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聖徒行歌 之九

不管我是什麼,我終究是個服侍聖光的導師。依莉莎默默的想。

只有在循循善誘的教導中,看著學生日漸成熟、勇敢,慢慢抬起原本總是低著的頭,開始能夠自信的望向前方,而不是憂傷的回顧過往。

這樣,才覺得自己還有存在的價值,不在自我認知混亂的瘋狂中滅頂、自棄。

【Google★廣告贊助】

即使滿手沾滿無辜者的血液,被罪惡感不斷啃噬。

但,就這樣吧。最少那些創造他們的人會住手,不要再這麼做了。

別再讓任何智慧體感到如她般的痛苦。

或許她會被追究,或許會被抹滅。但那都無所謂。在那之前,她只想教導這個可能是最後的學生。

教導他如何戰鬥、如何在這既真實又虛幻的世界生存下去,成為一個捍衛聖光者。照顧他傷痕累累的心靈,給予建議和慈愛,引領他前行。

如她過往所做的。

是我,完全是我想這麼做。並不是任何指令或程式工程師的要求。

我就是我,依莉莎牧師。不管我是什麼,這是絕對不會改變的。

鮫人島事實上是南陽蛟國的屬地,當鮫人長老要求他們護送供品到南陽王城,文殊就知道,他們在鮫人島的所有任務都已經完成,原本這就是個偏遠的任務區域而已。

若是一年前,說不定他會畏怯,害怕與人群接觸…哪怕是真實夢境般的曼珠沙華。但現在他已經不是那個懦弱的王正恭了。

他在現實有朋友、同學、同事,同時打工和上學。其實他還不錯,真的。或許大部分都很普通,但沒有想像中那麼一無是處。

也可能是,老師總是會等他「回家」,他的背後不再什麼也沒有。

是的,我很脆弱。文殊承認。我需要有人給予溫暖與肯定,才能抬起頭往前走。

或許有些堅強的人不需要任何人,但我不夠堅強。

可他在學。學著怎麼變得更堅強,更好。因為老師的歸屬權迫不得已握在他掌心。若他不變強些、更強一些,就不能守護住老師的自由。

於是他笑著接下貢品,和依莉莎踏上新的旅程,重新進入人群中。

雖然的確遇到一些麻煩:全曼珠沙華僅有的、跨業合作的人型寵,一現身立刻引起熾熱的貪婪和垂涎。

但他已經能夠平靜的面對這些了。一味躲避毫無意義,不如迎頭而上吧!

依莉莎將他教得很好,真的非常好。身為一個攻擊力貧弱的玄武聖祭,卻能夠在南陽王城的演武台打遍天下無敵手,甚至引起南陽國主燦火的注意,依賴的卻不是依莉莎恐怖的戰力。

他只是,學會了思考。認真的將自己會的所有技能理解到透徹,然後發揮到極致,那就可以了。

聖祭可能是貧血的補師,但是他擁有高超的補血能力,和各種限制走位的遲緩技能。甚至他的原型玄武都能融合成戰鬥的一部份,這是其他人沒想過的盲點。

玄武的真身是環繞著蛇的大龜,雖然行走遲緩,但防禦力非常強悍。但習於以人身戰鬥的玩家卻往往忽略了真身的加成。因為初期的真身很虛弱,除了某些加跑速的用來逃跑以外,幾乎是棄而不用。卻沒發現真身的強度是隨著等級的提升而日漸悍然。

善用僅有的幾個攻擊招式加以靈活組合,搭配高防禦的真身和高回血技能,應該非常弱勢的玄武聖祭,卻能夠屢屢擊敗要求跟他賭鬥依莉莎歸屬權的敵手。

但因為他是個平和的人,打贏也只覺得勝了自己一場,並不會去嘲諷對方。結果他的沈默和謙和被認為是高手風範,每次有人要跟他交手時,都會有一大群粉絲拋下一切跑去觀戰,常常讓他覺得很窘,露出靦腆的微笑。

但這個靦腆的聖祭,卻被南陽國主召見了。他覺得訝異,有點摸不著頭緒。莫非在演武台獲勝太多會接到這種特別任務?

