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聖徒行歌 (完)

時光不斷的流逝,許多發生過的事情,最後成了傳奇、故事。或許會渲染誇大,但會不停的、不停的流傳下去。

多年後,在客棧聽到別人提起那場神奇的戰役和驚世絕艷的攝政王與御前少宰,依莉莎的唇角,湧起微微的笑意。

真的,並沒有那麼神奇。她和文殊都卸任很久了,那孩子已經結婚,還有了個小寶寶,已經很少上線了。

【Google★廣告贊助】

偶爾回到曼珠沙華,也只是來探望她,讓老師知道自己的近況,過得如何。

「我很好。」依莉莎總是這樣回答,「就是現在的學生沒有你聰明,傻了點。」

「…明明不是這樣。」文殊笑了,「嗯,但我喜歡老師這麼講。」

第一個在曼珠沙華的學生,總是特別的。

在文殊畢業當兵的時候,她也謝辭了南陽御前少宰的職務,開始漫遊。遇到許多學生,有的受教,畢業得很早,有的不受教,她也不勉強。

但總是有心靈孤寂封閉自我的學生需要她,像是她需要這些學生實現自己存在的意義,與他們同行一段,直到畢業,分離,偶爾會重逢。

有時候疲倦了,她會去崑崙住段時間,但總是住不長。或許她的心一直都在曼珠沙華。

那裡有她的孩子、她的學生。畢業或者還未認識的。

這天,她從崑崙歸來,看到一個重傷的孩子坐在路旁。眼中寫滿了冷漠和孤寂。下意識的,她替那孩子補滿了血,給了一個buff。原本的冷漠與孤寂轉為強烈的戒備。

「孩子,只是順手。」她和藹的說,然後轉身要離開。

「我不是孩子!」少年喊了,滿滿的不忿。

「但我是個導師,任何人在我看來都是孩子。」她溫和的回答,「目前我沒有帶任何學生。如果你願意,我們可以同行一段旅程。」

「誰也不在乎我,我也不在乎誰!」少年憤怒的嗆聲。

「我在乎每一個學生。」

那個冷漠孤寂的少年並不知道,跟從依莉莎導師的那天起,他的人生就有了個新的轉捩點。

這就是,黑暗聖徒的行歌,救贖與被就贖。

(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