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聖徒行歌 之十一

只能盡量爭取時間,卻沒辦法避免戰爭。

或許吧。某些玩家在和平的現實中感到厭倦,渴望征服和血肉橫飛的快感。於是他們在虛擬的全息遊戲世界中,積極的發起戰爭,他更被冠上「叛徒」這樣令人啼笑皆非的稱號,似乎師出有名。

在兵力上,幾乎是旗鼓相當。西海蛟域備戰已久,畢竟這兩個領土比鄰的國家不管是劇情上還是事實上的衝突摩擦已經是歷史悠遠了。

【Google★廣告贊助】

但身為攝政王,應該在城牆之後運籌帷幄的文殊,卻堅持要站在第一線。

曼珠沙華的國戰其實很經典,經典到跟三國演義看齊。兩軍對陣之前,主將交手勝負,往往是士氣盛衰的第一導向。

像是西海蛟域第一勇士兼龍族會長的EU出來叫陣,南陽蛟國的攝政王文殊,只回頭看了依莉莎一眼,就上前迎戰。

老師,請看看我。看著我。看著妳親手教出來的學生,面對過往陳舊的惡夢,並且榮耀妳的名字。

兩軍都安靜下來,專注的看著這場兄弟鬩牆,聖殿勇士與聖祭的交戰。或許南陽軍還有人抱持著憂慮,但西海軍卻幾乎都帶著輕蔑的笑,尤其是以龍族公會為主幹的前鋒部隊。

文殊以為自己會很緊張,沒想到心底只有一片平靜。

身穿烏黑滾燻銀邊長法衣,手持宛如長槍的權杖。他對自己施加了防禦和攻擊的加成法術,出身玄武的他,看起來卻比西海蛟域的EU單薄得多。

如果,是說,如果。如果他能得勝,他就會鼓起勇氣,去向那七個陌生人道謝。這一身裝備武器,就是那七個陌生人的善意。

在EU突進試圖暈眩他之前,他已經施展了冰結,緩住了EU,並且優雅的揮舞權杖砍向EU,同時弱化對方的防禦。

聖殿勇士的爆發力很強,但有個致命的缺點。若是一波帶不走人命,就會陷入所有大招都在CD時間中的窘境。或許他光揮刀的普攻也很驚人,但他看似單薄的法衣和防禦法術也並不是擺著好看的。

玄武聖祭,並不是只會補血而已。在依莉莎的教導,和無數戰鬥的薰陶下,他深深領悟了這一點。

聖祭會被認為弱勢補師,是因為他們的強化法術幾乎都是單體,而且鮮少放在自己身上。但是一個戰鬥型的聖祭,擁有良好的武器和裝備加成,只要接招夠靈活迅速,會越戰越強,不斷刷新並且提升攻擊能力,不管是法術還是物攻。

這場戰鬥比想像中來得短,並且一面倒。當物防和魔防都被扣到幾乎等於無,物理攻擊被再三壓制虛弱的聖殿勇士,也就是個血量稍微高一點的任務怪而已。

當文殊揮下最後一下權杖,讓EU慘死當場時,他的心裡還是只有一片寧靜。

「幸會。並且,永別了。」他說。

有幾秒鐘,整個戰場悄然無聲,只有風呼嘯而過。歡呼和怒罵幾乎同時響起,震耳欲聾。

他揮舞權杖砍翻了第一個衝上來的前鋒,之後就幾乎被自己的部隊保護起來,如海洋的狂嘯般,襲向敵軍。

默默看著的依莉莎望天。聖光啊,您可看到我的孩子、我的學生?他擊倒了過往的惡夢,奮力向前了。

如果您真的存在,請垂憐我的孩子,我的學生吧。

那種熟悉溫暖的神聖又重回她的心胸,瞬間讓她祝福了整個友軍,明亮得朦朧卻燦爛,陳舊的法袍和面紗飛舞,宛如聖光化身般。

勇猛卻平靜的攝政王,光之化身般的御前少宰,這一幕深深的刻畫在許多人的心底。然後獲得了極大的敬畏與擁戴。

此役後,南陽蛟國再也沒有人敢輕視補師,並且只知道有「御前少宰」,誰敢說依莉莎是人型寵,都會勃然大怒。

「殺死自己的哥哥,其實沒有什麼好高興。」文殊有些歉意的跟依莉莎說,「但我得面對,並且擊倒。唔…我說不出這有什麼意義,但我覺得非這樣做不可。」

這樣,我才能真正的跪別過往的傷痕,而不是在毫無防備的情形下屢屢被往事驟然襲擊。

「我明白。」依莉莎溫和的回答,「孩子,恭喜你。我再也沒有什麼可以教你,你畢業了。」

文殊愣了一下,千言萬語齊湧上來,卻不知從何說起。

感慨萬千,最後只能熱淚如傾,哭得像是個孩子。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