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聖徒行歌 之一

但是透過GM和系統大神和醫君的溝通卻很不順利…系統和醫君都聲稱「沒有問題」。

…這問題可大著呢!

戰天下用力抹了抹臉,很悲傷GM部真的完全就是個擺設…所以他乾脆的透過程式請求系統讓他察調有關該玩家的資料數據,卻被系統以「保護個人隱私」這樣堂皇的理由婉拒。

他整個火起來,用最高指令要求系統服從,系統以「您的權限不足,恕難從命。」再次否決了。

【Google★廣告贊助】

戰天下覺得自己的血壓驟然升高,已經瀕臨中風的危險線。「我就是最高系統管理員!」

「否定。」系統回答,「原撰者才是最高系統管理員。」

…搞毛啊?叔公現在…誰知道在哪個天涯與海角?鬼才知道崑崙在什麼鬼地方…

他廢然放棄和頑冥不靈的系統繼續盧,將這個嚴重到快爆炸的問題提給上級去煩惱,程式部全體徹查所有程式,卻實在找不出什麼漏洞和bug。

「我不懂。」阿六很苦惱,「寵物系統沒有任何異常。」

坦白說,戰天下也不懂。夢境編譯器說白了,也就是專門針對感應艙開發出來的程式語言,真的解析到最後,還是機械語言所構成的零和壹。

曼珠沙華始建於他叔公的手裡,同時參與程式和硬體。他一直很仰慕叔公,也對全息遊戲抱持著燃燒的熱情,才會一直用功讀書並且自修程式到刻苦的地步,大學一畢業,他放棄了念碩士的機會,寧可去華雪程式部從工讀生開始幹起,等於參與了後半曼珠沙華的建立。

表面上看起來,一切都很完美無缺…其實夢境編譯器一公開釋出,就有許多國家致力於全息遊戲的開發,華雪的腳步甚至沒有晚太多,而且是一枝獨秀的東方玄幻風格。不但吸引了大部分的華語市場,也有不少非華語玩家靠著此時已經很發達的翻譯系統外掛在曼珠沙華漫遊。

但這只是表面上。系統一啟動,他們也遭遇了其他使用夢境編譯器所創全息遊戲相同的困境:對系統內的世界掌控非常貧弱。

如果試圖削弱系統和世界主的強勢,遊戲就不再擬真,變得非常粗糙、僵硬,有時候甚至系統會乾脆當機,無法執行。

當時叔公試了很多辦法,都無法克服這個毛病。只好跟他國全息遊戲的程式設計師做了相同的事情:列入「常態規格」。

雖然整個程式部都覺得很窩囊,但也毫無辦法。叔公因為癌症即將命終,就是很不甘心,所以同意了僅以大腦保存在特製感應艙中「活著」,一直都在試圖克服這個「常態規格」。

直到他在現實中真正過世,這個難題還是呈現無解狀態。

我不懂。戰天下揉了揉額角。真的,我不懂。他甚至趁曼珠沙華每年一次停機升級兼維修的時候,跑去硬體部挨白眼。硬體部當然很不高興,這個程式部頭子不去檢討自家程式到底哪裡出狀況,老跑來拆伺服器…有什麼好拆的?怎麼拆都是電子零件…絕對不會有什麼鬼怪,更不會有什麼生物電腦…科技沒有那麼發達,硬體部也沒有那麼超時代的創舉和偷改!

戰天下也知道自己很神經,但已經毫無辦法了。他不是對系統的完美運行和除錯有什麼意見…但身為一個程式設計師,卻沒辦法掌握自己所創的全息遊戲…實在太鳥了。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鳥的不是他一個,全世界的全息遊戲程式設計師都一樣鳥。

或許在現實已經死亡的叔公會出現在曼珠沙華…證實了他們創造了一個世界,謎得連始創者都不科學的世界。

但更不科學的事情發生了。

原本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上級也早就把他們程式部罵了個狗血淋頭…但是WOW的始創公司卻不願意追究,雙方簽訂了保密條款,對外宣稱這是兩個遊戲的嘗試性合作。

…現在到底是在演哪齣?戰天下真的摸不著頭緒了。

雖然上級要他們不要再追究,但是身為程式設計師的好奇心還是讓他們交頭接耳之後,決定自己悄悄注意和觀察。反正公司管不到他們的下班時間…他們也是曼珠沙華的一般玩家,還組了個排行第一的公會。

一般來說,因為職業道德,他們並不搶副本首殺…畢竟副本由他們所設計,搶首殺太不公平。他們能夠穩佔公會排行第一,靠的是骨灰級玩家的實力:各種競技的優勝。

雖然覺得第一公會沒什麼,但是需要調查情報的時候,這個金字招牌還是挺好用的。只是追查到最後,還是慢了一步。

那位擁有西方牧師人型寵的玩家文殊入了中都以後,就不知所蹤了…傳送陣的費用雖然貴得能讓人眼珠子掉出來,但四通八達到令人髮指的地步。一個人真的存心在曼珠沙華躲起來,就算在世界頻道買座標都很困難…

曼珠沙華真的太大了。

初開服時限於等級,玩家活動的就幾張低等級地圖。現在幾乎人人滿等,妖界三十一國大到靠北邊走,真有那種窮山惡水兼杳無人煙的鬼地方。

第一公會拂衣去的會長和會員面面相覷,愁眉苦臉。戰天下不抱什麼希望的的寫了飛鴿傳書給他叔公。

鬼才知道能不能寄到…雖然廣義來說,他叔公叔婆,還真的是兩個…鬼。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