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聖徒行歌 楔子

楔子

「老大!不好了!」

曼珠沙華程式部的大門被粗暴的踹開,開會開到一半的戰天下皺緊了眉,「阿六,慌慌張張的搞什麼?」

和阿六一起進來的同事風雲--原諒他們都是遊戲瘋子,只喊遊戲內名字--粗魯的把大螢幕的程式一關,飛快的打了一行網址,然後把玩家拍的影片放大。

戰天下疑惑的看看他們,又注視螢幕,摸不著頭緒了…這是個拓荒相柳副本的影片,耐著性子看了幾分鐘,看不出所以然。

【Google★廣告贊助】

剿滅相柳巢穴是曼珠沙華最新推出的副本,幾大公會拚首殺(困難等級才算首殺)競爭得非常厲害。對現在的玩家來說,連普通級都要將夫諸、軨軨、長右三個過渡副本都打通,收集到部分毒冰抗裝才足以挑戰普通相柳,想跳過三個過渡副本就挑戰困難級就真的要非常強悍才行。

這明顯是公會拓荒團,不錯,但也僅僅是不錯而已。很顯然的跳過了三個過渡副本,太求勝心切,來相柳普通真的太早了一點…這不,幾分鐘就滅得只剩下一個補師。

「這有什麼好看的…」戰天下的話沒講完,漸漸的張大了嘴。

當相柳撲向唯一倖存的補師時,驚慌的補師的身邊浮現了召喚術的符陣。這是最近更新版本的寵物系統,本來沒什麼值得驚訝的。

讓所有的人眼珠子快掉出來的是,從符陣出現的,是個白袍白面紗的女子。

雙手持杖的女子,白袍敝舊,面紗的下緣也有些破損,一直遮到脖子,衣服的樣式…很怪,最少不該出現在曼珠沙華。

她一出現,就對補師施展了一個橢圓的防護盾,行雲流水般快速治療,並且拉著補師走位。發狂的相柳咆哮撲咬,居然連他們的衣角都沒碰到。

然後,這個女子對著相柳扔出一團小小的白光,懲擊,往補師的反方向跑去。相柳的仇恨立刻被她拉走。就在一眨眼間,原本的白袍白面紗,滲血而發黑,火速籠罩在朦朧黑霧中,頂著盾硬抗了相柳的全力一擊,發出嚴厲的怒吼…

頂天立地其大無比的相柳,居然讓她吼得到處亂跑,倉皇無比。

最後相柳倒在她的鞋邊,死於暗言術死。

好一會兒,程式部沒有一點聲音。

戰天下畢竟心理素質比較堅強,強笑了兩聲,「真被你們唬住了…喂喂,人家wow全息版還在封測,你們這樣亂接亂拍片好嗎?」

阿六張了張嘴,一張臉皺得跟包子一樣,「老大,別自欺欺人了…」

「…那你解釋一下,為什麼魔獸的牧師會跑來我們曼珠沙華,啊?!而且咱們現在的寵物系統就有人形寵嗎?!你說啊你說啊!!」

「我怎麼知道?」阿六都帶哭聲了,「人家玩家都發上論壇炫耀了,下面一堆人要說法…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他們這群遊戲瘋子,當然很熟悉風靡半世紀的魔獸。他們很想否認那個人形寵就是魔獸裡的人類牧師…但卻不能欺騙自己。

的確,他們設計寵物系統時,有妖化人身的設定,但寵物要一百級,起碼是兩個資料片後的事情。現在這個人形寵怎麼解釋?還有,他們非自願的「剽竊」了wow的人類牧師…這又該怎麼解釋?

剽竊、跨國官司、天文數字的賠償…戰天下用力撐住桌子,才沒暈倒。

「連絡一下醫君和系統大神。」戰天下的聲音微微發抖,「靠北,玩大發了這…」

【Google★廣告贊助】