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道(一)

她舉著燭火,小心翼翼的走下斜坡。

這個洞窟是她無意間發現的,但隔了一百多年,她才有能力走進來。

其實,她無須燭火就可以行走暗途,但她不知道困在這裡的人會不會驚駭…她並不想嚇到任何人。

她的容貌清秀而樸實,像是山村的尋常女子。但衣物長髮卻異常潔淨,舉手投足有種奇異的韻律感。面容恬靜,神態安閒,身穿著藍布衣裳,只有腰帶略顯不同。

腰帶烏黑,像是某種細絲編纂,似髮辮般垂下來。

仰頭冥思,她察覺細微的波動,知道自己已經很靠近了。等她穿越一條隙縫,豁然來到一個極深的奇異山谷。

在及其邈遠的谷頂,尖銳長岩犬牙交錯,中天明月掩雲,有氣無力的照著谷底的一簇水晶。

等她走近,才發現這簇水晶起碼有一人高。

挪動燭光,一張鮮血淋漓的臉孔。幾乎看不到其他的部位,水晶將這人的身形掩埋,只留下一張臉。血污和青腫讓她看分辨不出被困者的性別。直到染著血的眼睛睜開,她才確定是個女子。

試著上前,但她被無形的障壁擋住,怎麼樣都遞不出手絹。

或許再一百年。她思忖著。眼前她是沒有法子的。

滿是血污的臉孔睥睨的看看她,又閉上那雙即使充滿怨恨,依舊黑白分明而懾人的眼睛。

「我叫碧雷。」她按著自己胸口,「請問妳是誰呢?」

被困者只輕哼一聲,沒有回答。

但碧雷沒有生氣,只是耐的性子等她開口。沉默不斷的蔓延,只有水滴滴落的聲音迴響。

她在這山谷待了十天,直到她昂首聆聽。

「我得去了。」碧雷有些歉意,「我會再來。」

被困者只將眼睛睜開一條縫,然後又閉了起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拍個手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