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聖徒行歌 之八

讓我們把時間點往前溯,回到文殊和依莉莎在中都失去蹤跡的彼時,將鏡頭轉給愁眉苦臉的程式部兼拂衣去公會頭子戰天下那兒。

他毫無把握寄出的飛鴿傳書,果然沒有回信…但他那神奇的叔公卻在他獨處時,突然出現在他面前,將他嚇個半死。

他那名為驕華的叔公,依舊保持著神民年少清秀的容顏,忍不住笑了起來。

【Google★廣告贊助】

的確還挺嚇人的。曼珠沙華就是在他手上創立起來的,直到癌症幾乎將他侵蝕殆盡。他就是太不甘願了,所以簽訂了同意書,僅以腦部存在,在特製的感應艙裡繼續領頭完成曼珠沙華。

但那時候他還是活著的,就算只有大腦存在。只是在現實中,他已經死亡--連唯一存活的大腦都失去生命跡象,真正的死去了。

至於他還存在,並且存在於曼珠沙華,本身就是個奇蹟。說得通俗點就是…他是個鬼。

但跨越死亡之後,有很多事情就明悟了。存在與否,現實與虛幻,往往都只是角度不同而已,並沒有什麼差別。

「你不是找我?現在嚇成這樣是怎樣?又不是沒見過。」驕華打趣他的姪孫。

「就、就…」戰天下支支吾吾,「叔公你不要突然冒出來,誰都會被嚇到啊拜託!」清了清嗓子,他左顧右盼,「呃,叔婆呢?」

不要也突然冒出來,再嚇他一大跳。他這個叔公是個極品天然黑,再失態讓他逮到會被打趣到想淚奔。

「你叔婆有點事,我們分頭追尋…」驕華凝重起來,「你有依莉莎的訊息?說來聽聽看?」

「啊?叔公你知道那個人型寵的事情?」戰天下訝異了,把他知道的和所有異常詳細說明。

驕華深思了一會兒,「…你記得我們試圖插入我們可控制的人工AI取代界主的事情嗎?」

戰天下頹下肩膀,他剛去程式部當工讀生的時候,就剛好在協助這方面的嘗試。結果很慘,人工AI太僵硬制式,但是等人工AI學習進化到接近人類時,卻突然狂

性大發,成為一等一的暴虐神,最後系統崩潰,實驗徹底失敗。

「失敗了。」戰天下無可奈何的說,「非夢境編譯器創造出來的界主毛病實在太多…完完全全不了解人類。但讓他們能自我進化到接近人類…自我認知為神,就會突然出現許許多多難以想像的瘋狂,還不是同樣難以控制…」

「嗯,不是我們在做這種嘗試,他國全息網遊的工程師都在做類似的努力…」驕華眼神緲遠,「但直到我死後,成為這樣的存在,才發現這是徒勞無功的。還是當個常規吧,不要再做這種試驗了…在我現在的角度看來,是很殘酷的。」

戰天下眼神很迷惑,驕華沈吟片刻,決定還是告訴他能夠知道的某部份真相。

「我們的失敗就是一開始就把人工界主放在至高無上的地位,對嗎?僅次系統。其實系統可以配合得過來,但是人工界主卻不行。系統就是很明確忠實的執行『平衡』這個最高原則,完美運行和除錯。但系統在設定完全後就很難更改或命令,因為會破壞遊戲世界的基礎平衡。

「所有用夢境編譯器創造出來的世界,都需要一個世界主,這才是我們與之溝通的管道。而這個世界主必須很人類,充滿人性,才能讓該世界完美運行,對吧?」

「我就是不懂,我看過每一行程式。但為什麼夢境編譯器搞出來的玩意兒就是這

麼麻煩?」戰天下抱怨了。

驕華意味深長的笑了笑,卻沒有回答他的問題,「總之,暴風雪做了一個大規模的實驗,試圖改良世界控制貧弱的缺陷。」

安靜了一會兒,他慢慢的說,「他們將一群人工AI安置在一個區域內,讓他們自以為自己是人類。一開始,的確很順利,這些人工AI發展了情感和各式各樣的人際關係,儼然是個人類社會…然後從當中選拔出最完美的那一個,準備讓她取而代之,成為可以控制聽令的世界主。」

