聲的問。

「亞歷山大。亞歷山大大帝,知道吧?」燕霄揉了揉額角,「是誰給他取了這個英文真名…」

果然,是皇帝。艾兒沈默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