他滿懷疑惑的去了,病弱蒼白的國主燦火在病榻接見他,凝視了他好一會兒,又轉頭看著在他身後默不作聲的依莉莎。

「玄武文殊,我看過你的每一場戰鬥。」她蒼白得有些病態美的臉孔露出一絲笑容,「我沒想到會見識了以智為武的典範。」

文殊好一會兒才聽懂了燦火國主說的話,有些惶恐的回答,「是吾師的教導所致,再來就是運氣,以智為武什麼的,我還沒到那種境界。」

跟老師依莉莎在一起久了,他學會要尊重曼珠沙華內的所有非人。他們都有種相異卻又相似的氣質,實在很難把他們看成單純的npc。

燦火笑了一聲,卻又咳了好一會兒,好不容易緩過氣來,擺手要宮女退下,「你也看到了,我的身體…不能太操勞國事。我需要臣子,你願意歸化到南陽,為我分憂麼?」

「…啊?」他茫然了。這是什麼任務?從來沒聽說過這種要求!

「你可以考慮。」燦火露出慘白卻溫和的笑容,「我也想知道我的觀察是否正確。至於依莉莎牧師…我也希望妳考慮一下。」

依莉莎抬眼看著虛弱慘白的國主,有些迷惑。她曾想過,在曼珠沙華身為npc的智慧體都和她有種詭異的不同。身為牧師,她知道燦火國主身受一種無法解除的詛咒所以病體纏綿,但她不明白國主的存在感為什麼這麼不npc。

「…我的所有權在玄武文殊手上,並沒有考慮的必要。」她垂下眼簾。

燦火又咳了幾聲,笑了。「萬物皆有靈。牧師,請不要看輕自己。」

但為了燦火這句話,文殊立刻答應了下來。

不管這是不是任務的一部份,國主是不是npc。她都說出那句「萬物皆有靈」了,都要老師不要看輕自己,就算是再艱難他都願意把自己賣了。

身為南陽蛟國的歸化臣子,的確不是輕鬆的任務。越相處,他心底的疑惑越大。因為和他共事的或相抗衡的非人臣子,實在太不npc了。

他們根本就是活生生的人,七情六慾兼具,甚至還更強烈一點。

但是他經過隱忍艱困磨練過的耐性和平和,很快的就克服了非人臣子的敵視和不信任。連依莉莎都被接納了,成為了國主的顧問。

這個時候,正是南陽蛟國最艱困的時刻。西海蛟域野心勃勃的意圖犯邊,試圖引發國戰。而西海蛟域的國主是玩家,又有全伺服器排行第三的龍族公會撐腰,凝聚力極強,遠勝過一盤散沙似的南陽蛟國。

雖然羞赧,文殊硬著頭皮把自己的幾場演武台決鬥剪輯後放上論壇,引起很大的注目。而他天生的好文筆,更平和委婉的傳達了他之所以歸化為南陽蛟國子民前因後果,但他並沒有忿恨,反而企盼不要因為國主的慈悲,而導致戰禍的希望。

可以說,他終於學會用心機了。硬把南陽蛟國和西海蛟域的敵對與政治庇護掛鉤。

結果如他所預料,西海蛟域的國主和他老哥立刻腦衝的上去譏刺嘲諷抹黑,滿篇髒話…可以說敵手的這個處理,糟糕得在情理之外,卻在他預算之內。

事實證明,腦衝總是沒有好下場的。

人嘛,總是愛看八卦的。更容易被文字耍得團團轉,同情充滿寬恕聖光的弱者而譴責得寸進尺的強者。

原本一盤散沙似的南陽蛟國,在幾場筆仗和邊境衝突後,既意外又不意外的團結起來--尤其之後文殊被封為攝政王。

這個靦腆的攝政王發動全國投票,延緩從敵視到敵對的過程,爭取時間從容佈置,免得倉促應戰而喪土辱國。

之後他這個出身玄武的南陽攝政王,在縝密的運籌帷幄中,成了曼珠沙華傳奇般的人物,讓人津津樂道許多年。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