「…啊?」戰天下傻了一會兒,醒悟過來。他們之前的失敗就是因為人工界主的自我認知是「神」,只是類人卻不真正是人,缺乏人性當中的某些良善面,簡單說,毫無「悲憫」這種情緒。

所以和奉平衡為最高原則的系統衝突,甚至試圖凌駕於系統之上,導致遊戲世界崩潰。

暴風雪這個實驗很大膽,成功的希望也很高。因為要賦予人性,並不是調整參數,而是真正的當過人類一把。

「…但這種實驗不是被禁止了嗎?」戰天下警惕起來。

在二十世紀初,就開始有人用人工AI嘗試著模擬社會結構,到二十一世紀中葉終於開花結果…但最後卻無疾而終,真相只有高端程式工程師之間才知道主要原因。

總之,造成很大的災難。社會結構和文明發展到極致,試圖向外發展的人工AI最後難以控制。最後察覺真相的人工AI集體發狂,相互殘殺,最後倖存者卻從系統漏洞流落出去,成為一種非常厲害的電腦病毒,引起一連串的連鎖反應,造成的金融與資料外洩導致的損失難以計算。

後來這種實驗就被禁止了。因為人工AI的份際很難掌握。

「嗯。」驕華淡淡的回答,「結果暴風雪只是證明了,這個實驗的確需要被禁止。他們選定並且能溝通的界主候選人,在得知真相之後,屠盡全城…所有的人工AI都被這次死亡格式化了,他們之前的努力都付諸流水…不然本來這城居民是打算打散在整個全息網遊世界裡當國主或族長,加強對遊戲內控制的力道。

「沒人知道那個人工AI是怎麼辦到的。總之,屠城後重生的人工AI城民,全回到最初設定,之前耗費多年累積起來的人生和情感與記憶都化為烏有。」驕華苦笑了一下,「而且她還不見了。」

戰天下嘴巴越張越大,開始感覺到事情已經不是普通的大條。

「…系統為什麼沒把她除錯掉!?」他跳了起來。

「因為她不是錯誤。」驕華簡潔的回答,「錯誤的是發起這種實驗的工程師。系統判定她是符合規則內的NPC,在曼珠沙華沒有違法行為,連系統警告都不肯發。當然更不會讓我們知道她的行蹤…算了,其他你不用管,若有她的行蹤,給我發個飛鴿傳書。」

戰天下呆了好一會兒,追問了一堆問題,包括叔公是否能和系統直接溝通,或者怎麼得到最高管理員權限之類的,他都笑而不答。

現在他和雁遲的身分很曖昧。跨越在生與死的交界,NPC和人的模糊地帶。所以他知曉了許多生前不知曉的事情,了解了所謂夢境編譯器所創立的所有世界,真正的真相。

甚至會開始悲憫,並且懊悔之前試圖操弄過人工AI。

他會追尋依莉莎的蹤影,也是雁遲的懇求。雁遲終究是個…讀書人。跟他們這些心腸冷硬的理科人不同。

現在系統沒有把依莉莎當作一個錯誤除掉,也只是現在。但若依莉莎不能明白現在的處境和該遵循的規則,就可能,很有可能被系統毫不留情的除滅。

雁遲完全不能接受這種事情。「這不是她的錯。曼珠沙華我也是有份的…這是有情世界,不可能連這麼一個傷心欲絕的人工AI都容不下。」

「妳又知道她傷心欲絕了?」驕華有些好笑的看著雁遲,「就憑那個鳥魔王的招供?」

她神民清秀柔弱的臉龐透出愴然,「我知道的。因為我是個女人,而且,現在跟她也是差不多的存在。」然後就沈默了。

撩了撩雁遲的額髮,驕華應了下來,開始追尋依莉莎的蹤影。

因為實在不想看到雁遲露出那樣的神情。

「妳可怪我?」他柔聲問。

原本她可以安然入輪迴,而不是這樣什麼都不是的存在於一個夢境。

雁遲瞪他一眼,「你那夠兩個人用的勇氣哪去了?」

驕華低低的笑了起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