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殺 之十二

天還沒亮,淡菊就醒了。

慕青都起得很早,天色微微發光,就要起床準備去衙門。所以淡菊都比他早起一點兒,就跟以前照顧他一樣,只是不用烹藥了。

小心翼翼的將手從慕青的頸下抽起,他卻迷迷糊糊的摟住她,「…昨晚我有沒有推妳?」

【Google★廣告贊助】

「沒有。」淡菊細聲,「你睡得很好,再睡一會兒。」

得到保證,他才昏昏的閉上眼,又睡了。

自從跟慕青進了城,他就怎樣都不肯把她安置在其他地方,甚至像個丫頭一樣睡外間都不成。

若是可以,他想日夜看守似的…但他們共床第一夜,半夜驚醒的慕青卻把她推下床,顯見沒有睡醒,眼神充滿恐懼和厭惡。

她只是受了點驚嚇,等清醒點她哄著,「別怕,我這就出去…」

聽到她的聲音,慕青終於清醒,立刻撲過來,「不不,是我睡迷糊了…對不起,淡菊,不要生我的氣…我不是故意的…」一面心慌意亂的吻她的臉,不斷發抖。

「不要緊不要緊,你不慣與人睡。」淡菊拍撫著他的背,「你睡,我看著你。」

他卻倔性發作,半夢半醒的鬧了場脾氣,淡菊只好依著他躺下,日後起床,慕青都問同樣的問題。

她覺得好笑,又覺心酸。「以前沒我的時候怎麼辦?」

「喊幾遍妳的名字,也就覺得能過得去。」他淡淡的,「現在不行,要看好。」

點了小灶的火,她一面燒水,一面熬粥。早上慕青吃得簡單,一碗雞蛋粥,幾盤鹹菜,就是一頓了。她的廚藝只講究養生,也不怎麼美味,但慕青只吃她做的早飯,若是廚子做的就會抱怨。

應該說,他的事情,除了讓淡菊經手,別人都會埋怨。

雖然有其他丫環,但他都不要在跟前。他只要也一定要淡菊服侍他盥洗,幫他穿衣梳頭,和她一起吃飯。然後淡菊一定要送他出二門,不然會一整天都鬱鬱。

像是個非常任性的孩子。

「不要太晚回來。」他叮嚀,「回來看不到妳我很難過。」

淡菊幫他整理衣襟,「好。沒什麼病人我就回來。」

他皺著眉,「其實…」

「你不在,待在家裡很悶。」淡菊耐性的解釋,「這兒天氣太溫暖潮溼,不利藥圃。而且我也不能在後衙開藥圃。」

「好吧。」他嘆氣,才轉身,背挺得筆直,從她的「司空公子」,變成「劉州牧」。

等看不到他的背影了,丫頭才差不多起床。吩咐她們打掃洗衣,淡菊就蒙上面紗,戴著紗帽,去衙門附近的孫氏藥館坐堂。

說是坐堂,其實出診的時候多。海塘城是江蘇州牧所在地,是個大城市。但排得上號的醫婆幾乎等於沒有。這位李姑娘年紀輕輕,卻斷脈開方又準又犀利,幾乎把醫館所有的大夫都比下去。

幸好她是醫婆,只管看婦女,同樣坐堂的大夫才多有尊敬少有猜疑。

自從她自薦於孫氏藥館以後,孫氏藥館幾乎一躍成為海塘城婦女病的權威了。而真的忌諱到非醫婆來看的,都是高門大戶,禮教森嚴的家庭。病號不多,打賞卻厚。

若不是所佔時間不多,慕青是絕對不會肯的。

每天要回衙的時候,她還是會繞去大青石看一看,再看一次「靜待之」。的確,她什麼都願意順從慕青,但不認為會跟他一生一世。只是慕青如此依賴眷戀,而她也依從自己憐愛疼惜的心,並沒有任何怨懟。

但必須離開的時候,她還是有可以做、該做的事情。

所以,她還是當著醫婆,她還在等軒轅真人的消息。既然真人要她靜靜等待,那她就會等。

只是哪一個先到終點,她就不知道了。到時候該怎麼辦,她也還沒有主意。

她回來的時候,晚霞滿天。

走入內室時,倚在榻上看書的慕青坐直,微微噘嘴,「這麼晚。等妳吃飯呢。」

那個背挺得筆直,冷傲嚴厲的「劉州牧」,又變回她的「司空慕青」。總奇怪他怎麼都不會搞混。

她輕笑著,遞給他一手帕的桂花。「高老太太給的,我記得你愛這味兒。」轉身去小廚房盥洗,他哼哼的跟在後面,嘟囔埋怨,說他回來想淨臉都沒人理,很可憐之類的。

「丫頭那麼多,喊一個就是了。」她還是擰了條巾子,先替他擦臉。

「不要她們。」他閉著眼睛,微微彎腰方便她擦臉,「我只讓妳碰…」

淡菊紅了臉,卻沒說什麼,只是也給自己擦了臉,「我去傳飯吧。」

「叫她們傳去就好。」他沈聲喊了傳飯。

慕青幾乎把她的時間全部佔滿,一點空隙都不給。她有時都好笑起來,師父和慕青,其實這點相當像。

師父常說,「淡菊真是好過頭了,怎麼樣都不生氣。圍著妳嘮叨、要妳做這做那,沒見妳皺一皺眉頭。天天在妳背後嗡嗡叫,妳都這樣好性兒。」

她總會害羞的笑,「我喜歡師父,喜歡陪師父。」

師父會哈哈大笑,擰擰她的臉,咕噥為什麼淡菊不是小子,或是師父不是男的,然後遺憾她對開百合一點點都沒興趣。

她也喜歡慕青依賴她,黏著她。才覺得壓抑得很深的感情有地方可以宣洩。淡然冷情只是一層薄薄的殼,保護自己的殼。

對那些喜愛她的人,她是沒有半點自我保護能力的。

甚至,她也很喜歡每天替慕青沐髮擦背,看他矯健修長的身體坦然在她眼前。目光朦朧,頰上霞暈。

往往洗浴後都要長吻很久,慕青才會粗喘又鬱悶的倒在床上滾來滾去,滾到差不多冷靜下來才招手擁她共眠。

「孩子是庶出,不好。」他埋在淡菊的頸窩,悶悶的說,「妳的孩子不可以是庶出。」

那可有得等了。淡菊默默的想。不過她是個相當克制堅忍的人,這樣的甜蜜生活已經覺得超過她應該擁有的。

但身為醫者的理智,又讓她冷靜的建議,「我知道有藥可以讓孩子暫時不來。」

慕青在她頸窩低吼一聲,「別誘惑我啊淡菊!」

「我沒誘惑你呀?」她有些莫名。

「…那妳怎麼不試一下呢?」他更鬱悶了。

不過,慕青還是沒試圖把淡菊變成他的。淡菊知道,他在州牧的位置上,得到了樂趣,每天都做得很有滋味,開始覺得出仕不是壞的選擇。所以他開始貪心,渴望可以跟淡菊成親,生下的孩子都會是劉家的嫡子嫡女,他現在有能力庇護一個家了。

但除了這個以外,淡菊隱隱的覺得,似乎還有個藏得很深的結。不過,她畢竟未經人事,而她的師父,也還來不及教她這樣複雜曖昧的情事。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