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聖徒行歌 之三

在現實中的文殊,只是個掩蓋在帥氣、功課好人緣佳的哥哥強烈光環下,名為「王正恭」的黯淡存在。

他功課平平,體育平平,長相也平平。就是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但有個太耀眼的哥哥,他的平庸就淪陷到劣質的地步,父母長輩幾乎完全忽視他的存在。接近他的所謂朋友,其實就是想透過他認識英俊瀟灑又會唸書又會打籃球的哥哥。

【Google★廣告贊助】

或許年紀還小的時候,會憤怒不解,但被「教育」久了,他也只是苦笑,默默的苦笑。

因為他們根本就不明白,透過他成為哥哥的朋友…是不可能的事情。雖然在外哥哥待他一直很好,簡直是人人夢寐以求的哥哥…但那只是在外人面前。

一直都不明白,甚至他還以為只要乖乖聽話和忍受,哥哥就會待他好。漸漸長大,他才發現,這是絕對不可能的。獨佔欲很強的哥哥,根本就討厭這個多餘的弟弟。所以才從小就懷著一種狡猾的惡意,在人後不斷的欺負他,小時候不懂事,還會哭著跟父母告狀…

結果一臉無辜委屈的哥哥總是能得到爸媽的信任,反過來他成了喜歡說謊的壞小孩。

他學會了沈默隱忍…因為反抗是沒有用的。小學二年級時,他忍受不住的爆發過一次,在哥哥惡意把他推去撞牆的時候,他撲過去咬了哥哥的手臂,不管怎麼挨打都不肯鬆口,將哥哥咬出血來。

事後受到懲罰的卻還是只有他,誰也不聽他解釋,最後他挨了一頓板子,被罰跪了兩個小時,還被迫向哥哥道歉。

所以他完全放棄掙扎了。很多事情都會習以為常…慢慢的累積,根深蒂固。後來哥哥越來越明目張膽,甚至在爸媽面前欺負他…但是文殊哭的時候,哥哥卻一臉無辜的說「只是開玩笑,沒想到他這樣就哭」,爸媽頂多笑罵哥哥太調皮,卻對他越來越不喜歡。

他除了放棄掙扎,退縮而封閉自我,完全沒有其他辦法。

連父母都不能相信他、保護他,血緣最接近的哥哥卻是他苦難的根源…無助的他,除了逆來順受,真的沒有辦法。

坦白說,高中的時候沒跟哥哥同校,他真的鬆了一口大氣。雖然爸媽很不滿他連前三志願都沒有,落到一個最中間的公立高中。但誰也不知道,他是多麼珍惜這樣安靜平穩的學校生活,甚至從高一就開始放學留校讀書…不受哥哥的騷擾和奴役。

但也就安靜了那三年。

就他父母來說,這是難得讓他們對這小兒子另眼相看了一次,居然能考上第一學府。對他來說卻是新的苦難重新開始…他又和哥哥同個學校了。

然後又是舊事重演…哥哥的演技真的該去拿個金馬獎影帝之類的,裝得多麼像「世界上最好的哥哥」。漸漸侵奪走他所有的朋友,引誘幾乎成了他女朋友的女孩子,然後有意無意的說漏嘴,隱約透露文殊曾有說謊癖的小時候。

由於一種毫無理由的惡意,他將正恭帶在身邊,供他消遣和調侃。別人當然不懂,他們只覺得這個弟弟太不識好歹,這樣好的哥哥還一臉漠然和冷淡,漸漸的,也就習以為常的看待哥哥種種言語或肢體上惡意的欺凌,有時還會覺得挺有意思的補補尾刀。

當然,他們都覺得這只是開玩笑。至於正恭小弟弟的臭臉,完全就是開不起玩笑。一點都不覺得他們在助紂為虐的欺凌一個比他們小的少年。

他已經習慣消極而麻木的面對一切。但他畢竟只是個不到二十歲的少年。唯一的發洩途徑就是,寫。

寫小說,寫散文,寫詩,什麼都寫。

誰也不知道,他唯一比哥哥強的就是這個:他的文筆。但他只投稿給校刊唯一的一次,最後卻成了一個污點…他哥哥和他寫得居然幾乎一模一樣,他卻不能控訴是他哥哥駭客了他的電腦,抄襲了他的文章。

