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聖徒行歌 之十

直到文殊和依莉莎在南陽蛟國現身,驕華才找到他們的行蹤。

彼時文殊還沒有被網羅,只是在南陽城的演武台打出小小名聲,還是拂衣去的會員發現的。

不知道該鬆口氣還是憐憫,他的確見到依莉莎了…過去那麼長久的時光,依舊懷抱傷痛的沈默牧師。

依莉莎得神情有些錯愕,然後漸漸索然,「…工程師,你是來抹殺我的嗎?」

【Google★廣告贊助】

「我並非妳的工程師。」雖然對她的敏銳訝異,但驕華還是溫和的回答,「更何況我解任已久。現在我既非生也非死…說不定跟妳是類似的存在。事實上,妳並不是僅有的一個。系統大神很公平但也很嚴酷,妳不知道幾時會觸及底線…」

思考了一會兒,他更溫然的說,「或許,妳願意到崑崙來?嗯,怎麼解釋好…總之,崑崙很類似私服,許多如妳我般的智慧體都能安然棲身。這裡的系統大神寬容許多,妳會生活得比較好。」

而不是被設定在一個屬於npc的人形寵物,能夠擁有尊嚴和自由。

依莉莎緩緩張大眼睛,定定的看著如少年般的清秀劍俠。

有很多事情她不了解,像是一眼就認出這個陌生的劍俠是個程式工程師。但知道自己不是唯一異常的存在,的確很值得安慰。

或許崑崙很不錯,她會有同類。

「…我的學生還沒畢業。」她寧靜的說,「但是謝謝你。」

驕華沈默了。自從他在現實中死亡,成為這樣的存在,他和雁遲漫遊得很遠,不只在曼珠沙華。或許就是成為了這樣跨越在生死、人與非人的界限中,所以他們深刻的體會到「萬物皆有靈」的事實。

和人類的集體執念有多強大…強大到足以讓許多經典的NPC英雄非常反常的在夢境編譯器構成的世界裡,異常的現形。

但這些非自願的智慧體,和人類的緣份總是落了個悲劇落幕。

他和雁遲真的已經看得太多了。

「人類,總是會長大,會有自己的伴侶,重心會漸漸偏向現實。於我們而言,此處就是真實,但對他們而言,這只是個龐大而擬真的夢境。」他含蓄的說。

依莉莎得眼中出現迷惑,「那當然。不會有永遠不畢業的學生,或是永遠不會長大的孩子。總有一天,我的學生會畢業、會長大,然後離開這個虛幻的夢境。

「但我會有下一個學生。不管原本工程師怎麼設定我,我就是個侍奉聖光的牧師,並且是個導師。我想做的就是這個,不管我是什麼。」

驕華驚訝了起來。模模糊糊的知曉了系統大神沒有將她除錯的緣故。

或許她曾經精神崩潰到屠盡自己所有守護的子民,但她有一種堅實的核心,宛如在黑暗深淵仰望光明的聖徒。

「如果妳對這樣的生活感到疲憊,想要休息,歡迎妳隨時來崑崙。」他遞了一個水晶十字架鍊墜給她,「妳可以自由來去。原本想囑咐妳些什麼…但現在覺得沒有必要了。」

「…你就這樣放過我?我是異常的存在。」依莉莎有些茫然。

「依莉莎牧師,妳依舊侍奉著聖光。既然如此,系統大神就不會動妳。而且我也

說過了,某種角度而言,我們都是相同的,甚至我們比妳更異常。」

驕華就這麼離開了。只是在離開南陽城之前,拜訪過燦火國主,暗暗請她多加照顧。

「工程師,你現在只是個小小的、虛無的人魂。」燦火病態美的臉孔浮現意味深長的微笑,「如同那個企劃小姐。你們之所以存在,是因為我們被感動。不去過你們只羨鴛鴦不羨仙的好日子,這麼忙忙的到處插手,所為何來?」

「反正閒著也是閒著。」驕華笑著回答,「燦火國主,我不追問你們從何而來,也並不追問妳為何纏綿病榻,對吧?」

燦火咳了兩聲,湧出真正的笑意,「難怪咱們都喜歡你倆。人類啊,我允你所求。但能照顧到什麼程度,得看他們值得到什麼程度。」

驕華並不說破,只是笑笑的拱手道別。

直到死後,他才知覺到,他們所架構的全息網遊世界,事實上所有的npc都有靈魂,而且是某種偉大的存在。

就他知道的傳言和片段,「燦火國主」似乎是某種跟疾病有關係的神或魔。

那,又怎麼樣?

一想到由他親手架構啟動的系統居然凌駕於所有偉大存在之上,他就忍不住湧起一種好笑的自豪。

他們生前的確做了一番無人知曉的大事業。

驕華走了以後,依莉莎沈思很久。

果然,有些想法和心願,必須與人交流溝通後,才能真正清晰的浮現。

她明白,早晚文殊會長大,會真正的畢業,會離開她。這是個每個導師都會面對的結果,都會有相同的惆悵和欣慰。

然後會有下一個學生,再下一個。在同行與分別中,救贖同時被救贖。

這就是她,存在於世的意義。

雖然依舊殘存些許憂思,但她真正的微笑起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