所幸,網路是可以匿名的。他上過一次當就學乖了…不再把任何作品留在電腦裡,直接寫在部落格裡頭。他那多才多藝的老哥還沒強到能駭客部落格,更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因為他只是需要個抒發的管道,連留言回應都不給,所以一直很小眾,沒什麼人知道。

但這是他小小的、卑微的驕傲。總有一樣是可以贏過哥哥的…只是絕對不能告訴任何人。

他禁受不起這最後的堡壘被哥哥破壞了。

後來,哥哥磨著要爸媽買感應艙的時候,很「善良」的也替他求了。爸媽當然很感動,跟木頭似的、冷漠無表情的正恭比起來,正謙真的體貼又可愛。

拜託不要。正恭心裡默默的想。我不要連睡覺的時候都沒辦法擺脫「哥哥」這個惡夢。

但他的希望一如既往的破滅,爸媽慷慨的付了一大筆錢,給他們兄弟倆買了感應艙。

哥哥看似熱情的摟著他的肩膀,「高興不?好好感謝我吧…不然你有機會玩曼珠沙華?別做夢了。」壓低聲音說,「聽著,選龍族那個大類。我們缺個補師…我想你很樂意對吧?你暗戀的那女孩叫啥…蘇櫻?雖然離我的標準還差點兒…」

「我很樂意。」正恭艱難的開口,「蘇櫻只是我的同學。」

拜託不要玩弄一個無辜的單純女孩。

哥哥笑得很邪惡、非常滿意。雖然正恭是最倒楣的那一個,但卻不是唯一的倒楣鬼。真奇怪,為什麼他那一夥兒的都以別人的困窘痛苦為樂,甚至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難看、肥胖,或者只是單純看不順眼。

每次把人弄得痛苦或痛哭就會露出那種殘酷的笑容。

人類如此莫名其妙。

但長年被欺壓到消極得有些自棄的正恭,還是順從的登入了不怎麼感興趣的曼珠沙華,取名字的時候,他遲疑了一下。

該叫什麼才好?

最後他給自己取了個名字叫做「文殊」。唯一贏得過哥哥的,僅有的亮點。

果然不出所料,他在曼珠沙華的日子也很不好過。但一個被欺凌到這種地步的人,真的很難要求他積極起來,只能麻木安靜的忍受下去…忍不住的時候頂多偷偷哭一會兒。

直到遇到依麗莎。這個份位上應該是他的寵物的「真正朋友」。什麼都可以對她傾訴,她也都會安靜溫柔的聽。在他因為蘇櫻有了男朋友而痛哭時,依麗莎沒有譏笑他,只是輕輕撫著他低俯的頭。

有段時間,因為哥哥對某個女補師很感興趣,他被放生得很嚴重。往往辛辛苦苦補了一路,但到打王的時候就會被他哥命令出副本,好讓那個女補師進來撿裝。

但他卻覺得這樣很好。畢竟哥哥的注意力不要放在他身上最好,他寧願帶著依麗莎漫遊或閒聊。甚至很貧困的他,還勉力在西海蛟域的首都客棧長期租賃租了一個房間,在他下線時讓依麗莎有休息的地方。

「…你不用如此。」依麗莎柔聲說,「寵物有專屬空間,在你下線後我就會回到那兒。」

「不,」文殊飛快的拒絕,「依麗莎,妳是我唯一的朋友,不是寵物,絕對不是。」

依麗莎張了張嘴,最後還是遲疑的沒有說出來,只是默默點頭。

他是真的很珍惜、非常珍惜依麗莎。所以一直很謹慎的隱瞞,不敢在哥哥面前召喚依麗莎。

因為這實在太不可能、甚至無法解釋。

寵物系統才開沒多久,寵物還完全是天價狀態,非常難獲得。而寵物雖然有進化到妖化人身的可能,但官方釋出的消息早就說明起碼是兩個資料片以後的事情。

依麗莎恐怕是絕無僅有的一個,而他的哥哥,絕對不會放棄掠奪他任何一點珍貴。

但依麗莎不行,絕對不可以。

那是心靈孤獨、消極自閉的他,唯一而僅有的朋友。他甚至拒絕承認她是npc…她就是依麗莎,溫柔得有點憂鬱又很強大的依麗莎。可以的話,他甚至願意給她自由。

誰都不能奴役她,屈辱的說她是寵物。

誰都不可以。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